精彩小说

老公,我想你了(橙子撒娇的本事见长哇~)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老公?

    顾西辞微微一愣,藿岑橙的唇已经贴在他颈动脉的位置亲了一下,然后往上一口一口的吻过他的下巴,他的嘴角,最后落在他唇上。夹答列浪

    她口中有淡淡的薄荷香味,就连气息也仿佛带着一丝微甜,让他一时有些恍惚,任她的舌俏皮的倾入他口腔里缠住他的缠绵了会,下腹涌现熟悉的灼热感了才轻轻推开她。

    藿岑橙气息微乱,蓝眸媚眼迷离的望着他,语气软软的控诉:“你又喝酒了。”

    顾西辞拉下她还缠在自己颈项上的手说:“应酬难免要喝几杯。檑”

    他直起身脱外套,藿岑橙睡意全无,也坐起来,望着他说:“你现在就洗澡吗?还要不要我给你搓背?”

    顾西辞解衬衫纽扣的动作一顿,抬眸瞥了她一眼,目光似笑非笑的,却没说什么。

    藿岑橙是隔了几秒才会意过来他那记眼神是什么意思,不由脸红似火烧,尴尬的解释说:“我是指那种很纯粹的搓背,而不会像昨晚那样……那样……祷”

    她涨红着脸说不下去,顾西辞低笑了声,走向浴室说:“不用了,我洗完澡还要去书房做会事,你先睡吧。”

    目送他进了浴室,藿岑橙有些郁闷的倒回床上。

    等顾西辞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就见藿岑橙像个孩子一样躺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来覆去的滚。

    他有些好笑的摇摇头,走去书房。

    藿岑橙边滚边数羊,滚到头昏目眩羊都数了几千只还是没睡意,只好爬起来,赤着脚蹑手蹑脚的走向书房。

    书房门是关着的,她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听了会,也不知道是房门隔音效果太好还是顾西辞在想事情,里头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她的视线落在门把上,却迟迟不敢按下去,就怕吵到顾西辞工作他会突然翻脸把她骂个狗血淋头。

    她垂头丧气地蹲在书房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也不知道蹲了多久,两腿渐渐有些发麻,一动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痹意顺着脚趾往上蔓延。

    她吸着气扶着门框站起来,右手手肘不经意撞到门板发出一声‘咚’地声响,她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正要快要走回床上,书房门却打开了。

    顾西辞站在门内瞥了眼她一只手不时在揉·搓小腿的诡异举动,微微皱眉问:“怎么了?”

    藿岑橙有些尴尬的收回手,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怎么还没睡?”顾西辞又问。

    藿岑橙撇撇嘴:“我睡不着。”

    “所以蹲在书房门口?”

    藿岑橙瞠大眼,似乎很惊讶他怎么会知道。

    顾西辞轻叹了声,走过来打横抱起她走回床上放下。

    “孕妇要保持每天睡眠充足,尤其不能熬夜。所以你赶快睡,免得将来孩子生下来成国宝。”

    “你才国宝呢!”藿岑橙瞪他,自己却先忍不住笑。末了拽着他一条手臂说:“你可不可以等我睡着了再做事?我现在真的睡不着。”

    顾西辞看了眼时间,念在她是孕妇的份上,点点头。

    藿岑橙立即喜滋滋的掀开被子钻进去,又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顾西辞躺上去。

    “给你五分钟时间,如果过了五分钟你还没睡着我可就不管你了。”顾西辞躺在她身侧之前先放狠话。

    藿岑橙自动钻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腰,一脸的满足和幸福,哪管他说什么。

    “结婚就是好,睡不着了还有人陪。8”她感叹,同时横跨在他小腹下方的腿往上蹭了蹭,却马上被顾西辞捉住了按入他两腿间夹住,免得她再蹭来蹭去。

    “为什么睡不着?我回来的时候你明明蜷在沙发里睡得像头猪,估计被人打包卖了都不知道。”

    不满他把自己比喻成猪,她张嘴就是一口咬在他胸膛上。

    幸亏隔着一层浴袍,加上她咬得不重,顾西辞只隐隐感觉到她咬了自己,却没半点痛意。

    “我就是怕自己躺在床上睡着了所以才窝在沙发里边看杂志边等你,可我等了那么久你都不回来,我没人说话才不知不觉睡着了。”而现在他回来了,她一心想抱着他睡,偏偏他又要办公,所以越想越睡不着。

    顾西辞冷哼:“说到杂志,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jiē触那些东西?”

    “……那些其实没什么啊,里面都是美男,不是说怀孕的时候多看美的东西以后孩子生下来才会漂亮吗?”

    顾西辞不屑地继续冷哼:“有我的优良基因遗传,你只管祈祷孩子不要太帅以免将来桃花太多就好。”

    藿岑橙嘴角抖了抖,几乎要怀疑自己抱着的这个男人是不是顾西辞了。

    为什么平时不苟言笑的男人居然会自恋到这种程度?

    “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她突然想起。

    “什么?”

    “那个,以后我就叫你老公,你觉得呢?”她仰起脸看他,神色显得很小心翼翼。

    顾西辞闭上眼,脸上没有很特别的表情:“你不是已经叫了?”

    “那你喜欢吗?”

    “……人前不要这样叫。”

    藿岑橙一楞:“为什么?”

    “不太好。”他半天迸出三个字。

    “那人前我叫你什么?不会还叫你顾大哥吧?我们们都结婚了,那样叫多生分。”

    “……”

    “直接叫你名字也不好,我不想和你那帮朋友一样。”

    “……”

    “不然人前我就叫你‘喂’或者‘那个谁’?”她忍着笑意说。

    他睁开眼瞪她:“五分钟时间快到了,你再不睡着我可真不管你了。”

    “可是我都还没决定好以后怎么称呼你。”

    他又一次叹气:“随便你,你赶紧睡吧。”

    她弯嘴一笑,微微撑起上半身来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这是晚安吻,晚安,老公。”

    “……”

    几分钟后,藿岑橙甜进入梦乡,顾西辞确定她睡着了才小心翼翼挪动身子下了床,给她盖好被子后去书房继续办公。

    ————————

    两人登记结婚后的第四天,许亦勋约了藿岑橙一起吃中饭,还是恒美医院附近的那家餐厅。

    她早早让司机送她过去,却没有立即去餐厅,而是去了恒美医院。虽然在顾西辞和许亦勋都建议她来医院复查确诊是否怀孕时她非常坚定的相信自己是怀孕了,可私底下她多少还是有些忐忑,所以在纠结了几天后她还是决定来医院复查。

    只是她并没有直接去上次许亦勋带她去的妇产科,而是在门诊挂号买了一根验孕棒,打算自己先去洗手间测验结果,等确定是怀孕了再去妇产科咨询往后的孕检事宜。

    她攒着验孕棒,心情虽然没上次那么紧张,但多少还是有些发慌,就怕这一切是一场乌龙,那她到时候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顾西辞。

    穿过大厅正要转角往洗手间方向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童音唤她:“橙子姐姐!”

    她楞了一愣,等循声望过去就见卓擎煜抱着君君站在她身后。

    “姐姐,橙子姐姐,真的是你!”君君见是她,又欣喜的嚷嚷。

    藿岑橙也扬起笑,正要招呼,视线触及君君那只被缠满了白色绷带的左小腿,笑容顿时僵住了。

    她快步往回走:“君君的脚怎么了?”

    卓擎煜的视线从认出她的背影那一刻就一直胶在她身上没移开过。

    不过几天时间没见,他却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她还是那么漂亮,甚至比之前更加光彩熠熠,所以他才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她。

    他敛住思绪,说:“她去我那玩不小心踩空楼梯摔下来造成骨折,这段时间暂时不能走路。”

    藿岑橙知道有种说法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对于一个好动的小孩子来说这么长时间不能动简直就是酷刑。

    她爱怜的揉揉君君的齐刘海,君君小大人似的安抚她:“姐姐别担心,医生说等骨头长好了我就又可以蹦蹦跳跳了呢。”

    藿岑橙笑了笑说:“君君真是个勇敢的乖孩子,姐姐请你吃雪糕好不好?”

    君君眼睛一亮,正要点头,就听卓擎煜说:“她现在不能吃太冷的东西。”

    “那就吃其他的,君君想吃什么姐姐就请你吃什么。”她一副豪爽的口吻。

    卓擎煜挑了挑眉,问她:“你来医院做什么?”

    藿岑橙听他这么问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攒着根验孕棒,连忙握紧了手往后背过去,撒谎说:“我有个朋友在这里上班,我来看看他。”

    卓擎煜半信半疑,很好奇她藏到身后那只手里攒紧的东西是什么,可藿岑橙又问:“你们是刚来还是打算走了?”

    “刚拿了药打算送她回家。”

    “那我们们去附近的咖啡厅坐坐。”

    ———————

    在咖啡厅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后,藿岑橙给君君点了些甜品,然后给自己点了杯牛奶,给卓擎煜点了杯曼特宁。

    卓擎煜有些讶异:“我记得你不爱喝牛奶。”

    藿岑橙耸耸肩,微笑着说:“人的口味是会变的嘛。”

    “姐姐,你以前不是和舅舅住在一起吗?为什么现在不了?是不是舅舅惹你生气,你们吵架,所以你才不住在舅舅家了?”君君问了一连串问题。

    藿岑橙哭笑不得:“君君,姐姐和你舅舅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君君一愣,仰头去看卓擎煜:“舅舅,姐姐不是你女朋友吗?”

    卓擎煜看一眼藿岑橙:“他对你好么?”

    藿岑橙点头,嘴角的笑意掩不住。

    “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还在筹备中,双方父母也还没通知,等定下来了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她如实回答。

    两个大人一个孩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大多时候都是藿岑橙和君君在说笑,卓擎煜只静静望着,在藿岑橙的目光不经意投来时俊容微微牵出一抹笑。

    最后卓擎煜接到陈栎繁的电话才抱着君君离开。

    藿岑橙看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也就没再去医院,就借用咖啡厅的洗手间测验结果。

    忐忑的等待中,验孕棒上逐渐出现两条红线,虽然还和上次一样一条清晰一条模糊,但这已经足够让藿岑橙对自己怀孕的事坚信不疑了。

    她离开咖啡厅去了餐厅,许亦勋一下班就赶来了。

    藿岑橙大老远就看到他,很休闲的打扮,更衬得他温文儒雅。

    只是他绷着脸,神情从未有过的严肃,脸色也不太好,眉宇间满满的疲意,又仿佛心事重重。

    而在他落座后藿岑橙才注意到他右脸颊上有一道类似指甲划伤的痕迹,咋一看不是很明显,却很长,从他右边颧骨的位置到他右边的下巴,几乎横跨他半边脸。

    想到某种可能性,她眉头挑得老高:“亦勋哥,你脸上的指痕不会是女人弄上去的吧?”

    许亦勋见她盯着自己脸上的伤看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淡声道“她弄的。”

    “她?果然是女人?”

    “林宛榕。”

    藿岑橙惊愕地瞠大眼,又听他说:“她是a市人,而且就住在恒美医院附近的那片小区内。”

    闻言,藿岑橙的表情更惊讶了:“你早知道?回国也是为了她?”

    许亦勋摇头:“我接受恒美医院的邀请回国工作时并不知道她是a市人,更不知道她家就住在恒美医院附近的小区内。”

    “那你现在怎么知道的?你查她?”

    “不,是她昨晚带着她患有心脏病的父亲来求医,恰好是我值班。”

    人生的巧合真是无处不在,分开了那么多年的恋人居然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重逢。

    “那你们后来是不是干柴勾动烈火,所以你脸上的伤是你们激情时被她抓的?”

    许亦勋斜她一眼:“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正常的东西?”

    “……”居然迁怒他,看来心情很不爽,难怪突然约她出来吃饭。

    “她结了婚又离了,有个六岁的儿子,和她父亲一样患有家族遗传心脏病,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因为不符手术标准,情况很不乐观。”

    “……”

    藿岑橙总算明白他为什么心情这么恶劣了,因为林宛榕过得不如意,而他当初和她分手即使是因为恨,可比起恨,他显然更爱她,所以才这么痛苦、焦灼、不安。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可我一见到她就觉得恨,我说了很多恶毒难听的话刺激她,恰好她父亲当时病危,她跑去病房时险些摔着,我去扶她,反而被她掴了一耳光,脸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他想起昨晚两人从见面时各自流露的震惊到后来自己情绪失控说出那样恶毒的话伤害她,脸色变得更凝重了,仿佛是覆上了一层浓厚的阴霾。

    藿岑橙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转念又想或许他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听众,干脆就陪他一起沉默。

    等点了餐送上来,许亦勋随意吃了几口,藿岑橙见状也没了食欲。

    分开时她目送许亦勋离开,连背影都仿佛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伤痛,让她如鲠在喉,想也不想的就掏出手机拨通顾西辞的电话,接通后没等他开口就说:“老公,我想你了。”

    ——————

    (突然想插播一点许亦勋的故事……囧貌似我又喜新厌旧了ps:昨晚写到四千字的时候就睡着了,抱歉抱歉,害大家刷新,今晚凌晨十分更,大概25左右就可以刷新显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