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5章 震惊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车帘掀开,锦绣先跳下来,跟着一个婆子飞快地送上绣凳,放在马车门前。锦绣伸手进车内,谢吟月搭着她的手,盈盈迈步下车。

    方初叫道:“吟月。”

    谢吟月抬眼看他,轻声问“如何?”

    方初含笑点头,道:“无事。”

    谢吟月就一笑而过,目光扫向周围

    别人并不知他们说什么,锦绣却知道,姑娘是问那郭姑娘如何。听说无事,才放心。姑娘就是深谋远虑,像郭家那样的人家也不小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有些市井小人比兔子厉害多了。

    当下,众人簇拥着他二人进入锦园,往锦绣堂行去。

    一路上,前来招呼攀交的人不计其数。

    “锦绣五少东”绝不是浪得虚名。

    谢吟月身为女子,丝毫不受轻视。相反,她因为毒辣的眼光和聪慧的灵气备受瞩目。她身后有谢、方两大家族支撑,在这个大会上,一言可决谢家未来,一言可动其他锦商的命运。

    今日尤其不同,因为锦署衙门出现了独特的织锦。

    在它的主人底细未明之前,众人难免推崇谢吟月,说不定她是第一个能参透那织锦的人。果真如此,谢家前景无限!

    谢明义深知这点,维护在侄女身边,十分贴心。

    昨日原以为无大事,他就没来;昨晚听说出现了独特的织锦,他今天便和儿子一齐来了,就为给侄女策应,应对各种情形。

    除了谢吟月和方初,韩希夷等人也备受瞩目。

    韩希夷所过之处,如春风吹拂,春意盎然。不管是老少男女,见了他都笑嘻嘻地招呼,且语气真诚亲热,仿佛和他至交一般。跟随家人来的年轻少女们。更是看着他痴痴移不开目光。其实,她们当中许多人就是冲着他来的,看一眼也是好的。

    卫昭就不同了,众人见了他。笑容都小心几分,生恐惹得他不快,给个冷眼冷面。他天生冷脸,还可承受;若是刻意丢一个冷眼过来,人可就受不住了。

    严大姑娘火热的性子也很讨人喜欢。就是爱憎分明,不入她眼的人便自动退后,轻易不敢去奉承她。

    “锦绣五少东”进去后,如沈亿三等豪富,也都一拨又一拨地进去了。

    今日的锦绣堂,比昨日扰攘了许多。

    一眼望去,各家廊亭内都增添了人手。

    众人落座后,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前面天字一号。

    那里,空空如也。

    夏织造身为朝廷官员,自然不会坐等一介商贾。

    巳时初。例会开始。

    不过是些往年的老套数,就是评选也不见波澜,十大锦商献的东西难分轩轾、各有千秋。若一定要推出行首,当数谢家送上去的缂丝贵重难得。可是,缂丝这东西织起来耗时费力,等闲人用不起。

    如此一来,结果不能定,交易也迟滞住了。

    大家便心不在焉,期盼那织锦的主人快来。

    夏织造十分恼火,狠狠地瞪了鲍长史一眼。

    鲍长史暗自叫苦。也不知那汉子到底怎么一回事,竟然就这么没影了,若不是那半匹锦摆在那,还只当这是一场梦呢。

    眼看就要到了午时。忽然一个衙差跑到第一条通道口,朝上大声报道:“天字一号郭少东到——”

    他的声音微微发颤,嗓子有些打滑打飘。

    顿时,上上下下的人都静了下来,一齐把眼睛盯着门口。

    只是,有些廊亭视线受阻。看不见。

    排在前面的“锦绣五少东”面朝北,是背对着门口的,自然也看不见,且他们要维持大家气度,不可能像人字号地字号里的人那样伸头探脑,只好强自镇定,等待那什么郭少东上前来。

    等待的工夫,就听后面窃窃私议:

    “啊,原来是他们!”

    “怎么是他?”

    “是他们!”

    “怪不得!”

    “哎呀,原来是你呀!”

    ……

    方初满腹狐疑,和韩希夷、谢吟月交换目光。

    听这口气,竟然是大家认识的人?

    究竟是谁?

    没听见相熟的人里面有姓郭的呀?

    他忽然心中一动,被一个念头惊呆了。

    不等他深思推敲,也无需他深思推敲,一群人走过来,验证了他刚才的想法。

    他霍然站起身,满面震惊——

    他早该想到的!

    不自觉的,他看向谢吟月那边。

    谢吟月脸色煞白,身子不自觉轻颤。

    她满心都是深深的懊悔,说不出的悔恨震惊!

    韩希夷笑容定住,好像特写。

    卫昭还是冷冷的,不过面上多了些光辉,仿佛迎着阳光的白雪。

    只有严未央,先是一愣,继而狂喜——

    “清哑,是你!”

    她喊了出来。

    来的正是郭家一行。

    郭守业父子三个,加上吴氏婆媳三个,簇拥在男装打扮的清哑身旁。他们何曾见过这大场面,虽然强自镇定,那脚步还是有些僵硬。只有清哑,静静地迈步,反比平常更显优雅。——这城里的路可比乡下平整多了。这情形落在众人眼里,此刻的他们不像一家人,正像管事和仆妇簇拥着少主人。

    一行人在衙差引导下,先进官厅参拜夏织造等人。

    鲍长史见了郭大全,欣喜地对夏织造道:“大人,就是他!”

    因又向下叱喝道:“你好大的胆子!昨天没来,今天又迟了,当这织锦大会是儿戏不成?让大人和公公们久等,你该当何罪?”

    郭大全忙叩头道:“小人该死!小的妹妹突然得了重病,差点没了,所以昨天没法来。好在昨晚救过来了,今天才撑着来了。请大人们恕罪。”

    鲍长史听了将信将疑。

    夏织造看着这群庄稼人,满心纳闷:

    难道就是他们献上的织锦?

    嗯,那个少年倒还有些少东的样子。

    他旋即注意到不对:他妹妹生病关织锦大会什么事?

    “你妹妹?是谁?”

    他皱眉问,目光却看向阮氏。

    郭大全忙指清哑道:“这就是小人妹妹,郭清哑。”

    夏织造神情错愕,“她是你妹妹?”

    他还以为清哑是少年呢。

    郭大全忙点头,将家人全都点数一遍。

    郭守业这才插上话,端出一家之主的身份。

    众人听了都面现异色:原以为是主仆,没想到居然是一家子。再看郭清哑,脸色苍白,身形单薄,果然大病初愈的样子。

    夏织造则想:这一家人差别何其大!

    不过,细看还是有些相像的。

    “那织锦是谁织的?”他问出重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