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51章 最后一根稻草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风肌肤娇嫩,一掌下去,那脸颊便迅速变色。

    十掌打完,她脸上红肿、坟起,形同市井肥妇。

    男人们都松了口气,感觉不受她诱*惑影响了。

    他们都面色怪异地打量郭织女母子。

    就见适哥儿仰着小脑袋,悻悻对清哑道:“才打十下,该打二十下。把她一嘴牙打掉了,看她还胡说不胡说!”

    顺昌帝嘴抽抽,意味深长地看向方初。

    方初忙踢了儿子一下,刚要打圆场把话题转移,又听清哑轻声感概道:“这世道就是这样,好人奉公守法,经常吃亏;坏人为非作歹,却过得逍遥自在。”满目的失落,似乎对这世道失望的很。

    顺昌帝和众臣都怔住。

    方初见众人都看着他们一家,忙对清哑——其实是说给众人听的——道:“虽然奸邪作乱,但皇上圣明,朝中又有蒋大人他们这样刚正不阿的朝臣,终究邪不能胜正。”

    顺昌帝微微颔首,觉得方初很会教导妻儿。

    适哥儿福至心灵,给了皇帝一个灿烂的笑容,道:“皇上最圣明!”刚才主动发话,命蒋大人给谢贱人掌嘴呢,可见是圣明的。

    顺昌帝被稚子夸赞,脸可疑地红了。

    蒋大人有些尴尬,后悔没有及早打断谢吟风。

    林亦真独自跪着,视线落在面前一尺之地,看不见方初安慰清哑的情形,耳朵却能听见。她觉得自己就像阳光下的雪人,被晒得浑身流雪水(血水),很快就要油尽灯枯。

    谢吟风没想到清哑有这样气势和威严,说声打,连皇上和主审官都听她的,方初还怕她手打疼了,不叫她自己动手。

    她痛恨天不助她,以至于功亏一篑,不然,郭清哑哪能如此猖狂。

    这时,又一波人来了:谢吟月和崔嵋被押解上堂。

    崔嵋见林亦真这副模样,满眼不可置信,悲痛道:“夫人,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才去了几日就……就……”

    他扑跪在林亦真身边,双手抚摸林亦真满头白发,嘴唇哆嗦着,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但白发下的那张脸,又确确实实是妻子的面容,苍白的面色,显然受到极大打击。

    当下,因为案子涉及镇南侯府,王大人因侄女和小石将军定了亲,不便随意插话;蔡大人又因为严未央是他侄媳妇,也不便插话,剩下蒋大人一个,三司会审变成了一人独审了。

    蒋大人便道:“崔大人,崔夫人是……”

    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末了道:“案情已经明朗,现正审问。”

    林亦真靠在崔嵋胸前,看着他的眼睛道:“今生,是我对不起你,连累了你!”木然的声音,越过崔嵋的肩膀,传向他背后。

    方初浑身一震,握住清哑的手一紧。

    清哑也肃然看着林亦真,心中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崔嵋红了眼睛,道:“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他忽然狂怒,猛然松开林亦真,霍然站起,目光炯炯地扫视一圈堂上,最后,把目光落在顺昌帝身上,高声道:“皇上!”

    顺昌帝也替他难受,应道:“崔爱卿请宽心,朕心里明白。”

    崔嵋道:“皇上真明白?”

    转身指着玄武老王爷道:“今日,若是奸贼阴谋得逞,皇上痛失玄武王,犹如失去臂膀;而废太子则去一心头大患。方家不过是商贾,皇上抄了方家不算什么,可是寒了郭织女的心,也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将被百姓骂‘昏君’。此消彼长,废太子起复指日可待!”

    这话和方初先前所言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崔嵋更直接,戳中了顺昌帝的逆鳞。

    顺昌帝动容,蒋大人等人也动容。

    崔嵋还不肯罢休,再下猛药:“这案子还用审吗?先还扑朔迷离,眼下谢家这贱妇现身,已是明明白白——有人想要造反了!

    “说什么玄武易主,简直荒谬!

    “四灵护国,岂能当做儿戏?

    “当初四灵初现,何等惊天动地,不但将星出世,还伴随着祥瑞灵兽神龟现身。神龟在湖州小青山清南村张家桃花谷现身,白虎朱雀玄武三灵全部出自清南村,连青龙王也在青山书院待过数年。

    “后来白虎易主,也不是说换就换的,同样伴随祥瑞神虎出世。神虎初至京城,威风凛凛,轰动全城,至今仍为百姓津津乐道。

    “神龟、神虎都不是摆设,那是活生生的通灵之兽,听得懂人话,史书记载神龟能断案认人,神虎更是护主神兽。

    “四灵护国,岂是阿猫阿狗能代替的?

    “现神龟仍在张家祖籍桃花谷好好待着,这里却审问玄武王,皇上即便不怕遭天怒人怨,难道也不怕丢了这万里江山?”

    顺昌帝脸色大变,奋然而起,眉宇间风云骤聚。

    他对蒋大人下令:“即刻查封镇南侯府和永安伯府,所涉相关人等,上至皇子王孙,下至市井百姓,一律严加审问,任何人不得姑息!”

    说完,一甩龙袍宽袖,大步离去。

    林世子深深看了崔嵋一眼,也跟了上去。

    蒋大人等一起离座,“恭送皇上!”

    顺昌帝走几步又停住,回头指崔嵋命令蒋大人:“即刻放了崔爱卿。这案子与他有屁的关联,不过是被人陷害利用!”说罢决然而去。

    蒋大人都忘了回应,愣愣地想:他听到了什么?

    皇上说“有屁的关联”,皇上竟口吐脏言!

    谢吟月终于明白崔嵋前世为何能位极人臣了,且断定他今世同样能位极人臣,因为他不是凭的运气,他极能揣测圣心,刚才一番话直击帝王禁忌,对手诬陷方家资助玄武王银钱也是禁忌,却比不上他这番话严重,引起了顺昌帝深深的警惕。

    镇南侯和永安伯千不该万不该利用崔嵋对付方家。

    老玄武王也深深地看着崔嵋,并没有多少感激。

    之前崔嵋虽也针对方家的案子说了几句话,却都是不痛不痒的,并未表明立场。想来那时局面微妙,他并不想涉足太深,以免被方家连累;现在情势翻转,林姑父又因此丧命,他才出头,无论从对朝廷的忠心还是从私情上论,都会赢得皇上赞誉。

    这个人,心思很深,极不简单!

    ********

    瞧我中秋节也没断更,是不是很勤快?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