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1章 来见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是严未央,听得怒气横生,跺了他一脚。

    “你也选谢二姑娘?谢家的姑娘那么招人喜欢?还是你色心重、贪婪好财?”她咬牙切齿地问。

    “严姑娘,你……这么狠……”刘心苦着脸控诉。

    郭家人见了暗自爽快,也不劝解。

    开始刘心骂清哑不该丢下父母、叫他们如何活下去等话,正说到郭守业等人心坎上,因此个个含泪;后来听他越骂越不像话,还说清哑不如谢吟风,他们脸色就变了,要不是看在他救醒了清哑的份上,就要上前揍人。

    清哑在刘心骂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时,就如当头棒喝。

    她可不仅是郭守业夫妇的女儿,她还有一对父母,他们为了她倾尽心血,为的就是教会她自强自立。如今她失恋了,还差点丢了小命,怎么对得起他们?何况这样的事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居然毫无长进,思想起来怎不惭愧!

    再听见说谢吟风有才有貌,她比不过她,所以江明辉才会抛弃她而选谢吟风,正触动病因,也激发心底傲气和怒气——

    她哪里比不了谢吟风了?

    这一世,她不是哑巴,怎么就不如人了?

    谢家是织锦世家又怎么样,那是谢家祖宗挣下来的!

    如今,她郭清哑就凭一幅织锦就叩开了锦署衙门的大门,拿到了天字号的官帖,怎么就不如谢吟风了?

    愤激不平之下,喉头一鼓,一口鲜血喷出。

    吴氏和郭守业等人一齐惊叫,吓得面无人色。

    蔡氏冲向刘心,“都怪你!都是你骂的小妹——”

    探手便揪住他胸前衣襟,要跟他拼命。

    刘心急忙挣扎,“让我看看。吐了好,吐了好!”

    可怜他在蔡氏手下跟只鸡也差不多,哪里挣脱得开!

    还是严未央。听他话内有因,忙示意蔡氏松手。

    刘心这才脱身,扯过清哑胳膊,将手搭在她腕上。

    诊了一回。脸上便露出笑容来。

    “吐了好。吐了才有救。要是听了我那番话你都不能醒过来,神仙也救不了你了。”他笑着对清哑道,“在下看姑娘也是个明白人。既醒来,当无大碍。如此,也不枉我走这一趟。”

    众人这才明白:他刚才那一番言辞都是有意为之。

    清哑看着面前怪医。嘴角微动,艰难咧了下。

    刘心一怔,也笑了起来。

    跟着又正色道:“刚才在下多有冒撞。其实我观姑娘眉眼不俗,容貌清奇,将来必定有一番造化,切不可自轻自贱、妄自菲薄。须知人生情缘最难断定,眼前遭际又岂知不是你的转机?”

    清哑郑重点头受教,只因无力,看去微不可查。

    刘心却从她目中看懂了,放下心来。

    遂吩咐道:“把另一副药煎上。先喂她喝些米汤。然后再喝药。”

    蔡氏忙问:“刚才那个药呢?”

    刘心翻眼道:“倒了。那个猛药可不是随便吃的。再吃要死人的!人醒了,当然要换药!她也没什么大病,随便吃些药,慢慢调养就好了。”

    郭家上下如闻仙乐,个个喜笑颜开。

    吴氏更是连声吩咐蔡氏:“快倒了!老大媳妇,你听大夫的,别自己乱作主张。可不能大意了。”

    蔡氏忙答应了。

    阮氏就说她也去看着,两人急忙出去了。

    严未央这才上前,坐在床边欢喜地跟清哑说话。

    看着面目清瘦的女孩,她心里酸酸的。

    说起来。她们才见过一次,根本谈不上交情。

    她是被她对江明辉的那份真情触动心肠,思及自身,感同身受;又见她被谢家姐妹逼迫如此地步。义愤填膺,所以才为她奔前跑后地张罗。眼下见她醒了,自然欢喜非常,总算她没白忙一场。

    那刘心见没事了,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嘴里还打哈欠。含糊道:“困了……帮我准备一间屋子。我还不能走,回头还要复诊。”

    郭守业求之不得,忙道:“有,有地方住。”

    转向郭大有吩咐道:“老二,你带刘大夫去。”

    刘心又摸肚子道:“好像有些饿了。”

    郭大全急忙道:“我这就叫媳妇弄些吃的来。”

    说完就往外跑。

    刘心慌忙喊:“可有酒?”

    屋里人都愣住。

    严未央觉得丢人,咬牙道:“都半夜了,你还要喝酒?”

    刘心尴尬地笑道:“半夜了?那算了,明早再喝。”

    一面跟着郭大有出去了。

    吴氏就笑了,觉得这大夫和睦人,一点不见怪。

    一时阮氏端了稀粥来,喂清哑吃。

    清哑心里生出求生意志,便是再没胃口、再无力,也硬撑着把一碗稀粥喝了。

    吴氏这才放心,不住抹眼泪。

    因转头看见严未央,又向她千恩万谢,多亏了她找了大夫来,才救了清哑。

    严未央忙解释说,大夫不是她找来的,是她表哥找来的。

    “就是方少爷,拍得了你家设计图的那个。”她告诉清哑。

    她知道清哑对方初没好感,想为他讨这个人情。

    清哑听了沉默。

    她真的很恨方初。

    可是,救命之恩不能不谢。

    “谢谢!”

    细微的声音在寂静的房内很清晰。

    严未央听了十分欢喜,忙又提起韩希夷,听她说了后如何连夜赶来等等,只没提谢吟月。

    吴氏心里却难受无比——这算什么事?

    仇人变恩人了,反倒要谢人家!

    这一切难道不是他们做出来的?

    要不是他们帮谢家夺去了江明辉,清哑能生这场病吗?

    只是,这话面对严未央却不好说的。

    毕竟她可是从头到尾与这件事无关,还帮了郭家。

    这时,郭大有匆匆走进来。

    “小妹,江明辉来了。你要不要见他?”他问。

    大半夜的,江明辉怎会来了呢?

    原来是江老大和江老二,本是老实的庄稼汉,思前想后,觉得这事不妥。兄弟两个凑一处分析商量。嘀咕来嘀咕去,最后总结:郭家没有对不起江家,清哑没有对不起江明辉,她千真万确是帮了江家的。就算郭江两家结不成亲家了,江家也不能见死不救。况且,他们也怕江明辉日后知道内情,生他们的气。

    做下决定后,他们就去告诉江明辉清哑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