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43章 无法两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林亦真道:“妹妹成亲了怎么还这样说话不经大脑?表嫂或许不喜欢我是真,但绝不会挑拨离间。这件事,谢家还陷害了方家一回呢,你怎么知道你姐夫的事不会牵扯到方家?表哥既然这么说,肯定不简单,咱们要警惕才是。咱们和方家,打断骨头连着筋!”

    林亦明看着姐姐,悲伤道:“你这么信他?”

    是爱他吧!

    为了这爱,林家已经家破人亡了。

    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事?

    林亦明不敢想象,只是流泪。

    林亦真不语,兀自皱眉沉思。

    方初今天的表现让她很沉重,直觉要出大事。

    ……

    幽篁馆内院。

    林家姐妹走后,方初对清哑道:“你别听明表妹胡说,不能闹。”

    一面拉她坐了,分析给她听:

    林世子告诉他,太皇太后身子不好,皇帝连玉瑶长公主的事都瞒着,生恐激得她老人家有个万一,只敢报喜不报忧。

    方家的案子,对于方家来说是了不得的大事,但和太皇太后的安危比,却只能算小事、寻常朝政,若清哑真不知天高地厚去找太皇太后闹,万一太皇太后因此去了,就是大不敬之罪!

    林亦明根本不知轻重,才会撺掇清哑去找太皇太后。

    方初怎敢鲁莽,当年方老太太怎么去的他可记忆犹新。

    因为清哑事先暗中禀告了方瀚海,又一直忍耐;再者是林姑妈无视方瀚海警告,再次挑衅清哑;出头的郭勤又年幼,不然事后方家就算不怪清哑,她也绝不能受到老太太临终重托。

    在大局和孝道面前,个人恩怨都要让步!

    清哑点头道:“我知道轻重。”

    靖安大长公主告诫她“别给方初添乱”,她都记着呢。

    她仰脸问方初:“你这么说有用吗?”

    方初道:“亦真表妹一向聪慧,会明白利害的。万一……”他目光忽变得幽深悠长,低声接道:“就别怪我不顾亲情了!”

    林姑父若真出面指控方家,他就会将林姑妈当年害清哑、方老太太处置林姑妈的事说出来,以此来证明,林姑父是携怨报复,证词不可信。至于证人,有沈亿三父子、严纪鹏,还有郭家和方家族老。

    这是个两败俱伤的做法。

    方家家丑外扬,林亦真姐妹也会下场凄惨。

    他对林亦真姐妹说那句话,就是要她们在关键时候阻止林姑父,如果阻止不了,便是同室操戈、手足相残了。

    这事关方氏全族的安危,他无法两全。

    清哑理解他的心情,握住他的手,传递安慰。

    方初低头,吻了她额头一下,轻轻拥紧了她,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没事的。我只是难受,当年,兄弟姊妹们多么和睦……”

    他蓦然感觉到人生的沧桑和无奈。

    清哑轻声道:“别难受!”

    ——还有她陪着他!

    方初目光柔和地看进她眼底。

    是啊,因为有她,所以他不孤不独;因为有孩子,所以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要为他们撑起一片天,遮风挡雨!

    他起身道:“走,和他们吃饭去。”

    刚才的饭菜也没胃口吃了。

    刚到外面,就听巧儿和适哥儿争吵,巧儿叫道:“适哥儿你别跑,刚才明明是你输了,回头抄两章《孟子》。”两人又去习武了。

    适哥儿道:“我还没学到《孟子》。”一面朝清哑跑来。

    方初看着他们心想:“希望多年后,他们还能这样和睦相亲。”

    巧儿和适哥儿洗漱一番后,几人坐下吃饭。

    一家人吃饭,自然温馨亲密。

    适哥儿手上抓个小奶黄包,一边咬一边道:“上回被人捉去的路上,那坏人给我吃的馒头好香。不知什么做的。”

    他觉得后来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馒头。

    方初停止咀嚼,面露诡异神色。

    清哑倒不见怪,心疼地对儿子道:“那是你饿坏了。”

    适哥儿疑惑,明显不信。

    方初心里也难受,嘴上却没好气道:“你都说他是坏人了,能给好的你吃?哪天饿你一天,再给你个冷馒头,你吃了也会觉得香。”

    巧儿噗嗤一声笑喷了。

    清哑柔声告诉儿子:“不信你问表姐,她肯定觉得小时候吃的鸡味道好,现在的鸡不好吃了。”

    小时候,郭勤和巧儿他们抢鸡腿吃的情景她可记得清楚很。

    巧儿闻言立即道:“那是!”

    她用力嚼两下,将口里食物全部咽下去后,才清清嗓子,对适哥儿绘声绘色道:“家里杀一只鸡,鸡腿总不够分。杀两只鸡才够分。你勤表哥最坏,要是我和俭儿分了鸡腿,他就要多搛两块鸡肉,不然就不依。他抢东西下手快,吃东西也快,我要是手慢一点,就抢不过他。俭儿从来就抢不过他,啃菜瓜都比不过他啃得快。枣子还没熟他就爬树偷吃,一直吃到枣子红了,做成蜜枣他又偷吃……”

    适哥儿忘了吃饭,咧着一嘴小白牙盯着巧儿。

    “表姐吃这个羊肉。”

    他心疼表姐以前日子苦,体贴地帮巧儿布了一碗菜。

    他最爱听表姐说外祖家穷困时的往事,似乎那日子十分的热闹,关于郭勤、郭俭和巧儿的各种争斗,更是趣味无穷。

    唉,他兄妹们什么都不缺,就没有那样的乐趣!

    巧儿忆苦思甜一番,胃口大开,多吃了一碗饭。

    适哥儿被带的也觉得饭菜香甜无比,也多吃不少。

    饭后,方初去前面书房,叫来张恒黑风等人,往进京的几条路上都派了人,暗中堵截林姑父。

    ※

    刑部大牢,谢吟月听闻锦绣死讯,呆坐了一下午。

    她低声道:“我不会让你白白死的。”

    锦绣死了,她才意识到和这个丫鬟的感情,甚至超越了谢家姐妹,比和谢吟风的亲情更深刻。

    想到谢吟风,她眼神一凝。

    她把这段日子所有人事都串联起来,仔细思索:二叔诬陷她杀了堂妹,她当初怀疑过方初,也曾怀疑郭家沈家……

    到底是谁杀了谢吟风呢?

    前世,有些片段浮上心头。

    晚上,韩希夷去送饭给她时,她忽然道:“我没有杀吟风。”

    韩希夷愣了下,然后道:“我相信你。”

    一面从提篮中端出两碗饭菜,从门缝中递进去。

    谢吟月定定地看着他,又道:“我爹也没有出手。”

    ********

    周一早上好!这几章似乎不适合求票啊,不挨砖头就不错了,我太没眼色了。那个……周一比较忙你们可以攒一天再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