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20章 撩拨(月票600+)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看也没看,对细妹道:“接着吧。”

    细妹忙上去接了。

    王通另外送了些精致的盒子给他们包装用。

    打点完,王通亲送他们从雅间出来,下楼到大堂时,清哑见不少客人和小二对他们偷偷张望,耳听得有人低声议论:

    “这时候还有心思逛、买首饰!”

    “就是要这时候逛,不然等抄家了银子都没了。”

    “买再多,还不是一样被抄!”

    “那怎么能一样呢?郭家肯定不会被抄的。”

    “怪不得!”

    ……

    众人都听见了。

    方初若无其事,清哑更安静如常。

    巧儿却受不了了。

    她愤愤地用眼刀射那些幸灾乐祸、看热闹的人,恨不得上前质问,被方初瞅了一眼,道:“别为了不相干的人坏了好心情。”

    这是不想她生事。

    巧儿心一凛,明白自己失态了。

    别人这样,她越要镇定才对。

    她忙展开笑脸问道:“咱们接下来去哪?”

    方制笑道:“去长安大街。靖国公府在那有间铺子,专门卖回雁谷的东西,还有林家的木雕。回雁谷知道吗?是靖安大长公主的封地,听说美的跟仙境一样……”

    巧儿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弟弟就在回雁谷学艺。每年他都托人捎带回雁谷的土仪回来,我们都喜欢的了不得。”

    方制惊道:“真的?”

    适哥儿道:“是真的。二表哥做了个鲁班锁,我到现在还没打开。”

    一边说,一边出了珍宝斋。

    身后,一干人都面面相觑,佩服极了。

    等方家人都出去了,有人撇嘴道:“这就叫做及时行乐。”

    竟把方家的结局看死了。

    方初一行人不管街谈巷议,各处游逛。

    有方初和儿子陪着逛,两人又都很给面子,半点不耐烦都没有;方制和方利也凑趣,清哑开心极了,从来没这样逍遥过,不像上次来京城,她正好怀孕了,没逛成,这次可补上了。

    女人逛起街来,精力十足。

    清哑不觉累,巧儿更年轻又习武的身子,更不觉得累,两人兴致勃勃的逛了一家又一家,买的东西送回一批又一批,直逛得方制和方利累得吐舌头,揉着肚子叫“饿得不行了”。

    方初笑道:“先去如意楼吧。他们撑不住了。”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清哑看两个弟弟。

    清哑疑惑道:“这还没一会呢。”

    她记得也没走多少家。

    方制哀嚎:“大嫂,已经下午了。”

    到底谁是男人,谁是弱女子?

    清哑抬头看看天,歉意道:“逛忘记了。”

    似乎这时候才发现天不早了。

    她招呼巧儿上车,他兄弟几个上马,往长安大街如意楼赶来。

    到如意楼门前,小豆子上来低声对方初回道:“谢天良和三四位爷在二楼东头雅间,隔咱们定的雅间三个屋。那几位小的都不认识。”

    方初点头,低声吩咐了小豆子一句话。

    然后他带着清哑等人上楼,并未抬头朝上看。

    二楼东头一窗户内,谢天良和几个贵公子正朝下看。

    一短须劲装青年沉声道:“他们来了。真好兴致。”

    一面回头吩咐随从道:“出去。盯紧了。”

    方初等人进了预定的雅间,放松了身子,瘫坐在椅子内,再也不想动了,连清哑都后知后觉地疲惫,细妹帮她揉太阳穴。

    巧儿一点事没有,适哥儿也没事,姐弟俩趴在窗前看皇宫。

    这间屋子朝北,窗户正对着巍峨的皇城南门,远远可见连绵的宫殿殿顶,飞檐翘角,气象万千。

    清哑听他表姐弟叽叽喳喳议论,羡慕他们好精神。

    她喝了一盏茶,又吃点东西,方才缓过气来。

    饭罢,方初对方制道:“往常你总惹事,又没惹出什么名堂来,倒攒了一身纨绔的习气。今天,哥哥就带你嚣张一回,一切后果大哥来承当。我管保你事后被人称道是个男儿、有气魄。”

    方制精神一振,忙问:“怎么惹?”

    方初道:“那谢天良就在隔壁。你去如此这般……”

    教了他一套话,方制听得不断点头,桃花眼闪闪发亮。

    清哑担心地问:“这行吗?”

    方初道:“没事。本来我要叫方利去,他比三弟机灵——”方利急道“那就我去。”方初冲他摆手——“可惜他是要参加春闱的人,不适合做这种事。巧儿虽机灵可惜是女孩子,不易抛头露面。”

    方利便没声了,应试举子最讲究名声的。

    方制问:“他不出来怎办?”

    方初肯定道:“我会让他出来的。”

    说罢,见清哑还是担心,凑近她,跟她咬耳朵。

    清哑听了,瞅着他笑,悄声道:“你真厉害。”

    方初也悄声道:“等几天还有更开心的事呢。”

    清哑忙问:“什么事?”

    方初道:“先不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清哑听了,满心都鼓起期盼。

    她十分相信他,绝不认为他吹嘘。

    巧儿在窗边将方初的话都听去了,眼珠一转,也和适哥儿咬起了耳朵,适哥儿目露喜色,贼兮兮地瞅了爹娘一眼,悄对表姐点头。

    于是,等方制出去时,巧儿也带着金锁银锁出去了。

    清哑以为她去如厕,又有人跟着,也没在意。

    到外面回廊,巧儿拦住了方制。

    她道:“让我去。”

    方制没好气道:“巧姐儿,这你也要跟我争?女孩子家,做这样事不方便。回头你要有点闪失,大哥大嫂肯定不饶我。”

    巧儿认真道:“方三叔虽是个男人,可是这身子骨,逛个街都累成这样,这是去揍谢天良呢,还是让谢天良揍你呢?若是让小豆子和小黑子两个出手帮你,人家一眼就看出是方家找茬。不如我去。我会武功,准能教训他还让他说不出来。”

    方制道:“你名声还要不要了?”

    巧儿道:“我不会吃亏的。”

    方制苦口婆心道:“这名声不是吃了亏才受影响,女孩子卷入是非,被人议论就不好,所以大家闺秀才轻易不得出门。你姑姑吃了多少苦头,你不记得了?还要主动招惹是非。”

    这会子,他挺有长辈的风范。

    巧儿撇嘴道:“我又不是京城人。”

    又威逼方制一番,方制哪里说得过她,只得答应了。

    方制就去找小豆子,让他引谢天良出来。

    距他们不远的雅间内,那短须劲装青年贵公子对谢天良道:“郭家那个女孩子出来了。你去撩她一撩。”

    ********

    上月月票600加更到,求九月保底月票!原野看后台还有订阅,原来在客户端看才限免啊,电脑看的还是收费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