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16章 秘密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希夷依然紧闭嘴唇。

    落井下石,他自然不会做。

    安慰她?

    这时候安慰任何话,有用吗?

    谢吟月道:“二叔今天提到方初,语气很不寻常……”

    她将谢明义在公堂上的证词说了一遍。

    韩希夷不相信道:“难道他想把一初牵连进去?这怎么可能!”

    谢吟月摇头道:“不知道。我只觉不对劲。你告诉他警惕些。”

    韩希夷听了面色怪异地看着她。

    谢吟月不理会他诧异,从袖中摸出一个折叠的小小的纸块,从铁栅门空隙间递给韩希夷,道:“把这个交给郭清哑。”

    韩希夷问:“这是什么?”

    谢吟月道:“你自己看。”

    韩希夷看了她一眼,打开了细瞧。

    他只扫了一下,神色就无比凝重,“这是真的?”

    他不敢相信她,以往,他们都吃过她太多的亏了。

    谢吟月将他神色看在眼里,落寞道:“是真的。信不信由你们。这是我最后能为他们做的,算是报答适哥儿救了非花。”

    韩希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谢吟月道:“你走后,我也派人去追查卫昭下落……谢家一护卫遇见卫昭,负伤逃回来,临死之前说了这事……”

    这是说,死无对证了。

    韩希夷拧眉,目光犀利地盯着她。

    良久,他展开眉头,将纸张折叠起来,收进荷包里

    再抬头,他凝视着她道:“尚未到最后,未必没有转机。非花非雾还在家里等你呢。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坚持住。”

    谢吟月恢复淡然,道:“放心。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韩希夷问:“可有什么要我做的?”

    谢吟月道:“不,你什么都不用做。”

    她一定不能牵连韩家,不能牵连非花非雾。

    这时,牢头过来催韩希夷离开,说时间到了。

    韩希夷便对谢吟月点点头,道:“我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去。

    谢吟月双手抓住铁门铁条,盯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竟然有锥心蚀骨的疼痛感……不,她不要离开他!

    这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同来时不一样,韩希夷边走边朝通道两边看。

    见一扇扇厚重的门封锁,问那牢头:“谢明义也关在这?”

    牢头忙赔笑道:“关在这。韩大爷要去看望?”

    韩希夷摇头道:“不给你添麻烦了。”

    他心想:不急在这一时。

    牢头心想,虽然添麻烦,但也能添银票啊,这个风险值得冒。可他看着笑得云淡风轻的韩希夷,不知为什么,没敢多嘴。

    看见韩希夷从牢房出来,一个女狱卒闪身隐在墙角。

    等韩希夷走后,她才匆匆进屋,写了封信,然后去街上寻了个茶馆,找了跑堂的小二,将信交给他。

    晚上,这封信就送到了长公主府。

    玉瑶长公主看了信,怔怔出神。

    他舍不得谢吟月吗?

    这一想法让玉瑶难受得透不过气来。

    她只要一想到若不是谢吟月,她便极有可能嫁给韩希夷,她对谢吟月的恨便滔滔不绝,倾泻不尽。

    ※

    幽篁馆内院上房起居间,方初和清哑对坐在罗汉床上。

    他早通过自己的途径得知谢明义在公堂上对他攀诬,对这个罪魁愤怒不已;又想,他都这样愤怒,谢吟月打击可想而知。

    谢明义此举比一切人事对谢吟月的打击都重。

    这可真是报应,当初他的决裂也未令她回头。

    如今自食其果,不知可有悔悟。

    清哑对歹毒的认知,在谢明义这里刷新了高度,他把谢吟月利用个彻底,再亲手将她送进坟墓,实在令清哑觉得瞠目。

    “他还想陷害你?”清哑觉得不可思议。

    “那也要他有那个本事。”

    方初冷声道,心中却思索这个可能。

    清哑见他沉吟,不敢打搅他,静静等着。

    方初出神了一会,一抬眼,见清哑看着他,忙道:“你不用担心。多少年前的事了,我现在与谢家又没关系,他扯不上我。”

    口里这么说,心下越发觉得不对劲起来。

    明知扯不上他,还要攀扯他,谢明义疯了吗?

    正在这时,韩希夷来了。

    方初命人带他去书房,对清哑道:“我去见他。”

    一面起身下床,往前面来了。

    看了韩希夷带来的纸条,方初当场变色,扬起纸条,沉声问韩希夷:“她怎么知道的?”

    纸条上有两条消息,其中一条是:卫昭和雀灵的儿子会化名魏真接近方无悔,想通过迎娶方无悔,霸占方家财产,报复方初清哑。

    当日,方初对清哑说,将来纺织家业传女不传男。

    这件事,卫昭怎么知道的?

    或者说,谢吟月怎么知道的?

    方初说这话时,身边并没有外人。

    韩希夷忙将谢吟月的话说了一遍。

    又道:“那谢家护卫身负重伤,带回这个消息就死了。一初,你们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防备着就是了。”

    他很尴尬,连他自己也不敢完全信任谢吟月。

    可是他又不能不把这消息送来,万一是真的呢?

    方初点头道:“这个自然。”

    韩希夷又将他找到雀灵、带走雀灵母子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道:“这次我去找他们,谁知不在那地方了。问了当地人,说雀灵在洪水来时淹死了,儿子失踪。我怀疑,这事是卫昭在后弄鬼。”

    方初道:“就是说,卫昭确有个儿子。”

    韩希夷道:“是有个儿子,雀灵叫他真儿。”

    又疑惑地问:“你真定下了那样的家规?”

    方初点头道:“是。”

    韩希夷不赞成道:“你这样做,对无悔未必是好事。”

    关于这件事,方初不愿解释。

    这是他和清哑两个人的秘密。

    他便岔开话题,转而问道:“你对谢家的案子怎么看?”

    韩希夷道:“说谢家资助废太子私造火器,没有直接证据是不成的。私造火器需要银钱,将银钱来路查清了,这件案子也就查清了。”

    方初点头道:“这件事我有所耳闻,听说是原兵部尚书克扣挪用了军饷,用来私造火器……”

    说到这,他忽然目光一凝。

    韩希夷问:“怎么了?”

    方初没有回答,只摇头。

    半响,他才道:“谢明义你打算怎么对付?”

    韩希夷道:“自然要好好‘孝敬’。”

    ********

    今天有加更。五点500票加更,还有一更会很晚。非常不好意思地承认:想求九月的保底月票,所以就放在凌晨了。别暴打我,等不及的亲可以明天早上起来再看,顺便给我投保底月票。[*^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