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03章 美男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制气喘吁吁地一边拨拉人,一边喊“让让,让让。”

    别人早让开了,他忽然不费力地就暴露在清哑和方初面前。

    正要接着怒骂,就见他大哥大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心一慌,忙展开明媚的笑脸,桃花眼弯弯如月牙,亲热地叫道:“大哥,大嫂,弟弟来了。”那模样,仿佛他和方初兄弟手足情深的很,以前方初从未教训过他。

    方初问:“这画是你画的?”

    方制赔笑道:“是弟弟画的。”

    众人见忽然冒出这样一个丰神如玉、俊美非凡的书生,自承是画的主人,还叫方初“大哥”,惊异之余,都嘲笑地看向那高胖文士,道:“人家是兄弟。这下明白了吗?”

    那高胖文士脸涨得紫红,气得要命。

    忽然他冷笑道:“哼,听说方大少爷对庶弟百般欺凌,甚至将姨娘母子赶出方家,原本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方初问:“如此怎么了?”眼神犀利如刀。

    他放脸,方制比他更愤怒。

    如花美男霍然转身,怒睁着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俏脸涨红,修长如玉竹的白皙手指点着高胖文士的鼻子,道:“爷从小顽劣,大哥为了我好,才出手管教我。爷愿意被大哥管教。这是我方家的家事,干你屁事!当年大哥也没赶我和姨娘出方家,只是换个地方住。我早就回方家了。你离间我兄弟感情,居心叵测,要断子绝孙的!”

    俊美文雅的人,骂人很歹毒,张口就是“断子绝孙”。

    高胖文士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方家兄弟何时这样好了?

    方初清哑也很意外,这个庶弟终于懂事了!

    他不知道,方制也是极聪明的。方瀚海幽禁了秋姨娘后,不久方老太太去世,方瀚海卸去家主之职,为母守孝之余,便一心一意教导这个庶子。方制爱画画,他便为他请了名家指点。

    方制虽还是纨绔心性,却渐渐懂事了。

    见识过其他大户人家庶子的境遇,他便明白:若方初真想害他,他绝活不到这么大,也不可能有机会受教导;加上方初视方家偌大家业如无物,净身而出,自立门户,他心里很敬佩这个长兄。

    他有绘画天赋,自小就有功底,学了几年便小有所成。

    恰赶上许翰林去江南,碰见他在野外作画,许翰林动了爱才之念,便收他为弟子。这次,方制是跟着许翰林来京城增长见识的。

    方制想试试自己的水平,便将这幅美人图送去古韵斋拍卖。

    古韵斋很有眼光,曾捧出许多书法绘画新人。

    因看出方制潜力不凡,古韵斋将拍卖底价定了一百两。

    那高胖文士很相信古韵斋的眼光——不会捧俗品坏了自己招牌,但凡推崇,将来一定会出名,加上他很喜欢那画中美人,便跟人拼上了,一掷千金也要拍下这幅画。

    谁知还未开始拍卖,方制突然说不卖了。

    因为他听小厮说,大哥的幽篁馆正要开画展,大嫂正搜集各类书法绘画作品,名家新手都不限,只要画有特色。

    他当然要支持大哥大嫂了,便命小厮将画送去幽篁馆,也不说破身份,随便给价,因他是新手,赵管事报了一百两,买下了。

    这一来,按照拍卖规矩,方制还要倒陪古韵斋一百两。

    可他会在乎这个吗?

    方家最多的就是钱!

    他的画得到大哥大嫂认可,那才是最要紧的。

    听方制说了事情经过,满堂喝彩,众人不由对方初刮目相看——能得庶弟这样敬重,可见他这长兄威信很高。

    高胖文士丢了个大脸,气非常不顺。

    他看着方制比女人还美丽的脸,忽然道:“方三少爷真会演戏。前天在古韵斋败坏人家姑娘名声,转眼间就装得这样兄弟情深。”

    方初语气不善道:“这位兄台,今日是来观展的,还是来挑衅找茬的?因何一再针对我方家兄弟?”

    清哑和巧儿也盯着他,这挑衅太明显了。

    高胖文士大声道:“在下并未找茬。前天去古韵斋的人都可作证,那李姑娘被人诬陷,说勾引男子,当场气得哭了。好几个姑娘都说,是一个极俊俏的少年亲口说的。根据她们描述的长相,就是令弟。”

    方初转头问方制:“可有这回事?”

    若没有,他一定要这胖猪好看!

    但他也担心,这庶弟可是有类似劣迹的,当年可不就诬陷清哑勾引他么,难道恶性不改、旧病复发了?

    方制在他严厉的目光下,把头一缩——

    兄长积威太甚,不堪抵挡!

    忽然他又把头一伸,嚷道:“是又怎么样——”方初气得眼前一黑,心下急速思忖如何善后,就听他下面道——“谁让她骂我大嫂的!她一个闺阁女子,在那等场合诋毁我大嫂,说郭织女‘骄狂嚣张、目无尊上’,为了阻止朝廷革新,当着皇上面把织机都剁了。我家的织机,大嫂想剁就剁,剁了再换新的。要她管?如此碎嘴毒舌的女子,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也尝尝被污蔑的滋味!”

    说到后来,他也不怕了,越说越顺溜。

    因为他看见大哥的怒火转移了,冲那胖子去了。

    对啊,他干嘛要害怕?

    他是为了维护大嫂的名声。

    大哥最爱大嫂,知道了缘故,只会夸他赞他,怎会骂他呢。

    果然方初冷笑问:“但不知这位李姑娘是谁家的?倒要请她出来和在下弟弟对质一番,再问问她:郭织女如何‘骄狂嚣张、目无尊上’了?她从哪里得知郭织女要阻挠朝廷革新?这个罪名方家可担不起,定要去她家问个清楚明白!”

    方制大喜,帮腔道:“对,一定要问个明白!”

    适哥儿也严正道:“一定要问个明白!”

    太可恶了,这姑娘竟敢说他母亲坏话!

    “问什么?郭织女是否‘骄狂嚣张、目无尊上’,阻挠朝廷革新,天下间还有谁比朕有资格评判?那李姑娘犯口舌,自取其辱。”

    一个威严宏亮的声音传来,众人震惊。

    等看见顺昌帝,许翰林首先跪下,高呼“参见皇上!”

    众文人学子呼啦啦便跪了一地,又激动又欢喜。

    今天来幽篁馆可值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