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97章 算计(月票300+)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断断续续道:“玉瑶长公主任性,许是听人说,小人和织女情深,想试探小人,是否坚贞。后来见,小人不为所动,才相信了,并没有为难小人。可是……”

    顺昌帝急切问:“可是什么?”

    他听方初的意思,玉瑶长公主似乎没犯大错。

    这真是太好了,不然皇家的颜面无存。

    方初道:“小人看得很清楚:长公主想放了小人。可是长公主一个侍女,却过来当众引*诱中毒的小人,想坏我清白。小人一怒,就杀了她。还有一个侍卫,不顾长公主警告,偷偷射杀小人。这岂不奇怪?”

    顺昌帝惊怒道:“你是说,长公主被人利用了?”

    他无法想象,若方初被射杀,那后果……

    郭织女肯定和朝廷翻脸,这辈子都不会再织布了!

    谁这样居心叵测?

    是革新派?

    方初用力点头道:“是。长公主后来还命人把解药送来了。小人请皇上不要责罚长公主。但那个侍女和侍卫,绝不简单。小人请皇上查明他们来头,为小人做主,以免小人下次不明不白遭人暗算。”

    他心思缜密,当着皇帝面,半句不肯说玉瑶长公主坏话,反处处维护长公主,说她只是“任性”,想试他是否坚贞,全了皇上脸面。

    一面保全皇家脸面,一面却要求彻查公主府的侍女和侍卫。

    他刚才已经听清哑说了那侍女和侍卫的底细,只要皇上派人去查,他自会让真相呈现在皇帝面前,连玉瑶长公主也逃不掉。

    玉瑶长公主做出这等丑事,加上以往丑行,皇家不会容她。

    这可比他当面告状,请皇上惩罚玉瑶长公主要高明的多。

    他说的也都是事实,皇上事后也难知他有心算计。

    顺昌帝不知他谋算,慷慨又威严道:“你放心,朕定要查明谁在背后利用长公主谋害你。哼,敢利用我皇家公主,可恶!”

    方初感激道:“小人谢皇上。皇上亲临寒第,小人惶恐。”

    顺昌帝去了大心思,心情轻松,含笑道:“无妨,朕下旨嘉奖郭织女,顺便来瞧瞧……”

    他想说“瞧瞧织女”,一转脸,就见清哑握着方初的手,嘴瘪着,无声痛哭。——是痛哭,无声的,比哭出声来更叫人难受。

    他忍不住替她憋的慌,心也闷闷的一酸。

    方初也发现了,瞬间明白清哑为什么哭。

    他只顾算计玉瑶公主,却泄露他差点被射杀一事,清哑听了能不心惊吗。她恐惧地想,若是方初没了,她带着几个孩子怎么活?

    当然,为了孩子,她一定会活下去。

    可是那日子,想想都生不如死。

    方初急侧身,揽住她腰,低声哄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那人就是准备射,还没射呢。还没来得及射!”

    后一句话仿佛证明似的,转向顺昌帝说道。

    这一刻,他都忘了眼前坐的是皇帝。

    顺昌帝急忙附和:“对,对。那狗奴才枉顾长公主命令,定有人指使。织女不知道,有些奸贼专门豢养死士行动。这些人不要命……”

    方初瞪着他,若他不是皇帝,就要骂他蠢了。

    这不是帮倒忙吗,更加重了他当时命悬一线的惊险。

    昨天那人若真是死士,他早被射死了。

    果然清哑听了更怕,低下头,鼻尖上挂一滴水。

    方初心疼极了,从她袖中扯出帕子,帮她擦去。

    顺昌帝也觉说错了话,讪讪地干笑,坐不住了。

    他起身道:“方初,你且安心养伤。此事朕会替你作主。”

    方初急忙要下地跪送。

    顺昌帝止住他,不让他起来。

    又看着清哑,认真道:“郭织女,朕定会给你一个公道。希望事后你能收回那句‘从此再不织布’的誓言。”

    清哑抽噎一声,道“谢皇上”,一面送他出来。

    送走皇帝,清哑转回来,方初忙伸手接住她,拉她坐在床沿上,仔细打量她的脸色。她不施粉黛的脸颊略显晦暗,眼底发青,一直清澈的眼眸内居然有了血丝,显然是昨夜煎熬出来的。

    其实不止清哑害怕,他回想前事也害怕的很。

    当时他面对玉瑶公主话说得狠绝,现在想来,若真丢下清哑和三个孩子,他怎么放心?一定死不瞑目。

    他会做个孤魂野鬼流连在清哑身边,不肯去投胎。

    “怎么累成这样?都是我不好。”他后悔道。

    “我没事。”清哑吸着鼻子道。

    “脸色这么差,还说没事。”方初不满。

    “还说我,你自己呢?”清哑眼睛又红了。

    烧了一夜,他腮颊微凹,下巴冒出一层胡子渣,憔悴得显老了十岁,和她心中英俊挺拔的夫君落差太大,她看了受不了。

    方初轻轻挠挠她手心,幽默道:“我总算保住了清白之身,不然无颜回来见你和儿子。”

    清哑果真被他逗笑了,目光盈盈泛彩。

    忽想起什么,她撅嘴道:“那公主真厚脸皮。我去了,她跟我说,‘方初啊,睡着呢。刚才累狠了。人回织女来了,我不忍心叫醒他,就自己出来迎客。’我没信她。”

    方初听得黑了脸,什么“累狠了”,这女人!

    幸亏清哑相信他,不然可说不清了。

    他冷声道:“等皇上查明内情,看她什么下场!”

    清哑忙问:“我正要问你呢,怎么你刚才不告她?”

    方初含笑拍她手,教导道:“傻丫头,这么丢人的事,能跟皇上说吗?她有天大的不是,那也是皇家人,是皇上的妹妹。”

    清哑疑惑道:“那这个亏就认了?”

    方初断然道:“当然不能认。”

    说着凑近她,在她耳边低语一阵。

    清哑目光发亮,瞅他道:“你真……聪明。”

    她本想说“你真坏”的,顿了一下便改了。

    方初知她想说什么,因为心疼他,连嗔一声也舍不得了,只肯夸赞,在她眼里,他最能干厉害了,是她的依靠。

    他下决心:往后一定要让自己好好的,绝不能像昨天那样陷入险境,否则没有他在,她和孩子们可怎么活?

    他便道:“叫张恒来。”他要安排一些事。

    清哑打了个哭嗝,道:“等一下。我帮你收拾收拾。”

    一面回头冲外叫“紫竹,打水来。”

    紫竹答应一声,忙去准备洗漱用具。

    等的时候,方初道:“把圣旨拿给我瞧瞧。都赏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