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96章 自私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当即问:“若锦商织出比官府好的锦缎怎么办?”

    官方织造局肯定竞争不过民间商人,除非垄断。

    按照惯例,优等织锦都要列为贡品。

    冯尚书道:“当然要献给官方织造局。”

    清哑道:“那和强盗有何区别?”

    冯尚书两眼一瞪,道:“大胆郭织女,敢骂皇上!”

    清哑点头道:“我是大胆,实话实说。胆小的不会当面说,只会在心里偷偷地骂。”又看看他道:“不会骂你。老百姓才不管你是谁,他们只认皇上,会骂皇上强盗。好名声你落了,你是忠臣。”

    冯尚书哆嗦道:“你……你这是血口喷人!”

    一面急忙上前,跪在顺昌帝面前,磕头道:“老臣绝无陷皇上于不义之心,老臣一心为了朝廷……”

    顺昌帝面沉如水,心堵得厉害。

    不等他发话,就听清哑问:“这样做能为朝廷增加税收?”

    冯尚书嗫嚅道:“是不能。可是……”

    这样做,朝廷商税收入毫无疑问会降低。

    清哑又问:“这样做,能增加百姓就业机会?”

    林世子忙问:“什么就业机会?”

    清哑道:“就是让百姓多条谋生的路子。”

    冯尚书张张嘴,又闭上了。

    设立官方织造局,民间锦商被压制,生意肯定大受影响,织工肯定要被裁减,所以很多人会失去差事。

    清哑再道:“这样做,官府会不贪污、百姓会感激皇上?”

    冯尚书不敢回答。

    官府怎会不贪污?

    锦商也肯定会骂官府“强盗”。

    顺昌帝心堵得更厉害了。

    在朝堂上,大臣们引经据典,各说各的道理,他听了头晕,此时被清哑几句话一问,隐隐觉得答案呼之欲出。

    难怪林世子要他听听锦商们自己的意见。

    锦商们对纺织行当的了解,比朝廷学儒们深刻多了。

    冯尚书怎肯被清哑三言两语击溃,他在乾元殿和反对派辩论,也没如此窘迫,眼下却被一妇人说哑了,他怎甘心,便搜肠刮肚想理由,想引经据典,驳倒清哑。

    他冷笑道:“织女直说舍不得巨大利益就是了。从来商人趋利,我等提出重农抑商的革新,是从长远考虑,杜绝商贾剥削百姓。”

    他乃儒家老顽固,轻视商人的意思很明显。

    他讽刺清哑舍不得方家每年巨额织锦利润。

    清哑脑子有些短路,说复杂了她跟不上。

    但她很实在,想了想便点头道:“是。我很自私,比不得大人高风亮节。”她是舍不得,方初凭自己能力赚钱,有什么错?

    顺昌帝猛然咳嗽起来。

    冯尚书也涨红了脸。

    这话换任何一人说,他都不怕;可这是郭织女说的,是无偿奉献织布机、纺车的郭织女,是几次无偿转让织锦的郭织女,是宣布“郭家无秘密”的郭织女,是奉献混纺布的郭织女说的!

    她自承自私,这天下还有人敢说自己无私吗?

    反正高喊革新的冯尚书是不敢和她比的。

    顺昌帝微笑道:“织女若自私,这天下便没有无私的人了。”

    冯尚书不敢则一声,生恐被谴责。

    清哑道:“不敢。民妇只要家人平安就行,别的管不了,也没本事管。皇上坐一会,民妇要去看夫君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

    冯尚书讥讽道:“郭织女好大的架子,敢把皇上晾在这。”

    他实在不甘,一心找机会压制清哑。

    清哑停步,对他道:“我夫君病得七死八活,我一个女人家,不去伺候夫君,应该在这陪皇上?老大人这想法真是奇葩。”

    冯尚书再次涨红了脸,急辩道:“本官并非那个意思。”

    顺昌帝轻喝道:“好了,冯卿家不必多说!”

    越描越黑,还带累了他。

    又转向清哑,郑重问:“织女毁了织机,可是为了革新?”

    他到底忍不住,还是亲自开了口。

    冯尚书这老儿,根本指望不上。

    清哑抬眼直视天颜,道:“若民妇努力织布,却给家人带来灾难,民妇宁可一辈子不再碰织机。民妇就是这样自私的人!”

    这话一出,林世子吃了一惊。

    原来是为了昨天那桩事,难怪。

    顺昌帝也吃惊地问:“什么灾难?”

    清哑不答,转身就走了,这回是真赌气走的。

    林世子忙上前,道:“皇上……”

    顺昌帝脸一沉,道:“你知道?”

    林世子轻轻点点头。

    顺昌帝沉声道:“说!”

    并未雷霆震怒,然沉沉的威压却散发开来,连一向与他君臣相投、私下常玩笑的林世子也噤若寒蝉,更别提其他人。

    林世子想说,又顾忌什么。

    最后不得已,他凑近顺昌帝耳朵轻轻说了两句话。

    顺昌帝面色不变,但右手却攥紧拳头,攥得关节发白。

    静了一会,他才吐了口气,问:“太医还没来?”

    随侍的太监急忙回道:“已经去传了。”

    这不刚走吗,皇上这是找人撒气了。

    顺昌帝在幽篁馆坐等太医到来,期间找机会入静室单独听林世子说了方初被玉瑶公主算计经过,气得浑身发抖。

    他问林世子:“据你看,这件事有没有革新派的功劳?”

    林世子摇头道:“臣不敢妄言。还请皇帝明察。”

    顺昌帝咬牙道:“自然要明察。”

    一面对外喝道:“让冯卿他们先回去!”

    冯尚书等人只好先走了。

    少时秦太医赶来,为方初诊治后,已无大碍。

    秦太医是明阳子的侄儿,顺昌帝就命他继续替方初诊治,直到痊愈为止,秦太医领命。

    那时,方初已经醒了,顺昌帝便亲往内室探视。

    方初见了,惊得躺不住,就要起身磕头。

    顺昌帝忙上前一步,按下他,又示意林世子让闲杂人都出去。

    林世子知皇上要亲自问方初话,忙带人都出去了。

    清哑留了下来,给顺昌帝让座奉茶后,又将方初扶坐起来,拿了个软枕垫在他后腰,然后自己也在床头坐了,一齐面对顺昌帝。

    面对他们夫妻,顺昌帝有些不自在。 》≠》≠,

    此时此刻,他难以摆出天子的威严。

    但皇帝就是皇帝,也绝不可能低声下气赔罪。

    他端坐如钟,沉声道:“方初,朕已知道你所受的委屈。放心,待朕查明此事后,定会给你个交代。”

    方初忙道:“皇上息怒,听小人说……”

    顺昌帝道:“你说。”做好了听他告御状的准备。

    ********

    下午五点月票300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