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6章 垂危(四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更已发,各位朋友别看漏了。求粉红订阅!!!

    *

    一时间,众人落座后,都盯着通道,要看是何许人来占这天字一号房。然而,直到太阳当空,也不见人来。大家都窃窃私议,不知何故。

    夏织造皱眉,问鲍长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鲍长史流汗道:“下官也不知何故。想是那人有事耽搁了。”

    有宫里来的太监尖声道:“莫不是骗人的吧?”

    鲍长史急忙赔笑道:“有锦缎在此,应该不是骗人的。”

    夏织造看这样不是办法,也没有等那一家的道理;可那人若不来,这织锦的优劣也无法评定。想了想,命人请了方初等人上堂来,将那半匹织锦给他们和内府派来的内监宫嬷们验看,可有什么出奇之处。

    有侍女展开那锦,众人看时,不觉一愣——

    不像锦缎,倒像一幅画儿。

    画上,远处是竹山,山脚有人家;近处乃碧湖,湖中有荷叶莲花,水上飘着船,船上有渔民;附近是田野、江流……

    这就是一幅水乡图画!

    与其用来做衣裳,不如镶屏风更合适。

    然众人看了,都面色凝重。

    外行看了只是一匹锦而已,他们眼里,这锦的图案色彩变化自由丰富,清晰可辨,不像一般织锦那样受配色限制;且有图案的地方平整,不似妆花缎那般厚薄不匀(有花纹的部位厚,其他部位薄),根本不是他们现有条件能织出来的。

    反复传看后,众人都道无法织出。

    他们中,要数谢吟月的眼光和造诣最高。

    她分析道:“用色这么多,又不同于缂丝的‘通经断纬’。这是用大花楼机织出来的,但却和咱们用的机子不同。就小女子所见过的织机,恐怕都无法织出来。”

    鲍长史拍手道:“正是。本官也是这么想。”

    这下上官不会责怪他办事不力了吧?

    有尚衣局的宫嬷摩挲着那布料,叹道:“这可了不得。若是织出其他的花纹来。那可就……”

    众人听了都目光炯炯。

    夏织造便命人道:“你,去门口看着,可有人来。许是他们第一回来,找不到地方。”

    鲍长史急忙道:“下官认得那管事。下官带人去等。”

    一面告了罪。匆匆带人去了。

    这里,夏织造命将各家献上的织物摆出来,让锦署衙门有经历的师傅验看、对比,评选优劣,一面等那匹锦的主人来。

    然而大家直等到日落西山。也没等到人来。

    夏织造十分恼火,吩咐今日暂到此,且看明日。

    锦商们都大失所望,又隐隐悬心,忐忑间纷纷散去。

    方初和谢吟月邀韩希夷、卫昭、严未央去醉仙楼吃酒。

    韩卫都点头应允,知吃酒是幌子,商议今日之事才是真。

    独严未央说还有别事,不等他们挽留,竟自带着墨玉扬长而去。

    原来,她心思敏捷。想去找清哑。

    她想,清哑能绘制那样繁复的竹丝画图稿,向她讨教说不定能有所启发,从而在织锦上有所突破。想到这她不禁得意:表哥花了三万拍得画稿,也不过是为了同样的目的;她一文不花,只交结郭清哑,就什么都解决了,还可反复询问,并和她共同琢磨。何必和他们在酒楼浪费唇舌,也是白耗力气。

    想毕。尽力催马,主仆二人很快来到郭家门前。

    还没下马,就见街那头来了郭大全,形色匆匆。旁边还有个中年人,背着个小箱子,不知干什么。

    她忙叫道:“郭大哥。”

    郭大全见她一愣,随即道:“严姑娘。这是去哪?”

    严未央笑道:“就来这呀。我找清哑。”

    郭大全强笑道:“不巧的很,我小妹病了。”

    严未央诧异道:“前天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

    说着跳下马。将缰绳甩给墨玉。

    郭大全一边请她和大夫进门,一边回道:“就是前晚上病的。昨天睡了一天,吃了药也没见好,看着越来越重了。”

    正说着,郭守业惊慌地迎上来,扯了大夫就往二门跑。

    郭大全也顾不得严未央了,跟着小跑进去。

    严未央见不对,也急忙跟了进去。

    到了后院上房东间,才发现清哑病得很严重,脸烧得通红,还不住惊颤,已是昏得人事不知了。那嘴紧紧闭着,眉头微蹙,显见不安,却没有说胡话或者呓语。

    吴氏婆媳伏在床边强压着哭泣,连郭守业和郭大有都红着眼睛站在床前,也就郭大全强撑着招呼大夫。

    那大夫见如此,也不多话,坐下替病人诊脉。

    诊罢,竟一句话不说,摇了摇头,起身就走。

    郭大全还跟在后面赔笑询问,可能治什么的。

    吴氏便瘫倒在床前,一声接一声地吞咽。

    阮氏和蔡氏也不停流泪,却不敢哭出声。

    郭守业父子都傻了。

    严未央不可置信地问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听见她的声音,郭大有转头看过来。

    仿佛刚刚才发现她一样,他眼中迸出犀利的光芒。

    严未央并未留心,匆匆吩咐刚进来的墨玉道:“快,拿我的帖子去请王大夫。请了人立刻带到这里来。”

    墨玉也觉不对,并不问缘故,答应一声,就飞奔出去。

    郭大全正好送走大夫转来,闻言大喜,问道:“可是永安堂的王中大夫?我也听人说他医术好,先去找过他,他不在。”

    严未央解释道:“不是不在,他年纪大了,精力不济,平常只在堂内就诊半日,下半日就歇着了,等闲人请不到而已。你放心,我严家的帖子一定能请得动他来的。”

    郭守业和吴氏等人立即重新燃起希望。

    郭大全更是千恩万谢,请她去外间吃茶。

    至外间坐下后,阮氏泡了茶来。

    严未央谢了,忍不住又问:“怎么好好的就病得这样?”

    郭大全面上就现出难过神色,黯然道:“都是退亲闹的。”

    郭大有则咬牙道:“是谢家害她的!是江家害她的!小妹要有个好歹,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说完就冲出门去。

    严未央怔住。

    也对,任谁这样被逼退亲,只怕也难咽下一口气,郭清哑没当场自尽,算是坚强的了。

    她便沉默下来。

    就算她嫉恶如仇,也不能当着郭家人面骂谢家。

    谢家,毕竟跟方家是姻亲。

    她私下质问谢吟月可以,在外面却不会这么做。(未完待续。)

    PS:  粉红160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