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92章 脱身(月票200+)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侍女对视一眼,留心听殿内,没有一点声音。

    看来,是公主叫他去采花的。

    一个侍女便道:“奴婢陪韩公子去。”

    于是她带着韩希夷往菊园去了。

    在通往菊园的月洞门口,站着两个侍卫,见他们来了,都诧异地看着侍女,以目询问“去哪儿?”。

    侍女道:“韩公子去给公主采花。”

    这侍女可是公主贴身的,侍卫便放行了。

    韩希夷跟在侍女身后,信步闲庭,一边问她:公主府的园子都有那些花,可有暖房,都种了什么名贵的品种等等。

    那侍女被他飘逸的风采吸引,面红耳赤地答了。

    两人到菊园,韩希夷亲手采,侍女跟在他身后捧着花。菊园里许多客人,韩希夷温文尔雅和飘然若仙的风采举止引得女子们频频看过来,互相低声打听这是何方神圣。

    韩希夷也不管,挑好的菊花采了数支。

    然后他到一桌边,铺纸蘸笔,挥手写下一行字“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并在角落注一行小字:与卿共勉。写完折好,交给侍女,“把这花和信交给公主。韩某告辞了。”

    说完转身,潇洒离去。

    告……告辞了?

    侍女吃惊地叫道:“韩大爷!”

    ——你不能走啊!

    你走了奴婢无法对公主交代啊!

    韩希夷脚下不停,头也不回对后挥了挥手。

    侍女急得六神无主,却一点办法没有。

    当着这些人,难道她要叫侍卫来把韩希夷拿下?

    她就算想叫人,也来不及了,韩希夷已经走出菊园了。

    韩希夷越走越快,直至没影。

    他前脚才上马离开,后脚玄武王妃就坐着轿,一大群丫鬟婆子簇拥着,浩浩荡荡来到公主府恭贺公主生辰,进去后指明要见郭织女;跟着靖国公府林世子也赶来,进府就找方初。

    公主寝殿,侍女将菊花和韩希夷的信送进去,传来几声惊呼;稍后,又是一阵哗啦瓷器响,不知什么被扫落在地;跟着,就是一声带哭腔的声音“谢吟月,本宫绝不放过你!”

    正乱着,接连有人来回:

    “玄武王妃来贺公主芳辰,要见郭织女。”

    “靖国公府林世子来贺公主芳辰,要见方初。”

    “敏妃遣嬷嬷恭贺公主芳辰。”

    玉瑶公主尖叫道:“不见!”

    隔了一会,又低声道:“帮本宫梳妆更衣。”

    ……

    韩希夷催马而行,想再快些,看能不能撵上清哑。

    他脑海里浮现清哑在公主府看他的疑惑,疑惑他和玉瑶公主什么关系,他很不愿被她误解,要赶快去告诉她:他出来了。

    他又想起玉瑶公主,不由痛心:当年见她,何等天真无邪,如今竟变成这个样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事?好像和驸马刘恒有关。

    不管因为什么,她都不该胡作非为,还算计方初。

    韩希夷没有追上清哑,清哑出来后,急奔幽篁馆。

    一进德胜路街尾那条巷子,她就撂开车帘向外看。

    至幽篁馆门前,门房急打开大门让马车驶进院,马车尚未停稳,巧儿就从馆内跑出来,一脸焦急,“姑姑回来了!”

    方初受伤,张恒严厉阻止她靠近方初,也不送方初进内院,而是就地挪进外院书房,这是方初日常处理商务的地方。

    巧儿不解,一定要问清楚、要帮忙。

    她是郭家少东,她的处事能力连姑父都赞的。

    张恒急了,若是巧儿因此和方初有点什么事,他几条命都不够赔的,干脆也不隐瞒了,直接告诉她:方初吃了春药,千万别接近。

    巧儿震惊万分,再不敢上前。

    她再不晓事,春药是什么东西她还是知道的。

    可她又放心不下,便不回内院,带着适哥儿在幽篁馆内室等候清哑,以防有事,赵恒可以随时回禀她、和她商议。

    眼下见清哑回来,她一颗心才落下来。

    清哑也顾不得她和儿子,问明方初在哪,忙忙地就去了书房。

    细妹则叫巧儿回内院去,稳住家下人,别叫人看着幽篁馆像出了大事似的,叫上下心慌,传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巧儿立即有了方向,赶紧进去了。

    清哑来到书房门口,只见好几个护院在外守候,又有几个家仆正挑水往屋里送,不由纳闷:这是做什么?

    书房里,方初泡在一只大浴桶内,冰凉的井水一直淹到他胸口,他脸色潮红,裸露的胸膛不断起伏,搭在桶壁上的左手半臂处缠着白纱布,上面沁出鲜红的血迹,右手紧扣桶沿,嘴里交代张恒。

    张恒站在桶边,认真听着,不住点头应“是”。

    “我写封手书,马上命人去方氏商行,告诉姚大掌柜,把那批货给兴华商行。他们出什么价就什么价,一句不许多说。”方初道。

    “是。”

    张恒立即命人去取纸笔,又搬了张几来,摆在通边。

    方初微微探出身子,“刷刷”写了一行字。

    写完,命张恒把他随身携带的专用的印章拿来盖。

    张恒急忙盖了,又封了信,另加一枚小方氏的令牌,与方家紫木令差不多形状,命小黑子带人即刻送去方氏商行。

    “公主府今天死了个侍女,叫人去查她的底细。”方初继续吩咐。

    “是。”张恒点头应道。

    “还有一个禁军,”说到这,方初停下思索,隔了一会,才又道,“他今天不遵公主命令,想趁乱杀了我。”

    “狗东西!大爷可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张恒恨恨地问。

    “当时情况紧急,我没太看清楚。不过,我断定事后那赵辉定要罚他。你派人顺着这条线索去查他的底细。要特别留意,看他和那死去的侍女与永安侯府可有关系。我怀疑他们是皇后的人。”方初终拟出个方向来给张恒。

    “是,请大少爷放心。”张恒道。

    “还有,”方初浓眉一拧,眼中煞气一闪,“去给我好好查清楚,那定国公三少爷刘愉的劣迹。他和公主叔嫂通*奸外,还有什么勾当。” ,o

    张恒坚定道:“是。他敢算计大少爷,就凭这一条,也要叫他死无葬身之地!”又问“公主呢?”

    方初道:“公主啊……再换水!”

    他又扛不住了,那井水都被他泡热了。

    张恒忙叫人“快换水!”

    正在这事,就听外面清哑问:“大爷怎么样?”

    ********

    四更,今天木有了,看完洗洗睡吧,别忘了送张月票……给方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