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88章 错过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觉得自己快疯了,全靠木簪扎肉刺激头脑。

    一阵阵的疼痛,清晰提醒他要坚持,坚持到家。

    所幸虽然煎熬,也总有到头的时候,就在方初视线模糊,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时候,马儿停了下来,黑风的声音传来“少爷,到家了!”

    他心头一松,滚下马背。

    黑风一把扶住他,踉跄往幽篁馆拖。

    “让人打井水……伺候。”

    方初攥住黑风胳膊,咬牙道。

    他生怕黑风趁自己昏沉的时候,拉个丫头来帮他“去毒”,回头他弄一个庶子或庶女出来,想想都忍无可忍。

    黑风正要回答,幽篁馆的王掌柜跑出来,惊道:“少爷回来了?哎呀,大少奶奶和赵管事去了公主府,找大少爷去了!”

    忽又发现方初受伤,忙上来帮忙搀扶。

    方初本来支持不住了,听了王掌柜的话仿佛被戳了一刀惊起,厉声道:“你说什么!”恶狠狠瞪着王掌柜的目光,好似要强了他。

    清哑去公主府找他,下场绝不会好。

    玉瑶公主在他这受了气,正没处发呢,清哑找上门去,岂不是自投罗网。玉瑶公主绝不会好心地告诉清哑:你夫君回家了,你快回去吧。依照她的性子,还不知用什么手段对付清哑。

    方初瞬间想明白,转身就要再上马。

    可他纵然是铁打的身子,中了催*情*药又扎伤自己,还反复摇动伤口,一直流血到现在,此时也支持不住了。

    才走了一步,就激怒攻心,力竭倒地。

    黑风当机立断,一面命人快打冷水给少爷降火,一面叫张恒等人出来接手照应,他自己则返回公主府去找清哑。

    临走时,他叮嘱张恒:“你伺候少爷,千万不能叫那些丫头近身。先用井水浸泡,稳住他,我这就去接大少奶奶。”

    张恒肃然点头道:“我明白。”

    黑风就像一阵风般,再次奔向公主府。

    清哑是怎么忽然出宫了呢?

    原是她还没到坤宁宫,半路上就被佟公公给拦住了。他无意中得知玉瑶公主要算计方初的事,清哑更被安排进宫,便急忙半路拦截。

    佟公公一向和郭沈两家有交情,算是他们在宫中的内线。

    宫中险恶,清哑并不敢完全相信他;再说她此时已经进了宫,若无缘无故转身就走,对皇后是大不敬,所以她还是进了坤宁宫。

    见到蔡钥,清哑将此事告诉她,问她主意。

    蔡钥一听,想想玉瑶公主的作风,便知坏事了。

    她毫不犹豫地对清哑道:“你快出宫去!”

    清哑心一沉,道:“怎么走?”

    蔡钥道:“装病!你只管装,一切我来安排。”

    然后清哑便借故说头晕,向皇后告辞。

    吴皇后见清哑一来就和敏妃嘀嘀咕咕,然后又推病告辞,心知有异。本想找太医来为她诊治,强留住她的。后来转念一想:若玉瑶公主那边事成,自己留住郭织女岂不成了有意阻拦?弄不好别人还怀疑自己是帮凶。不如放她出宫。不管玉瑶那边事成没成,郭织女既然得了消息,必定会赶去公主府要人。事情闹大,后果一样!

    想罢,她关切地询问几句,然后命敏妃送清哑出去。

    这一来,不论结果如何,她全无干系!

    蔡钥见吴皇后如此好说话,只觉诧异。

    可是眼下不是深究的时候,她急送清哑出宫,又叮嘱她:切不可冒冒失失就去公主府要人,先回家看看方初是否去了公主府,又是以什么名义去的,再做打算。

    清哑想起当年江明辉被诓去谢吟风抛绣球现场,五内俱焚,心不在焉地答应着,和巧儿匆匆出宫去了。

    回到幽篁馆一问,方初果去了公主府,名为贺生辰。

    清哑目光前所未有的清冷,对细腰道:“去公主府!”

    她已经相信佟公公的话了,就算有人想诓骗她也没关系,玉瑶公主既下帖子请她,她现在赶过去也不迟;既去了,当然要见方初。

    巧儿也要去,清哑不许,让她守护适哥儿。

    巧儿这才罢了。

    清哑便带着细腰细妹,紫竹青竹玉竹水竹跟随。

    赵管事得知缘故,很不放心。他能为方初坐镇京城,当然有些本事,当下拿了方初的名帖,一面派人往玄武王府送信,一面派人往靖国公府给林世子送信。目前,也只有这两家敢跟玉瑶公主对上。

    吩咐毕,赵管事又亲自跟着清哑去公主府。

    他怕清哑有差池,回头可不好对方初交代。

    因方初和黑风从公主府出来走的是偏门,便和清哑错过了,这边他刚离开,那边清哑已到公主府大门口。

    公主府门房问明是郭织女,立即满脸堆笑地让他们进去。刚刚才不久,方少爷可是携厚礼和请帖来的,他都记着呢。

    等进去,小豆子诧异,怎么大少奶奶来了?

    清哑问明方初还在里面,对细腰细妹道:“你们随我进去。”

    再入内,便只能带贴身丫鬟。

    她便令赵管事和紫竹四女在外等候,自入内,问明男客在东配殿,便直入东配殿,告诉公主府太监,直要见方初。

    公主府总管忙赔笑说,方少爷正在识别锦缎。

    细妹道:“请我家少爷出来。”

    总管见清哑连坐也不坐,就盯着他,有些尴尬。

    这时候,那些客人都看出蹊跷了。

    方初来公主府才一会就不见了,郭织女又找上门来要夫君,想想玉瑶公主的盛名,众人神色可就精彩了。

    总管见清哑来者不善,虽不怕她,但这阵势摆出来耗下去对公主名声不利——他也不想想公主已经没名声了——便急去请示公主。

    玉瑶公主果如方初所料,正愤怒呢。

    方初走后,她不再惊惧害怕,定下心来发现:即便方初走了,今日之事也隐瞒不住。她勾引方初不成,被方初骂“贱人”,方初还杀了她侍女,她颜面无存,将成为天下笑柄。

    皇兄若知晓此事,定要责罚她。

    真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待要想法子报复,一时又想不出来。

    她愤怒极了,也顾不得管外面客人了,想一阵,恨一阵;气一阵,骂一阵,正在恼怒时,人回郭织女来了,找方初。

    玉瑶公主大怒道:“她还敢来!”

    一面心下暗想,郭织女定然和方初走岔了,以为方初还在公主府,故而前来要人,她便冷笑道:“好!带她进来。”

    ********

    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