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79章 身死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张斐便对在场卫家人喝道:“卫昭抓不住,你们依然不能脱罪,反有纵容反贼逃跑的嫌疑。现在带官兵进山搜查还能立功。”

    卫氏族人只得带官兵进后山搜查。

    方初也命方奎带人前去帮忙。

    半个时辰后,他们发现了卫昭行踪。

    那宅子后有暗道通向山中,卫昭想给官府留下他被烧死的假象,定下这金蝉脱壳之计,结果被方初给识破,追了过来,若他肯提前舍弃这一切,逃进山,也不会被堵住了。

    他再次陷入穷途末路。

    方初看着被逼到对面山崖边的那个男人,隔那么远,天色也暗了,但他就确定那人就是卫昭,不是根据身形长相,而是那阴寒森冷的目光,一如当年在飞絮阁地下暗室逃走时盯他的目光一样。

    想起清哑,想到适哥儿,方初眼中厉色一闪。

    他头也不回地对暗处道:“方隐,就看你的了!”

    方隐,顾名思义,他一直隐在方家祖籍,很少出来。

    这次被派出来,是方瀚海发狠了。

    方隐闪在一棵树后,一声不吭地抖手,射出三道光芒。

    对面,卫昭对方初冷冷一笑,纵身跳下山崖。

    那身体,暮色中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

    方初一愣,不知他是中了暗器,还是主动跳的。

    方隐沉声道:“只射中一支。”

    方初闭着嘴,静静站在树林中。

    这次,一定不能有失!

    少时,方初和张斐会合后,请他下令官兵下去寻找卫昭尸体,找到的赏银一万;若找不到,就请守住各条通道,将这片山区封锁,卫昭这一跳肯定摔伤,若不得及时救治和调养,定捱不长久。

    耗也要耗死他!

    方初许了张斐重金,让他奖赏手下人。

    天黑后,山上难行走,一队官兵举着火把下到山谷中,已经是半夜了,果然找到一具尸骸,肉都被野兽啃光了,旁边还有两团撕扯的破烂的衣裳,正是之前卫昭跳下去时身上穿的。

    “哈哈,可找到了!”

    官兵们一齐欢呼——这尸体值钱啊!

    卫昭死了,方初却不踏实。

    之前他敢断定,对面山崖上的人就是卫昭;但面对眼前这堆骸骨,他又不相信卫昭真死了,觉得这骸骨不是卫昭的。

    这感觉很奇怪,且没道理。

    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下来,还能有命?

    山中多野兽,尸体被啃烂了,也是常情。

    张斐笑方初疑神疑鬼。

    方初道:“贤弟不了解卫昭这个人,没这么容易抓的。”

    张斐气道:“这算容易吗?”

    费老大劲了,他手下还有人受伤了呢。

    他想想卫昭不但是方家仇人,还是朝廷重要钦犯,也不敢大意,便道:“就按你说的,谨慎些,我让他们把这片山再封锁半个月。”

    反正方初给的赏银多,他不在乎。

    方初赞道:“这才是正理。”

    这下他就放心多了。

    就算卫昭使狡计逃脱,也休想在这封锁下逃走,只要封个十几天,他不死也去了半条命了,事实上,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小。

    这一封,就是半个月。

    方初没有再等,快马加鞭赶回湖州去了。

    经过荆州城时,黑风问:“大少爷不买东西?”

    方初双眼盯着前方,道:“不买!”

    之前买土仪送回去,是怕清哑担心他,所以借送东西传达平安和思念;现在要回家了,对妻子儿女来说,他平安归家就是最好的礼物,还买什么土仪,况且还要去京城,有的是机会买。

    黑风想不透:湖州是本地,少爷买了许多东西;这荆州是外地,风俗人情饮食都不与家乡一样,少爷却不买了。

    方初心急火燎的,满脑子都是娇妻和三个孩子的身影。

    一路快马加鞭,次后又换船,终在七月下旬赶到家。

    见面,他一把抱起方无悔,就听娇娇女儿道:“想爹!”便把头埋在他颈窝,抱着他脖子不说话了。

    那一瞬间,他差点落泪。

    他摸摸两儿子头,再看着清哑问:“你也想她爹吗?”

    清哑对着他温柔的目光,说不出话来。

    ……

    另一边,韩希夷还在忙碌。

    当日从方家回去后,谢吟月要他去把雀灵母子接来。

    他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卫昭对方家和韩家做下这等事,现逍遥在外,把卫昭的儿子捏在手中,保护也好,要挟也好,都是一招反击。

    韩希夷当即带人去找雀灵。

    结果到了地方一看,雀灵母子不见踪影。

    韩希夷大吃一惊,命人去附近打听,当地人说雀灵三年前一次发大水时,被洪水淹死了,她儿子也不知所踪。

    韩希夷心沉沉的。

    当年他帮雀灵逃走,也只是为了帮她脱离卫昭掌控,并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当谢吟月误认为雀灵是他养的外室后,他便撒手了,想着让雀灵过安静的日子,从此再未与她相见。

    如今这个结果,到底是偶然还是人为?

    他一面命人追查雀灵儿子下落,一面动用韩家力量助官府查抄卫昭明里暗里的产业,一面遥遥和方初联络消息。

    根据他分析,卫昭不在北方。

    但北方却有卫昭不少棉纺织产业。

    废太子及其党羽利用卫昭,卫昭也利用他们建立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产业,大肆聚敛财富,他并非真要扶持废太子起复。

    韩希夷在西北待了半个多月,于八月中赶去京城。

    同时,方初和清哑带着适哥儿、巧儿等人也于八月中旬到达京城。

    在清哑心中,大靖的京城大概位于她前世的陕西,犹如西安,而不是北京,从湖州往西北方行走,快则十来天,慢的要二十多天。

    这次他们走的很快,没在路上耽搁太久。

    到京城,中秋刚过,顺昌帝为了京城以西奉州连月大旱,颗粒无收,在松山慈安寺斋戒,为百姓祈福。

    清哑便向宫中递了牌子,请求觐见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没冷落她,很快派了她熟悉的杨嬷嬷来宣,并命她带适哥儿一同入宫觐见。方初送清哑到皇城南门,又知她这一去,还要和敏妃蔡钥相会,一时半刻不得出宫,约好傍晚来宫门口接她,然后自回德胜路的幽篁馆,召集在京管事查问买卖。

    相隔数年,清哑再次踏入慈宁宫。

    ********

    谢谢朋友们打赏、订阅、投月票。新一波情节来了,攒文的妹纸可以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