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76章 帮忙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大儿子和儿媳的心事,严纪鹏清楚的很。

    官场背景深厚固然重要,但也要自己有能力,人脉才能发挥作用;若自己无能,再强的靠山也不能保你一辈子。

    以严家的底蕴和实力,扶持严暮阳戳戳有余,何须攀附王家!

    世宦大家有世宦大家的艰难和忌讳,严纪鹏清楚的很。

    王家若是那任人唯亲的,早败落了,还等到今天?他们自己还要督促子孙用功上进呢,无能的子孙他们一样不会扶持,以免自毁长城,何况外嫁女的女婿。

    长子和长媳急功近利,严纪鹏可不糊涂。

    严纪鹏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巧儿当年嬉闹之下扯了严暮阳的裤子,他以为严暮阳必须要娶巧儿,已认定巧儿是严家长孙媳了。

    严纪鹏心里,娶郭家女未必比王家女就差。

    郭家是寒门,可不是普通寒门。

    郭家被御赐为“纺织之家”,既为皇上和朝廷重视,又不因财势被忌讳,是极有利的结亲人家。

    正因为如此,他才一定要严暮阳高中后才去郭家求亲。

    严暮阳见祖父不肯通融,只好怏怏回房,用心攻读。

    疲累之余,他放下书本揉着眉心。

    双目一闭,眼前又浮现当年被巧儿扯了裤子的情形,不禁俊面羞红,浑身发热,下意识地夹紧双腿,仿佛那个淘气的小丫头还困惑地盯着他那儿看,弄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郭巧儿,你这个野丫头!”他咬牙。

    他思念巧儿,又不敢越过祖父乱做主张,只能煎熬。

    再来说巧儿。

    她渐渐长大后,心里隐约觉得,严暮阳当年送她貔貅有私相授受的嫌疑,若让人知道很不妥,因此对貔貅的来历讳莫如深,不但瞒着父母,连贴身伺候的金锁和银锁也瞒着,沐浴也不让她们在旁伺候。

    她也想过将貔貅还给严暮阳,只是一来这貔貅她贴身戴了许多年,沾染了她的气息,断不能再还给他;再者她也舍不得,怕还了貔貅也带走了郭家的财运。

    她只好尽量忽视此事,希望严暮阳忘了它。

    有时她也会想起当年扯了严暮阳裤子的情形,忍不住脸红。

    然每当这时,她肯定会想起严暮阳说的“休想我娶你”那句话,便十分气愤,望着无人处恶狠狠道:“想我嫁你,做梦吧你!”

    巧儿不想嫁严暮阳,有人想嫁。

    这天,巧儿来到锦绣堂,梅如霜来找她。

    严暮阳科举后,肯定接着就要议婚,梅如霜为姐姐担心,以为表哥肯定娶巧儿,便仗着和巧儿还算合得来,想求一句准话。

    她趁着和巧儿去官房的机会,低声问:“郭家要和严家定亲了?”

    巧儿正敏感这事,立即把杏眼一瞪,道:“你胡说什么!”

    梅如霜也没说谁和谁定,但她就是想到严暮阳和自己,便羞恼了。

    梅如霜慌忙道:“是我胡说,是我胡说!”心中却暗喜。

    巧儿哼了一声,问:“说,为什么胡说?”

    梅如霜坦然道:“因为我家想和表哥结亲。”

    一面将姑妈和母亲想亲上加亲的话告诉了巧儿,可是严家不答应,这件事就拖延下来,如今眼看不成了,她想求巧儿帮忙。

    巧儿心底深处泛起一阵不舒服,她以为是自己抗拒严暮阳,心想“我才不会嫁他呢。哼,了不起吗?我勤哥哥也能考进士!”

    她便决定帮梅如霜这个忙,让严暮阳娶梅如雪。

    只要严暮阳娶了梅如雪,她便不再担心这些了。

    她便问:“你要我怎么帮你?”

    梅如霜眼神闪烁,不敢直说,奉承道:“你呀,太出色了。你打扮丑一些,衬托得我们出色一些,严爷爷就会发现姐姐的长处。”

    巧儿瞪大了眼睛,“你想害我?”

    她最爱美了,让她扮丑,不是害她是什么!

    梅如霜忙赔笑道:“也不是要你弄丑自己,你不是爱金银嘛,你往头上身上多穿戴些金银,把自己装扮俗气一些,就成了。”

    巧儿想起一身火红的严未央,眼珠一转,点头道:“这个成。”

    梅如霜见她答应了,大喜,直赞她好姐妹。

    又真诚道:“巧儿,你这么出色,肯定能嫁个好人家的。”

    巧儿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对于梅如霜的心思,她大约懂了。

    梅如霜看出来严暮阳对巧儿有意,在探明巧儿无意嫁他后,便求巧儿往俗气上打扮自己,展现她爱财的一面,好让严暮阳对她敬而远之,给梅如雪制造机会,让梅如雪凸显出来。

    于是,第二天巧儿便换了一身大红色纱衣,绣富贵牡丹,纤腰束成一小把,梳了个高髻,戴了当年太后赏给清哑的镶八宝凤钗头面,项上挂着精致的镶紫黑蓝三色宝石项圈……总之浑身富贵!

    富贵之外,那个气质——

    黑眸滴溜溜地转,灵动慧黠。

    巧儿往锦绣堂一站,立即吸引了所有目光,那一身灿烂耀眼的光华,向众人昭告继郭清哑之后,郭巧儿正式接管了郭家。

    “郭家又出一位织女了。”

    “可不是。听说才十四岁呢。”

    “谢吟月也是十四岁执掌谢家。”

    “郭清哑是十五岁。”

    “严未央是十六岁。”

    “郭巧儿织布也许比不上她姑姑,但看她这性子,要比郭织女厉害多了。郭家后继有人啊!”

    人们看着天字一号廊亭不住议论。

    梅如霜第一个来到天字一号亭,对巧儿兴师问罪。

    她围着巧儿转了一圈,愤愤道:“你这是扮俗气了?!”

    巧儿随着她的步子,潇洒地转了个圈,显摆道:“我可是听你的,把最值钱的都挂身上了。怎么样?”

    梅如霜嫉妒道:“不是这么挂的呀!”

    这么挂,谁不喜欢?

    她也想挂一身,不,挂满身!

    严家廊亭那边,严纪鹏看着巧儿笑了,仔细端详后觉得:她与谢吟月、严未央、郭清哑等女少东相比,最突出的不是气势,是狡黠。

    严纪鹏否定了“慧黠”这个词,用了狡黠。

    孙子有些清傲,正该娶这样狡黠的女子从旁辅助。

    严暮阳熬了一夜,今晨随爷爷来到锦绣堂。

    ********

    严暮阳:现在不都讲颜值吗,我这颜值还不够高?入选女主的侄女婿怎么这么难呢!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