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65章 义子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紫竹过来,先蹲身给他们行了个礼,才回道:“太太叫去二少奶奶那取人参。韩家人来了,韩大奶奶摔伤了。”

    巧儿听了双眼大亮,急问:“怎么摔伤了?”

    紫竹忍下笑意,道:“具体奴婢也不知怎么回事,好像是听大少奶奶说故事的时候,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

    巧儿“哦”了一声,道:“姐姐去吧。”

    紫竹便走了。

    巧儿便对适哥儿道:“听见没有?好好的听故事,怎么能栽倒呢?这是亏心事做多了,面对姑姑的时候心虚。报应!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自古以来都是邪不胜正的。”

    适哥儿点头,认为她说的很对。

    适哥儿要亲眼去瞧瞧,好解气。

    巧儿不让他去,说“等紫竹转来,让她去探明白了来告诉我们。”适哥儿才罢了。

    巧儿对适哥儿说谢吟月报应,她自己却是不信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细腰在暗中守护她姐弟几个,见他们坐在游廊下一直不走,忍不住就要过来看他们做什么,怎还不回去。

    巧儿见了她眼睛一亮,似乎明了。

    她笑着站起来,迎上去,笑嘻嘻道:“细腰姑姑,你越来越美了!唉,我要是有姑姑一半的美丽,我也不用烦心了。”

    一面说,一面偷偷地瞄向细腰的丰*胸,满眼的羡慕之色,在低头看向自己胸前小笼包时,变成了委屈和不满意。

    细腰被她暧*昧举动弄得窘极了,没好气道:“你那什么表情?”

    巧儿赔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太瘦了。”

    说着凑到她近前,低声问:“可是姑姑做的?”

    细腰纳闷道:“做什么?”

    巧儿暗示道:“谢吟月。”

    细腰还纳闷,问:“谢吟月怎么了?”

    巧儿也纳闷了,奇道:“谢吟月忽然一头栽倒,不是姑姑下的手?”

    细腰不屑地把头一昂,道:“我是那背后偷袭的人吗?我要出手她早死透了。她在方家出事,方家怎能逃脱责任,谁会傻的对她下手?”

    巧儿道:“那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报应?”

    细腰道:“哼,谁知怎么回事!也许她装的呢。她一向诡计多端,可别被她给骗了。”心里却想,谢吟月遇见织女,栽倒不是很正常吗!她都栽了多少回了。

    巧儿觉得细腰说的有理,便对适哥儿分析:谢吟月用苦肉计,故意在方家摔一跤,方家就不好怪她误导适哥儿了,反而歉疚。

    适哥儿吃惊,这人怎么这样狡猾?

    又有郭孝等人飞奔来,也说谢吟月受伤的事。

    原来吴氏放心不下适哥儿这件事,一早就带着孙子孙女过来方家,一来打探究竟,二来还要和女儿厮守亲热一天。

    “听说很严重。”郭义道。

    “怕是摔傻了。”郭顺道。

    “咱们就在这等紫竹姐姐回来。”巧儿拿主意。

    于是众人就集中在水亭内,等紫竹回来。

    忽听郭义急切道:“来了来了!”

    只见紫竹从前面花径上走来,仿佛知道他们在等她似的,已上了游廊,朝他们走过来。

    等到近前,巧儿忙问:“伤的如何?”

    紫竹朝姑娘小爷们行了个礼,才回道:“还半昏迷着,说要静心调养几月。额头上要留疤,破相了。”

    巧儿叹道:“可怜!”

    适哥儿道:“活该!”

    巧儿忙踢了他一下,道:“适哥儿,别这么说。韩大奶奶头一回来你家——哦,也不是头一回了,以前她常来,可能是触景生情,一时心生感慨,所以神思恍惚,然后一个没留神,就栽倒了……”

    紫竹等人一齐转脸,掩饰笑意。

    细腰则隐隐得意——有徒如此,很让她欣慰!

    巧儿却有些遗憾,她对适哥儿卖力地表演了一早上,单等谢家人来后,好安排适哥儿去谢吟月面前,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这辈子他都不会娶她谢吟月的女儿,他们是仇人,一辈子的仇人!

    当着一屋子的人,让谢吟月难堪,那才痛快呢。

    谁知谢吟月不肯配合,居然摔了。

    这下,巧儿也不好安排适哥儿出去闹了。

    她是很善良的女孩子,不会落井下石的!

    ……

    正院正堂,韩希夷半个时辰后才独自回来。

    谢吟月已醒了,但还昏沉,韩太太留在那边守护,将一切事交给韩希夷处置,本来他就是家主,况早有了决定。

    韩希夷心情糟透了。

    至此,他确定谢吟月心里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还和非花有关。他不想逼她说出秘密,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神智失常,让她自己、让韩家和韩家人承受恶劣后果,他疲于应对!

    韩希夷压住各种糟心的感觉,先处置眼前事。

    他正容对清哑道:“我明白织女的意思了。请你们放心,之前我和一初定的婚约不过是权宜之计,不作数。今后,韩家也会尽量避免让非花和适哥儿见面。只是,非花和适哥儿毕竟当着人定了婚约,此事需有个安排——”

    清哑张口就想说话,被韩希夷抬手制止。

    他直接道明来意:“我想收适哥儿为义子。”

    方初道:“这不还是结亲吗!”

    干亲也是亲。

    韩希夷道:“这样他们就有了兄妹的名分。我还想给适哥儿取个韩家的别名:韩非梦。也算堵了世人的嘴。”

    这是他昨晚和母亲商议定的。

    方初断然道:“我不同意!”

    他的儿子怎么能姓韩呢?

    韩希夷解释道:“并不是让适哥儿改名,只是我喜爱感激适哥儿,收他做义子。帮他取个韩家名,以示韩家重视的意思。”

    方初道:“认了干亲,适哥儿逢年过节能不上韩家拜见吗?这和定亲有什么区别?若能的话,我们也无需费口舌了。”

    韩希夷恳切道:“一初,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世交!”

    方初道:“那不一样!”

    韩希夷道:“那适哥儿就别去韩家。咱们这些人家,便是亲子也未必有机会年年承欢膝下,何况义子。

    “一初,你我本是至交;郭织女也曾两次无偿转让技术给韩家,对韩家有大恩;这次适哥儿又救了非花,我更加感激。

    “不能将女儿嫁给适哥儿,我真很痛惜,却也不敢强求奢望,但方家和韩家的世交之谊,不能因为谢氏就变成世仇了!”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极其坚定。

    ********

    这几天热死了嗳!大家要注意身体,少出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