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53章 教子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适哥儿又问:“为何?”

    刚好这时出了陈家,方初不语,抱着他上了马车。

    等坐好,吩咐张恒去这条街的医馆,然后认真对儿子道:“适哥儿,你也不小了。爹告诉你:你不能娶韩非花!因为方家和韩大奶奶仇怨极深,不可能结亲。”

    适哥儿见爹说的这样郑重,忙肃然恭听。

    方初见他懵懂,又叮嘱道:“回家见了你娘,万不可像刚才那样任性,再说什么娶非花妹妹的话。你娘听了会伤心的。”

    适哥儿忙问:“娘听了会伤心?”

    方初重重点头,道:“是!这件事和你娘有关。”跟着口气转严厉:“若你为这个惹你娘伤心,爹定不饶你!”

    清哑若知道儿子要娶谢吟月的女儿,不知会怎样怄呢。

    这件事,一定要好生处置,免得她心里膈应。

    适哥儿吓一跳,急忙道:“是,儿子记住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医馆,父子下车。

    请医馆的大夫给适哥儿检查后,确定胳膊没骨折,都是擦伤,养两日便能活动自如,方初才放心。因让大夫给儿子用些止血药,连方子也不叫开,准备回家让他姑父刘心再诊一次,再行开方。

    包扎完毕,父子再上车回家。

    路上,方初又叮嘱儿子一番,总之是不许惹清哑伤心,说她今天在锦绣堂深受打击,精神很不好。

    适哥儿听了连连点头,又担心不已。

    然后方初又提起谢吟月,“这仇怨一两句话说不清。眼下没空,最要紧的是将周巡抚谋反罪坐实,传给京城,否则他定要反扑。这里面还牵扯一个卫昭,也是和咱家有仇的。晚上一并细说与你听。”

    适哥儿深感事态危急,把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少时回到方家别苑,清哑见儿子受伤,大惊。

    严氏更是心疼的不得了,急命人请他姑父刘心来诊治。

    趁大家忙的时候,方初将事情经过三言两语告诉了严氏和清哑,又叫别责怪无适,具体处置等他将衙门那边事了结再说。

    清哑听得心惊肉跳,又不可思议——

    谢吟月怎么知道适哥儿能找到她女儿?

    严氏愤怒道:“这是适哥儿好好的,不然我绝不饶她!”

    清哑心想:“不过说气话罢了。适哥儿虽听了谢吟月的话,却是自己跑去找人,自己下的洞,真出了事,也无法找谢吟月算账,只能自认倒霉。这孩子,太莽撞了!”

    难道谢吟月给适哥儿下符咒了?

    方初忙劝慰母亲,又叮嘱一番清哑。

    这件事他不肯瞒清哑,怕经别人口让她知道反而坏事,不如他亲自告诉她,夫妻互相商量,她心里才会踏实。

    又道:“谢吟月的事,我晚上亲自告诉适哥儿。”

    这些事翻出来,一两句话说不完,清哑不擅长篇大论,他也不愿让她回忆那些不愉快的往事,所以还是他来说。

    清哑点头,也觉得让他来说更合适。

    男孩子多和父亲相处,由父亲言传身教比较有刚性,做母亲的再从细微处指点,拾遗补缺更好。

    这时,刘心出来了,众人忙都问适哥儿伤势。

    刘心说的和医馆大夫差不多,又开了方子。

    方初这才放心,又惦记夏流星不知可压制了周巡抚,生恐有变,匆匆交代了清哑两句,又赶去陈家。

    他走后,严氏把跟回来的人叫去别屋问详情,清哑则让人弄了些细粥和几样小菜让适哥儿吃,“先少吃点。吃了睡会。等醒来吃全席。”晚上家里要摆宴,郭家人下午就要到了。

    适哥儿答应着,吃完后细妹又伺候他洗澡换衣。

    清哑亲自在旁照料,一面和他谈话。

    “你可知今天做错了?”她开门见山问。

    “我……”适哥儿真不知错哪了,是不该要娶非花妹妹呢,还是别的呢?他便老老实实地回“不知道。”

    “你知道韩妹妹关在哪,怎不告诉你爹?”清哑问。

    “爹不在旁。”适哥儿解释道。

    “你怎么能自己跑出去呢?”清哑以前从未觉得儿子淘气有什么,男孩子不就是这样子么,可是今天他才脱难,怎能这样大意?

    “我就想出去逛逛,兴许能发现韩妹妹藏哪。外面好多官差,还有咱们家的人、韩家的人,我不怕。爹当时忙。那狗官去了,正和县令大人吵架呢,我就自己出来了。”适哥儿道。

    “那你找到了,就该去告诉你爹。”清哑坚持道。

    “来不及了。娘,那石头眼看要掉下去了,好吓人的!韩妹妹在下面,手脚都捆着,嘴也塞着,只会流泪,好可怜。我怕等人来她就被石头砸烂了。我就和官差大哥放了木头下去救她。我觉得爬下去再爬上来很快的,谁知妹妹不会爬树。”适哥儿细细解释。

    清哑面对儿子阳光灿烂的小脸,一时语塞。

    在那样的时刻,儿子只想到救人,没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正是赤子心肠,她竟不知如何再教导下去,也不忍责骂他。

    细妹用块大浴巾将适哥儿包裹住,从木桶里抱出来,放在罗汉床上,仔细避开伤处,帮他擦干身上水渍。

    适哥儿害羞地捂住下面,催道:“细妈妈,快拿衣裳来。”

    细妹佯做不知,眼底隐隐含笑。

    清哑拿了一套家常衣服过来,帮儿子穿上。

    一面穿,一面将刚才斟酌的话告诉他:“娘不是说你救人不对,但你年纪小,不该自己下去,应该叫你爹和韩叔叔来。”

    无适道:“就是要小人下去呀。大人下不去。”

    清哑耐心道:“那也要等大人来,再决定。要是你把韩妹妹救出来了,你却被砸死了,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适哥儿死鸭子嘴硬,道:“死就死了。”

    说的颇有英雄气概,把当时在洞底的惶恐都忘了。

    清哑目光一凝,道:“胡说!你不要娘了?”

    适哥儿忙抱住她恳求道:“我说错了!娘别生气!儿子舍不得娘。娘,对不起,我当时没想到那些。我觉得爬下去解开韩妹妹,再和她爬上来很快的。要不是妹妹碰歪了那木头,我早上来了。”

    他还有一句话藏心里没敢说出来:这都是大人搅和的!

    要是没大人在场,他和韩妹妹早全头全尾地上来了。

    虽是小儿心思,却恰好和谢吟月知道的前世结果一样。  ⑧☆⑧☆.$.

    清哑道:“你要出事了,好事就成了坏事。”

    适哥儿再次道:“娘,我知道错了。”

    清哑道:“你知道错了就好。”

    说完,站着出神。

    她在想谢吟月……

    ********

    适哥儿惆怅道:我爹骂我了,我娘也说我了呢,哥哥姐姐们,我深深受伤了(捂胸),需要正版订阅和保底月票配合煎成汤药疗伤。分量……越足越好!原野在后面小声教唆道:“还要认错,认错啊!”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