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0章 人散(三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皱眉道:“吟月!”

    一把抓住她的手。

    锦绣忙避开目光,还上前一步,用身子挡住二人。

    谢吟月盈盈目光忽闪,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件事原是我决定的,你不必自责。况且,我心里有主张。说不定这个结果比原先料想的还好呢。未央有句话说的对,那江明辉原靠着郭姑娘起家,确不是长久之计。如今断了他这条路,他必然自思上进奋发,将来未必不能成大器。我谢家再从旁协助他,可事半功倍。至于这图稿,既然你拍得了,你就出些本钱,添一份私产傍身,也许将来能当大用呢。只要这门生意不落到别家,不丢谢家的脸面就行。我顶多看看那画稿,也不算你违背誓言。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方初见她不过这么一会工夫,就临机应变,另做决断,不觉柔声道:“吟月,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他的未婚妻,等闲男子也自愧不如!

    谢吟月轻推他,笑道:“去吧。别上来。”

    两人尚未成婚,坐一辆马车还是不合礼数的。

    方初微笑,松了手后退,随从便牵了马来。

    他转身,发现韩希夷正看着他,神情似笑非笑的。

    他便没好气道:“走吧。吟月安排了画舫。”

    韩希夷道:“那我们可沾光了。”

    因朝严未央伸手道:“严姑娘请!”

    严未央撇撇嘴,觉得心情不如刚才好,想要不去,又见韩希夷正殷切地望着自己,终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催马上前走了。

    人走光了,郭家门前就安静下来。

    刚刚还人声鼎沸的院子也空落下来。

    清哑忽然觉得很恐慌,先前因忙碌而忘记的一切又浮上心头,提醒她虽然买了宅子又开了一场拍卖会卖了画稿,认识了许多人。但日子并未过去多久,不过才一个晚上而已。

    一个晚上,她的世界就天翻地覆——

    她和江明辉退亲了!

    她心里锥扎一样疼痛,比昨天更清晰。

    昨天。她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击晕了,痛到麻木,反而好过些;而现在,她刚拍卖了原本准备送给江明辉的图稿,虽然拍卖很成功。却昭示她的初恋彻底结束。

    想到江竹斋那整齐的铺面,她以为她会是那里的老板娘。

    江明辉,一个阳光般的少年,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跟负心男人的形象挂钩。可是,这是真真切切发生了的事。她去谢家,他已经跟谢姑娘拜过堂了,还不肯跟她走。

    她眼中滚下泪来。

    “清哑!”

    吴氏走到她身边,小心叫她。

    清哑看向她,泪光闪烁。

    吴氏眼睛就红了,拉着她手正要说话。郭守业父子走过来。

    郭大全笑对清哑道:“小妹,我先去散单子的时候,碰见一个人,欠了债,要卖织锦坊子抵债。我当时就想,我们要是拍卖画稿得了钱,不能留在身上,得买些产业,人家才抢不去。我就跟着他去看了。地方有些偏,在城西。好大的宅子和院子,还不错。要不,小妹跟我去看看?要是好,就买了。省得街上泼皮知道我们发了横财。欺负我们外来人跑来偷抢,谢家也说不定会使坏。”

    他有这份心机和远见,足见用心。

    清哑虽有大志,却不擅长规划管理。

    况且,她心里伤痛的很,脑子一片模糊。

    听如此说。便道:“大哥觉得好,就买吧。”

    郭家虽是乡下人,在她看来,爹娘哥哥都很厉害,所以她从来不操心外面事,也不觉得自己出面会比他们做的好。

    郭大全和郭大有对视一眼,问“你不去瞧瞧?”

    他们也知道,妹妹心里有事,若是让她忙起来,就顾不上想那件事了。所以,他们想带她出去。

    清哑摇头道:“我不去。”

    郭守业瞟了闺女一眼,对大儿子道:“你自己去就是了。要是好,就带那人回来,一块去衙门办房契,又省事又安全;要是带你妹妹去,外面人多,碰见坏人怎办?谢家那狗崽子敢上门来闹,谁知他不会背后来阴的?咱们人生地不熟的,比不了他们。要是他偷偷找几个无赖汉打你一顿,你撞天去?”

    他也不计较钱财了,都交给大儿子办。

    他关注的是谢家,害怕他们背地里下黑手。

    郭大全听了一惊,道:“嗳,我没想到。”

    遂抬头看看天,道:“那我赶紧去。趁天晚去衙门,还来得及。我先跟曹主簿打过招呼的。”一面转头吩咐郭大有道:“大有你在家看着,我一会就回来。”

    郭大有点头,郭大全就匆匆走了。

    这里,郭守业父子婆媳便开始收拾院子。所有的桌椅都搬进后院西厢耳房内,桌子摞桌子,椅子架椅子,连那些布幔也叠起来放好。阮氏则准备晚饭。

    清哑觉得浑身乏力,在台阶上坐下来。

    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前面房顶出神。

    不知什么时候,郭大有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小妹,你心里难受是不是?”他轻声问。

    “我想他,二哥!”

    清哑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二哥很心细,是个温柔的男人。

    他的关切,总能打进人心里。

    面对他,她没必要掩饰自己的软弱。

    郭大有五脏紧缩——

    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当初,他见小妹对江明辉动情,心里便觉不安,生怕她吃亏,没想到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他伸出双手揽住那单薄的肩膀,竟不知如何安慰。

    “我……管不住自己,好想他!”

    明明心中在恸哭,面上却静静的,只嗓子有些黯哑。

    失恋,原来是这样的!

    她伤心、痛恨,可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他。

    他的影子无处不在!

    他的笑声无处不闻!

    想过去的江明辉,对她柔情蜜意!

    想现在的江明辉,另结新欢!

    想将来的江明辉,可还会记得她?

    很没出息,也很堕落!

    可是,她管不住自己,没法不想他!

    郭大有感觉到小妹的彷徨无助,也彷徨无助。

    他虽然成亲了,也难体会这相思之苦。

    更不能理解对一个薄情寡义之人的相思之情。

    可是,这不妨碍他们兄妹相依贴心,他拥紧她,也滚下泪来。

    泪眼模糊中,他想:这都是那画稿害的!

    说得再透彻些,都是银钱害的!

    银钱惑人心、迷人眼呐……

    江明辉,他在做什么呢?

    谢吟风正在柔情款款地安慰他。(未完待续。)

    PS:  粉红120加更,稍后粉红130加更也会传上来。周末,两章连发,不必太感动O(∩_∩)O~~晚上十点还有一更。因为我发现欠了不少更了,得努力还债。看我这么努力的份上,亲爱的你们是不是也该奖赏我粉红、推荐什么的?你们每一点点心意我都不嫌弃,很宝贵,聚沙成塔的伟大力量我在后台看得清清楚楚。评论我也都看了,别以为我不理你们,我是没空回复,想多回几个帖子,每次都有“你发帖太快了,请休息”那个该死的方框跳出来,气得我呆呆地等,太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