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816章 突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无莫和方无悔穿过花厅跑来,好奇地打量郭大有。

    无莫认得这个二舅舅,无悔年纪太小,根本不记得,叫一声“爹”,跑到方初身边靠着,扯着他袖子,歪着头看着郭大有笑。

    方初对二小道:“这是你们二舅舅。怎不叫人?”

    方无悔脆声叫道:“二舅舅!”

    郭大有蹲下来,惊异看看她,又看向清哑,笑道:“跟小妹小时候长得一个样。嗯,要爱笑一些。”

    方无悔疑惑地问:“小妹谁?”

    郭大有笑了,觉得这外甥女实在美丽可爱,又不怕生,回道:“是你娘,舅舅的小妹。”

    方无悔点点小脑袋,也不知听懂没有。

    郭大有又听见一声“二舅舅”,转头一看,却是方无莫叫他,更吃惊道:“无莫会说话了?”

    清哑有些不讲理地回道:“无莫本来就会说话。”

    郭大有失笑,连方初也笑了。

    等篓子和坛坛罐罐都被抬走,清哑招呼二哥往家去。

    郭大有牵起方无莫,走过方初身边,用力拍了他肩膀一下,深深看了他一眼,有安慰,有鼓励,有伤痛……一切都在不言中。

    方初深吸一口气,也牵起无悔,对清哑笑道:“二哥来了,今天别忙了吧。陪陪二哥,歇一天。”

    清哑笑道:“嗳。我正想偷懒呢。”

    一行人说着往烟雨阁走去。

    ……

    竹林中的凉亭内,郭大有、清哑和两个孩子围在圆桌旁。

    清哑嚼着嫩脆的鲜藕,那“咔嚓”特别脆,一面看二哥用水草编蝈蝈笼子,小时候常编给她玩的。

    方无莫和方无悔趴在一旁,盯着舅舅的手。

    郭大有编一会,就抬头看看外甥和外甥女。

    这时候,方无悔就会问舅舅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而方无莫则一声不吭,若非之前叫过一声,郭大有还当他不会说话呢。

    郭大有不厌其烦地回答小儿可笑的问题,又看向清哑,问“好吃吗?这时候正好。月初的时候娘就说要送来的,爹说太小了没长成,脆是脆,可没甜味儿。现在就好了。”

    清哑道:“好吃。”

    又问道:“嫂子忙吗?”

    郭大有道:“忙。除了坊子要盯着,还有郭孝和郭顺要管,大事没有,鸡零狗碎的杂事一天到晚不断。家户人家不都是这样子。”

    清哑又问:“娘呢?”

    郭大有道:“娘更事多了。咱们那些亲戚,总找她……”又扯一篇家长里短、亲戚里道的话,延伸无限远。

    比如他说,“上个月,春桃姑姑第二个孙子又没了。都四岁了呢。春桃姑姑怕二表嫂过不去这个坎儿,找上娘,叫帮二表嫂在坊子里安排个事,省得待家里七想八想的,想不开。

    “娘也可怜二表嫂,就答应了。

    “二表嫂自己不来,怕姑姑在家没人照应。

    “她说她想得开,不会难过的。这儿女和爹娘也要讲缘分的,没缘分的就是生下来也站不住(养不活)。真遇上了,只管伤心,孩子舍不得走,还耽误了他;不如好好的,让孩子安安心心地去,再投个好人家。这才是当爹娘该有的样子。”

    郭大有说着,若不经意地扫了清哑一眼。

    清哑听得出神,眼露沉思。

    这样凄惨的事,郭大有述说得富有人生哲理,还带着堪破红尘的禅意,清哑本就极有慧根,迅速领会:红尘万丈,一切皆是缘,若只管执迷放不下,其实并无益处。

    她道:“二表嫂大智若愚。”

    郭大有道:“村里人都骂她狠心呢,儿子没了就哭两声,转头就跟没事人一样。”

    清哑道:“那是他们糊涂。”

    谁儿子死了不难过?不过不说罢了。

    郭大有道:“是。”

    一丛竹林后,方初静静站着。

    听到这,他转身走开了。

    清哑静了会,又问:“爹不常去城里?”

    郭大有道:“这个月去了几回。”

    清哑停了会,道:“织锦大会过了,我回家住几天。我帮郭孝郭顺他们做了许多衣裳呢,还有爹和娘的,你们的。”

    郭大有抬头,笑道:“那好。我们从城里一块走。”

    清哑问:“二哥也去?”

    他也好些年没在织锦大会露面了,都是郭守业郭大全代表郭家。

    郭大有坚决道:“去!”

    这一次,他怎能不去呢。

    小妹……他要守在她身边。

    蝈蝈笼子编好了,方无悔娇声道:“二舅舅,给我。”

    郭大有道:“好,给无悔。”

    又对方无莫道:“妹妹小些,这个让妹妹。舅舅再编一个给你。”

    方无莫点点头。

    郭大有便对清哑道:“无莫看着不出声,其实很聪明。”

    清哑眼中溢出喜悦,道:“嗯,无莫最有心数了。”

    方无莫小脸可疑地红了,但还是板着。

    ……

    下午,郭大有去看清哑纺纱,和她讨论纺车改造,这一研究就到半夜,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出来,茶饭都是送进去吃的。

    方初听说了方无莫教训小丫头的事。

    他问儿子:“你为什么要教训她们?”

    方无莫抿了抿小嘴,道:“她们说哥哥。”

    方初便明白了。

    他坚定道:“打得好!”

    ……

    方无莫一夜之间威名大盛。

    这威名甚至盖过了以前的方无适。

    清园的丫头们再碰见莫哥儿,都小心翼翼,唯恐惹恼了他,说声掌嘴那都不许停的。

    方无莫也不放在心上,依然不多话。

    三天后,郭大有和清哑出来了。

    郭大有开始做新改造的纺车。

    方初找了两个木匠给他打下手。

    一天后,清哑和细妹坐在新纺车前,先纺出混纺纱线,然后再上织机织布;又一天后,厚密挺括的混纺毛呢,轻软的混纺棉绸等面世。最重要一点,是混纺的效率不减,否则这成果都是鸡肋。

    清哑看着这成果,安静的双眸泛出亮彩。

    灵感是很奇妙的东西,你刻意期待的时候,它无影无踪;忽然某个时候,它却不期而至,让你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在清园的这些日子,方初一直陪着她,无莫又开口说话了,甜蜜安然,岁月静好,恰再这时,郭大有来了,兄妹联手,突破顺理成章。

    清哑一直以为,二哥对她来说跟其他的木匠没什么两样,就是配合她帮她改进机器的;今天她才明白,二哥看似一句不经意的话、哪怕建议钉颗钉子,都会给她启发,这是别人做不到的。

    ********

    又是周末了,时间过得好快呀!周末愉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