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98章 方无莫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如此一来,吃饭的时候她也习惯人布菜了。

    因为,这些菜他们一家人肯定吃不完,剩下的都赏给细腰细妹等近身伺候的,还有圆儿等有脸面的管事,若是自己用筷子东戳西戳过了,剩下的怎么好意思赏人?人家纵然是奴才,也要尊重。

    且说眼下,清哑吩咐各样菜都只装了半碗,说他们自己吃,不用人站在旁边布菜,以免打搅了兴致。

    就这样也还是会剩下好多呢。

    清哑便挑了几样给孩子们先搛了点,剩下的命细妹等人拿去一边吃,于是桌上就剩他们一家子了。

    方无悔夹在方初和清哑中间,也用个小勺子自己吃。

    方无适兴致高昂,熬不住“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不住和弟妹说话。

    方初听得好笑,朝清哑努嘴。

    清哑疑惑地眨眨眼,顺着他目光看向方无莫。

    这小子实在不像个孩子,兄妹三人,数他最像清哑,那个安静的模样,比清哑还要沉静,真可谓“泰山压顶而不改色”。

    他性子虽静,脾气却又继承了方初,大的很。

    若惹恼了他,后果很严重!

    此刻,他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很优雅地用勺子吃饭,对于“话痨”哥哥关心的唠叨,很宽容地无视。

    对,他吃相很优雅,要不怎么说他不像个孩子呢。

    清哑看得抿嘴笑,又幸福不已——

    瞧这桌上:恩爱的夫君,三个性格迥异的儿女,一个女人活到这份上,且不管事业如何,这绝对算是成功的人生!

    她便不顾吃,一会帮方初搛菜,一会帮孩子们搛菜。

    谁让她把伺候的都打发了呢,这一桌子菜,孩子们想搛也够不着不是,再说,方初正亲自伺候他们的娇娇女儿吃饭呢。

    方初也不拒绝,每每她布了菜,就抬眼冲她温柔一笑,以示感谢,并理所当然地承受,因为他们是夫妻,无需客套。

    他忍不住将方无悔抱起来掂了掂,道:“无悔又重了呢。”

    他手上掂量的极准,孩子多重,他一掂就知道。

    清哑道:“你都去了那么长时间,她能不长。”

    方无适道:“妹妹会说许多话了。”

    方无悔马上叫道:“哥哥。”

    方无适脆声应道:“嗳!”

    方无悔又叫:“大哥。”

    方无适并不细想她为什么又叫一声,照样答应。

    结果,方无悔叫了他之后,目光转向方无莫,再叫:“二哥。”

    方无莫没应,却抬眼看向妹妹。

    方无悔习惯了二哥,知道他这就算答应了。

    方初高兴地笑道:“无悔分得真清楚。”

    又看向方无莫,眼神幽怨——儿子,你什么时候开口说话?

    ……

    饭后,天色还亮,清哑和方初换上薄底子鞋,带着孩子们去园中,在卵石路上行走消食,以按摩足底穴位。

    小娃儿脚嫩,嫌卵石硌脚疼,在旁边花丛中玩耍。

    清哑对方初道:“明日接纹妹妹回来吃饭。”

    方纹由方初做主,嫁给了刘心,就住在乌油镇上。

    刘心坐馆问诊,方纹主持家务,生活十分和美。

    方初道:“我先派人送土仪给她时,已经说过了。”

    他一心二用,说着话又看向旁边孩子们,见那三小兄妹在树下和花丛中钻来钻去地玩笑,心中一动,想起一事。

    因对细妹道:“眼看就是夏天了,园里花草树木多,叫他们每天清查一遍,别藏了蛇虫在里面,伤了哥儿姐儿。”

    花园就该花木葱茏,若砍得光秃秃的,也没趣儿。

    可是草木旺盛了,容易招惹蛇虫,他又主张孩子们多动多玩,不喜将他们禁闭在室内苦读书,因此少不得多操一份心。

    细妹回道:“已经在查了。张恒大哥叫小黑子他们天天夜里打灯笼清查一遍,早上也清查一遍。墙根底下也常检查,发现洞立马堵上。”

    方初知是清哑吩咐的,回头道:“你辛苦了。”

    清哑微笑,想他本不是居家型的男人,因为处处维护她、体贴她,现在连内宅的事也要过问,她再不尽心努力,真要惭愧死了。

    正在这时,方无莫掐了一朵紫红玫瑰跑来。

    站在清哑面前,他仰首,奉上玫瑰花。

    清哑蹲下身子,微笑问:“给娘的?”

    方无莫不出声,只点点头。

    清哑感动极了,低头对他道:“帮娘戴上。”

    方无莫费力地将花往她发髻上插。

    方初眼见他不得法,要把清哑发髻弄散了,急忙也蹲下,握住他小手,轻轻地将花插在发髻根部,“就这样。是不是很容易?”

    方无莫不出声,歪着头观赏。

    方无适和方无悔也跑来。

    方无适拍手笑道:“娘真好看!”

    清哑伸手抱住方无莫,看着他眼睛,道:“谢谢无莫。无莫,叫娘一声,好不好?娘——”

    众人一齐盯着方无莫。

    方无莫抿了抿嘴儿——

    方初见他动嘴,紧张极了。

    可是,方无莫转开目光,看向旁边的牡丹花。

    转移视线?!

    方初泄气。

    清哑在儿子腮上亲了下,小声道:“没事,咱们换一天再叫。”

    方无莫收回视线,也亲了娘一下。

    所以说,他更喜欢娘一些。娘从来不逼他说话,可是爹和大哥总是盯着他,不是说“无莫,叫爹。”就是说“求求你无莫,你说话呀无莫。”烦死人了,那些奴才们更可恨,跟苍蝇一样整天嗡嗡叫。

    方初见儿子不是听不懂,相反很聪慧机灵,明显更亲近宽容他的母亲,心下警惕,也不敢强求了,怕因此导致父子生分了。

    他便对两兄弟道:“你们也帮妹妹掐一朵。”

    两兄弟听了,忙争先恐后地又跑去掐花。

    少时,一个举着一只牡丹,一个攥一朵玫瑰,回来给方无悔。

    方初很满意,道:“很好!记住了:咱们家里,我们三个是男人,妹妹和娘是女子,男人要保护女子。所以你们要保护娘和妹妹。”

    方无适大声道:“是,爹!”

    方无莫:“……”

    方无悔脆声笑了。

    清哑道:“这么小,就教这个?”

    方初道:“正是要从小教才好呢。走,去那边亭子坐坐。这个路走太久了也不好,容易伤了脚筋。咱们歇歇去。”

    于是两人手挽手往前面亭子走去。

    ********

    有不少男生看水乡呢,原野很开心,谢谢大家支持!你们喜欢方无莫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