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90章 追娘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若他吃了这盒蚯蚓,能让盼弟消气,他也不算做傻事。

    她能为了他的女儿吃苍蝇、吃蚯蚓,他是亲爹,为什么不能愚蠢一次?就当与她同甘共苦好了。

    他便放下婉儿,捡起装蚯蚓的盒子,还把地上散落的蚯蚓也捡进去,满满一盒,用筷子像挑面一样,翻了翻。

    沈太太惊叫道:“冰儿,你要干什么?”

    这太荒谬了!

    她谴责地看向盼弟。

    沈亿三拉住太太,沈寒秋也以目示意母亲稍安勿躁,他们父子都明白沈寒冰的心思,并不打算制止他这愚蠢的行为。

    沈寒冰一扬手,把一整盒子蚯蚓都倒入嘴中,闭住呼吸,直着脖子囫囵往下吞,吞了两次,才吞干净。

    吸一口气后,又急忙闭住呼吸,遏制反胃呕吐。

    等压住作怪的胃口后,他对婉儿笑了。

    婉儿张开双臂抱住他脖子,嫩声喊道:“爹——”

    爹真的很疼她,把一盒蚯蚓都吃了呢。

    她笑弯了眼睛。

    众人却再忍不住,一齐弯腰呕吐。

    早吐光了,只能呕酸水了。

    沈寒冰仰头的时候,盼弟就悄悄后退。

    等退到安全距离外,转身就跑,寒香中传来嚣张又无赖的声音:“你再吞一罐子蚯蚓,我也要和你退亲!”

    他气得拔脚要去追,被沈寒秋拦住。

    沈寒秋眯眼看着那消失在梅林外的背影,想:这才是她真正性子吗?怪不得三弟坚持要娶她,两人还真配!

    他对弟弟道:“她不是赌气。这事还要细斟酌。”

    沈寒冰瞪眼道:“还斟酌个屁呀!煮熟的媳妇飞了,传出去,我还有脸出门吗?”他也和盼弟一样爆了粗口。

    沈寒秋不慌不忙道:“越逼越坏事。要想个妥善法子。”

    郭大全也道:“沈兄弟别急,回头我们好好劝她。”

    沈亿三板脸道:“先把家里弄清了再说!”

    这句话说到关键处,沈寒冰才不吭声了。

    大家这才散去,一路还在津津乐道刚才的事,看沈寒冰的目光就像看怪物;沈寒冰故意砸吧两下嘴,道:“这地龙味道不错。”

    众人纷纷避之不迭。

    私下,沈亿三又亲向郭守业等人致歉,表明一定要查清此事。

    这点子小事对沈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沈太太第二天便查了个水落石出,果然是有人要搅了这门亲,涉及沈家好几门亲戚。

    沈太太气极了,正如盼弟骂的那样,做出这种事的人,就是贱人,沈家断不会让这种人进门,连这家人今后都要远着。

    只是这事却不能告诉郭家,更不能公开。

    若公开,便毁了那家的名誉了。

    沈亿三夫妇亲上郭家,委婉陈明原委,郭守业和吴氏也不愿逼得人太狠,方家的事可是前车之鉴,横竖盼弟没事,也就算了。

    不过,还是能从蛛丝马迹看出些端倪:事后,沈寒冰卖了一个妾;沈寒秋斥责了妻子,他一向威重,沈大奶奶被骂得哭了整整一晚,过后几年没回娘家;沈太太对娘家人冷淡了许多……

    至于亲事,盼弟依然坚持要退。

    闹大了,清哑奉命询问盼弟心意。

    她觉得,这件事只要不是沈亿三夫妇的意思,且沈寒冰也中意盼弟,盼弟又喜欢沈寒冰,就不该退亲。

    她问盼弟:“你喜欢沈三哥吗?”

    只要喜欢,就好办了。

    结果盼弟道:“没喜欢。”

    清哑道:“盼弟,你别赌气。”

    盼弟认真道:“我没赌气。”

    清哑问:“那你现在心里难过吗?”

    若盼弟嘴上说退亲,心里却难过,那便说明她不是真心想退。

    盼弟摇头道:“没难过。定了亲后,我每回去沈家都不自在,和他在一起也不自在,他对我说话总是凶巴巴的。从那天说要退亲后,我心里就轻松了,晚上睡觉也香了,做事也有劲头了……”

    清哑再问不下去了。

    她想,这门亲也许真不适合。

    她名义上是个村女,前世却生在大都市,父母都满腹才学,对她精心教育了二十多年,她尚且不能适应方家的生活,何况是盼弟。

    她便告诉三嫂沈寒梅,说还是退亲吧。

    沈亿三夫妇倒没什么,既然郭家坚持退,那便退吧,沈太太尤其高兴。可是沈寒冰不答应,还放了一番狠话,连郭守业也没辙。

    沈太太不满儿子,道:“她不愿,难道你还能绑回来?”

    沈寒冰道:“好主意!我就把她绑回来。”

    沈寒秋对弟弟道:“你能绑她回来,还能绑她一辈子?这也太丢脸了。传出去你还做人不做人了?”

    沈寒冰自信道:“我有法子让她听话。”

    沈寒秋不用想也知道弟弟什么主意,道:“三弟,别鲁莽。这媳妇和海盗是不一样的,不能硬杀。你是娶妻,也是帮婉儿找娘。既然帮婉儿找娘,就让婉儿出马……”

    遂附在他耳边,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话。

    沈寒冰眼睛便亮了,连连点头。

    沈寒秋拍着弟弟肩膀,笑道:“我走了。你用心些,若能在年底把媳妇拐回家,咱们今年三十晚宴上就多一个人了。”

    沈寒冰磨着牙道:“大哥放心。我要连个丫头都拿不下,我就不是沈家三少了。”

    次日,他便带着婉儿去了湖州城。

    到伊人坊,将婉儿往那一丢,他自去沈家商行忙去了。

    婉儿是孤身一人被丢下的,连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

    盼弟被他无赖行为给气坏了,待要不理婉儿,又狠不下这个心。且婉儿也一反之前的表现,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脚边,她走哪跟哪。有时她忙,走得快了,婉儿跑着撵她,一路喊“娘!娘!”小身子跌跌撞撞的,引得客人们都为之侧目。

    有人问:“你女儿竟这么大了?”

    盼弟羞得恨不得地上裂开道缝,好钻进去。

    吃饭的时候,盼弟又开始烦恼,唯恐把人家女儿吃坏了。

    “这个辣菜小娃儿不能吃!”

    “哎呀,这鱼有刺,不弄干净了就搛给她,卡了怎办?”

    “这个太油了,小孩子吃了容易闹肚子。”

    “你再去叫厨房用香菇炖个蛋来。”

    这些都是她跟清哑学的,看几次方无适吃饭就知道了。

    她只顾怕婉儿吃不好,自己却一口没吃。

    婉儿享受她的各种关照,笑弯了双眼,十分的幸福。

    ********

    谢谢大家打赏和保底月票,感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