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89章 野丫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便笑道:“我是没出息!我也知道自己不配做沈三少奶奶,所以我才要退亲。现在好了,我轻松了,不用挖心思在沈老爷面前卖弄手艺了,也不用在沈太太面前学大家闺秀了。

    “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别怪婉儿。这不干婉儿的事。你有什么脸面骂婉儿?你有管过她吗?你抱过她几回?教她认过字吗?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沈寒冰,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爹!”

    沈寒冰异常地沉默,没有反驳,没有发怒。

    沈太太不满了,这个郭二姑娘,和寒冰温柔贤淑的前妻简直不能比,真要退亲,她求之不得呢。

    她严肃道:“郭姑娘,寒冰平日忙……”

    带孩子本就是女人的事,要不男人娶媳妇干什么!

    盼弟打断她道:“再忙连看女儿的工夫都没有?”

    又向沈寒冰质问道:“你晚上不在家吗?现在又不出海了。真心疼女儿,再忙也能抽出工夫来。你怪闺女不学好,她才一点大,你要她跟谁学好?你做爹的都不管她,她跟着一群黑心烂肝的奴才,你要她怎么学的好!你这样的人,我嫁给你也没指望。”

    她噼里啪啦嚷完,转身又走。

    走两步,瞥见被自己踢飞的“黑心奴才”,躺在地上还没人敢扶她起来呢,一只手臂正横在地上,她便抬脚对那手掌狠狠跺了下去。

    “哎哟——”那媳妇凄厉惨嚎。

    众人齐齐心颤,刚不是打过了吗,怎么又补一脚?

    这丫头也太心狠了。

    仿佛听见众人心声,盼弟回头笑道:“大家闺秀是不会这么狠的,我不是大家闺秀,我就是个野丫头!”——所以她想踩就踩。

    踩完了,大摇大摆继续走。

    才走一步,又退回来。

    她想起来了,刚才虽然痛打了这几个人一顿,算是出了口恶气,可是这几个人背后肯定还有人指使,她可不能放过主谋。

    于是,她抬脚踩在那媳妇胸口,脚尖一旋转。

    那媳妇被这一碾,再次惨叫。

    盼弟骂道:“你们几个这么贱,教坏小孩子,那背后指使你们干这事的人肯定更下贱——”抬眼望众人道——“大家闺秀是不会骂‘贱人’的,我是野丫头,管不住嘴。啧啧啧,沈家要是娶了这样下贱的女子做沈三少奶奶,将来沈家可就热闹喽!”

    哼,她不嫁,也不能便宜了那贱人!

    众人都明白了她用心,一齐抽嘴。

    盼弟还不解气,想那人嫁不成,或者换她家的姐妹嫁到沈家呢?

    不成,也不能让他们如愿。

    于是她又笑道:“养出这样下贱女儿的人家,家教肯定好的不得了,教出来的女儿都一样下贱,谁家娶了谁家‘兴旺’。哈哈哈……”

    把人一家子都捎带上了,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走路也不好好走,蹦蹦跳跳的,两手提着裙摆,看见一支红梅横在面前,忙停下顺手折了,闻了闻说“真香”,然后才继续跑了。

    婉儿急得挥手叫“娘,娘!”

    沈寒冰吼道:“郭盼弟,你给我站住!”

    毫无疑问,媳妇是调教成了,但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

    就好像饲蛊成功,结果蛊虫却反噬主人!

    沈三少爷能让自己的苦心付诸东流吗?

    当然不能!

    一定要把这唯一的弊端给纠正了,方才完美。

    他一个箭步跨上前,将婉儿交左手抱紧,右手一探,便抓住盼弟肩膀,浑身气势全放,目光如鹰,杀气腾腾。

    那情形,简直就是恶霸强抢民女的样板。

    盼弟痛得塌下肩膀,叫道:“哎哟——你轻点儿!”

    眼泪唰就下来了,如同被蹂躏的花朵儿。

    沈寒冰见她求饶,松了口气,想这丫头终究还是怕他的。

    他手下松了些劲,依然凶狠道:“你最好把那退亲的心思给我收了!我说了,你是我定下的女人。谁敢惹你,我打断他的狗腿!”

    郭三婶吓得跑过去,双手乱摇,道:“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这一刻,她也萌生了退亲之意。

    她觉得沈寒冰就像个土匪,当着这些人都敢对盼弟这样凶,那没人的时候岂不要打她?盼弟肯定被打怕了,所以才一定要退亲。不行,沈家虽好,她也不能白填一个女儿!

    其他人也都上前劝阻。

    盼弟心里说不出的后悔。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白痴,竟然会选择沈寒冰,还说什么长得俊俏的都不可靠,一个人的好坏和长相有关系吗?

    如今她见识非比往常,若是回到两年前,她会选择朱少爷,而不是出身高门大户还带个拖油瓶的沈寒冰。

    她回不到两年前,但她也不是两年前的郭盼弟了。

    她往他身边凑近一步,笑眯眯对婉儿道:“婉儿,你刚才说,我要真心疼你,就吃了那地龙。我吃了。他是你亲爹,你不问问他?”

    沈寒冰觉得不妙,瞪向女儿。

    婉儿迟疑地看向亲爹,十分期盼他经受这考验。

    盼弟问沈寒冰:“你是她亲爹吗?”

    沈寒冰盯着她,咬牙道:“你说呢?”

    盼弟摇晃着脑袋,指着地上盒子道:“要是,你就吃!我吃了一条,你要把这一盒子都吃了,才像个爹的样子。”

    众人看向地上盒子,本能闭住嘴,咬紧牙关。

    沈寒冰道:“我要不吃呢?”

    盼弟断然道:“那你就不是她亲爹!”

    又轻蔑道:“就这胆量,还想娶我!”

    眼见沈寒冰有暴怒的迹象,她又不怕死地扔出一句:“沈寒冰,有种你把那一盒子地龙都吃了,我就嫁你。不然,咱们就退亲!”

    她可找到制他的法子了。

    哼,看他怎么办!

    她谅他也不敢吃。 △≧△≧

    沈寒冰看向婉儿,婉儿纯净的眼神怯怯的。

    他想起她之前夹着蚯蚓对盼弟威逼,说“你要真疼我,你就把这吃了。”盼弟是她不喜欢的后娘,可是盼弟真把蚯蚓吃了。他可是她亲爹,哪怕数出一万条不能吃的理由,能指望四岁的孩子理解吗?对比之下,她一定很失望。

    看着那怯怯的眼神,他心揪紧了。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疼婉儿。

    他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女儿相处。

    ********

    加更来了,妹子们可否赏个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