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88章 硬气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今天穿着石榴红锦袄、红绫棉裙,束腰结带,脚蹬红香小羊皮靴,外罩紫红羽缎红狐斗篷,头上只戴了一只简单的蝴蝶玉钗,簪了两朵小黄花,活泼俏皮,很合她小家女儿的气质。

    可是她刚才的举动却一点都不俏皮。

    众人一齐呆滞——怎么这么残暴!

    内宅夫人惩处下人,是不会亲自动手的。

    郭三叔两口子想,这是他们闺女吗?

    沈寒冰喝道:“好!这才是沈三少奶奶!”

    好容易调教出来了,可以娶了。

    盼弟轻蔑地瞪了他一眼,又兜头浇了他一瓢冷水。

    她朝沈亿三和沈太太跪下,磕了三个头,道:“沈老爷,沈太太,从今日起,我们两家就退亲了。过两天我们把聘礼送回来。”

    沈太太连连扯她不起,尴尬地看向郭家人。

    沈寒冰气得笑了,道:“你说的好容易!”

    沈亿三也笑道:“二姑娘,你且消消气。亲事哪能儿戏呢,还是等我与你父亲和二伯父他们商议吧。”

    盼弟站起来,认真道:“这门亲原本就不该结。那天三爷只是帮我圆场子,我不该高攀的。现在我提出退亲,没人会说沈家背信弃义。你们再帮三爷找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吧,我不怪你们。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一定能嫁出去的。”

    最后一句纯粹是好心,不想沈家人有负担。

    她的好心在沈寒冰的眼中成了赤*裸裸的挑衅。

    他煞气腾腾地冷笑道:“我看你往哪嫁!今日我把话放在这:你是我沈寒冰定下的女人!谁敢惹你,老子打断他的狗腿!”

    盼弟也怒了,嚷道:“你看我敢不敢嫁!”

    清脆的小嗓儿飚得比沈寒冰还要高。

    沈寒冰恶狠狠地瞪着她,想着待会怎样惩罚她今日的大胆。

    郭大全打量这情形,估计这门亲要糟。

    他便走出来,笑道:“盼弟说的也在理。当初我们就觉得这门亲不妥,觉得高攀了。可是沈兄弟坚持,我们也不能不知好歹。眼下说开了也好,都是亲戚,总要和和气气的。再说,婉姐儿……”

    他这话说的大气敞亮,明捧沈家,却也没丢郭家的脸。

    他提醒沈家诸人:是你们硬要结亲的,不是郭家想拿个没出息的女儿想高攀沈家,现在盼弟被这样欺负,总要给个说法。

    至于婉姐儿,她既不喜欢盼弟,不如就退亲算了。

    这样退亲,郭家也不算太丢了脸面。

    沈寒秋知道他言下之意,并没有生气。

    这件事确是沈家理亏,还不许人家挽回点脸面?

    只是,这会子他却不赞成退亲了。

    他低声对郭大全笑道:“先不忙。咱们应该劝和,不能跟着闹。我看老三对二姑娘很好;二姑娘也是因为赌气,未必真想退亲。”

    郭大全有些犹豫。

    他固然不愿退亲,但也不想结一对怨偶。

    这时,婉儿因被他点名,醒过神来,跑到盼弟跟前,扯着她袖子仰面哭道:“我要你做我娘!我再不欺负你了。”

    她可算试出来了,盼弟是真心疼她。

    盼弟这么厉害,连父亲都不怕,却一心护着她。

    呜呜,她可不能把这么好的娘给气跑了!

    对于沈寒冰的威胁,盼弟没当回事;倒是婉儿这样,她很感动,遂弯下腰,和颜悦色对婉儿道:“对不住了婉儿,我不能做你娘。”

    婉儿哭道:“你生气了?我以后不叫你吃地龙了。”

    众人一齐捂嘴,那胃口浅的再次吐了。

    盼弟道:“婉儿别哭。我不是生你气。是我不愿嫁给你爹。”

    婉儿眨眨眼挤出一滴泪,这意思还不是一样吗。

    见女儿都低头了,沈寒冰怒火消了些,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因而耐着性子问盼弟:“你到底想干什么?”

    盼弟不悦道:“我不想干什么。我不愿嫁你还不成吗?”

    沈寒冰问:“为什么不愿?婉儿都肯认你做娘了。”

    说完,上前抱起婉儿,对她道:“婉儿,叫娘别走。”

    他见盼弟对婉儿特别迁就,便想利用女儿。

    婉儿见爹抱她,又这样温和地对她说话;盼弟对爹大叫大吼,吼得他不敢龇牙,转脸却对自己和颜悦色,简直是满意极了。

    这个娘,她要定了!

    她便一直对着盼弟叫:“娘,娘……”

    盼弟羞红了脸,道:“我不是你娘。你再重新找一个吧。”

    又对沈寒冰道:“不愿就是不愿。以前是我不敢说,觉得自己没人要,你家这么有钱还不嫌弃我,才答应的。”

    沈寒冰眯眼道:“现在怎么又敢说了?胆子大了?”

    ——谁给你的胆子?

    还是勾搭上什么小白脸了?

    盼弟道:“不是胆子大了,是想明白了。沈家是富贵,可这日子我过不惯,我干嘛要委屈自己?还叫你们也难受。何苦呢!”

    她不知什么叫做“无欲则刚”,只觉心里说不出的轻松,再也不像之前那么憋屈,因此发狠:这个亲事,她退定了!

    嫁给他沈三少是委屈自己?

    沈寒冰压下的怒火又升腾起来,斩截道:“我看谁敢退亲!”

    这个媳妇,他娶定了!

    盼弟也气坏了,怒视他道:“我就要退!你就知道凶人。牛不喝水强按头,我不愿嫁你你把我怎么样?”

    说完转身就走。

    沈寒冰怒喝道:“郭盼弟,你就这点出息吗?遇到一点事就要退亲,你配做沈家三少奶奶吗?你怎不学学你织女姐姐?你要有她一半的出息,你就不该说退亲。”

    他说这话,是因为清哑也在方家受了委屈,而且比盼弟的委屈大多了,可是清哑选择了容忍和面对,他希望盼弟学她。

    沈寒秋急忙低喝道:“别瞎说!”

    然而晚了,盼弟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眼中有了泪。

    她一直在向清哑姐姐学习。

    可她再怎么学,也变不成清哑姐姐。

    他也不能把她当做清哑姐姐。

    清哑姐姐都嫁人了,他还惦记姐姐,真不要脸!她坚决不嫁他,不让他对着她的时候心里想清哑姐姐,做卑鄙无耻的事。

    盼弟气恨不已,又无法揭露他,唯恐带累清哑姐姐。

    ********

    五点有加更呢。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