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81章 认命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曾告诫自己,今生,不要再处处和郭清哑比较。

    可是,眼下她被逼得走投无路,忍不住还是想起了郭清哑,想起当年在锦绣堂的那一幕:郭清哑严词拒绝几大世家和夏织造联手逼迫,坚决不肯转让技术给谢家,而郭家上下都全力支持她,没有人劝她为了家族利益放弃她的尊严。

    为什么同样的事到了她谢吟月这里,就不行了呢?

    曾经,她在谢家一言九鼎。

    如今,她连一个管家也使唤不动。

    在流地两年,她辛苦谋划,好容易找到机会接近新皇,立下功劳,又交结了前途远大的崔嵋,明明离宫门只差一步了,不料韩希夷半路杀出,断了她的青云路;退一步去找崔嵋,又被凭空冒出的林亦真抢先一步;再退一步回到家,结果众叛亲离,整个谢家都不能容她了!

    这一切都因为韩希夷。

    若这个男子真对她痴情,她应该感到幸福。

    可是,他痴情的对象不是她!

    她忍不住落泪了。

    她不要再走前世的老路!

    她该怎么办?

    若是父母健在,她当不至如此窘迫。

    可父母都不在了,她必须撑起谢家。

    她也大可离开谢家,凭借她的才干,不愁在外立足,谋一份简单安定的生活。然而,她重生回来,不要这样平凡地活着,她要的是轰轰烈烈地活,洗去前世的压抑,扭转自己的命运,扬眉吐气!

    锦绣匆匆来寻她,低声道:“姑娘,谢候回来了。”

    谢吟月暂搁下心思,去了书房。

    离开宁波时,她命谢候去临湖州打探方家情形,她在途中可是听说方老太太去了,可是林亦真却出现在宁波,岂不怪?

    当时她不便询问崔嵋,直觉此事蹊跷。

    书房,谢候将打探来的消息一一告知谢吟月。

    谢吟月迅速将零碎消息串联起来:方老太太去了,林姑妈也去了,方瀚海退位方则继任家主,林亦真走失落水,老太太丧事由孙辈主持……凡此种种,都显示绝对不正常!

    她问谢候:“崔大人可知此事?”

    谢候和锦绣对视一眼,明白她的意思。

    他道:“晚了。小人回来特地往镇江走了一趟,听说林大人已经递了辞官折子,告病辞官,携亡妻灵柩回原籍。在此之前,将两个女儿在热孝中发嫁,已在准备了。林大姑娘便是嫁于崔大人,林二姑娘听说嫁的是京城一虎禁卫小头领。”

    谢吟月再次吃惊——

    热孝中嫁女,告病辞官?

    这和方瀚海退隐一样,绝不寻常!

    她能想到的,崔嵋又怎会想不到。

    既然崔嵋能想到,还应了亲事,只能说他十分中意林亦真。

    谢吟月怔了片刻,道:“那就算了。此事不必再提。”

    她重生过来后曾发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绝不再行阴损之事。既然崔嵋选了林亦真,她犯不上去拆散人家,只能另找出路了。

    她吩咐道:“准备去临湖州。替我约见韩大爷。”

    谢候道:“是。”

    谢吟月赶到临湖州那日,正是方家出殡的日子。

    她站在碧水湖右面山头上,向山脚下看去,只见白漫漫一条送殡队伍,贯穿了大半个州城,如同江流一般浩浩荡荡向城外流去,哀乐阵阵、哭声震天,引得满城人观看,好不热闹!

    从这丧事便可看出,方家是如何鼎盛。

    锦绣在旁道:“韩大爷不知什么时候来?”

    谢吟月随口道:“一时半会还来不了,他要去送殡。”

    锦绣静了下,道:“那姑娘去那边亭子坐一会吧。山上风大。”

    谢吟月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下面,道:“不用。”

    她站的位置适合看清城内情形,而那边的亭子却被山峰挡住了。

    锦绣便不再说话,静静地陪着她。

    韩希夷是将近午时才上山的。

    正是深秋时节,秋叶飘零。

    谢吟月看着那个俊朗的男子踏着厚厚的落叶,从林中小径穿出,走上山来,洒脱飘然如故,忽然心中一动,刹那间做了决定。

    宿命就宿命吧!

    韩希夷不爱她又如何,横竖她也不再指望他的爱。

    嫁去韩家,她有了栖身之地,还多个夫君。

    这夫君还有个作用,很快会给她带来孩子:韩非花,韩非雾……她不仅要扭转自己的命运,还要扭转儿女的命运。

    她可怜的女儿非花,绝不能再像前世一样下场!

    想到韩非花,便想到另一个人——韩非梦!

    谢吟月心颤抖了:那孩子,现在已经出生了呢。

    想起自己重生后引起的种种改变,她忽然有些后怕:若是她不嫁给韩希夷,那一双儿女将会由何人生出来?命运又会如何?

    幸好,幸好,她还是顺从了宿命。

    不论如何,一双儿女是她的心头肉!

    韩希夷看着秋阳下的女子,肤色比上次又白皙了一些。

    他道:“劳姑娘久等了。”

    谢吟月道:“无妨。知道韩兄忙。”

    韩希夷觉得她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特,似深情、似欢喜,仔细瞧,又转换成不屑和淡漠,令他很是费解。

    他移开目光,看向山下,问:“姑娘此来,是有所决定了?”

    谢吟月道:“不错。你之前虽闹得轰轰烈烈,但我知道,你心里并不想娶我。我本不愿连累你。可是你做的太过了,现在连谢家也不能容我,我无路可走,只好来找你了。当然,若我离开谢家,也不是不能活,但你知道我的性子,断不愿此生碌碌无为。所以,这苦果你只好自己咽了。”

    她说的很直白,且理直气壮。

    韩希夷直觉她说的是实话,不是耍心机。

    他转脸问道:“你怎知我不想娶你?”

    谢吟月没有回答,只露了个讥讽的笑容。

    韩希夷道:“迄今为止,我只喜欢过两个女子,一个是你,一个是她。她我就不必再说了。而你,不管你当初算计我也好,怎么也好,都是你主动找上我的;我也曾真心痴恋过你。就凭这两点,我以为咱们还是认命的好。别再拉两个无辜的男女进来纠缠,死活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身为世家子女,这点担当要有!”

    谢吟月笑容僵住。

    见惯了他温文尔雅的一面,没想到他也能这样毒舌。

    ********

    求月票啊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