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61章 训斥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木然应道“是。”

    她还沉浸在儿子突然爆发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来。

    难道儿子也是穿越来的?

    正转身往外走,就听方无适叫道“娘——”

    清哑忙转身,问“宝宝要什么?”

    方老太太马上道“你晚上也在这边睡。”

    清哑巴不得,道“是。”

    遂在大太太等人异样的目光中,留了下来。

    晚上,方老太太并没有就此事和清哑谈话,就如无事一样。

    另一边,方瀚漫却狠狠地训斥大太太。

    “你操的哪门子心?二弟的家事要你来管?”

    “我还不是为了方家。那织女也太嚣张了……”

    “住口!母亲和二弟妹都没开口,你为什么出头?”

    “我为什么出头,因为我现管着方家内宅!那秋姨娘和制儿,就算二弟妹也要看在二老爷份上,给她一分脸面;可这方大奶奶一出手,便逼得人家母子分离,二老爷也被儿媳顶得当众下不来。这样嚣张的儿媳,不想法子压制了,如何了得?你是没见小辈们看她的眼光,都要跟她学坏了!”

    “那也要先禀告母亲,谁许你自作主张的?”

    “我这不是替老太太做恶人吗!这种事怎好让老太太出面。我先也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的口风并不紧,是怕一初不答应。”

    “这么说你还有理了?”

    ……

    月十四,方瀚海父子都赶回来了。

    他们很快各自从不同途径得知当日在春晖堂发生的事。

    方瀚海当着大哥的面,对大太太道“听说大嫂要撮合一初和亦真?多谢大嫂好意。一初已经自立门户,他的事,便是我和他母亲也不便插手。还望大嫂以后莫要操这份闲心。”

    说完也不能他们回话,径直走了。

    方瀚漫羞得脸色通红,愤怒地瞪着大太太。

    二弟虽是家主,对他这个哥哥一向都很尊重,这般不留情面地说话,还是第一次,怎不叫他恼怒!

    大太太又没脸又委屈,明明她是替方家着想的!

    方瀚海没有去找林姑妈。

    他查知秋姨娘曾在大太太跟前下了话,叫人来命令道“将秋姨娘挪到后院小佛堂。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探望,也不许放她出来。”

    后院小佛堂,那是方家犯了错的女人的“冷宫”。

    只要进去,就别想出来了。

    后半生都在里面陪伴青灯古佛。

    秋姨娘哭喊着“我要见老爷”被拖进佛堂,当那道铁栅门被关上时,她满眼绝望,甚至不知为何老爷要雷霆震怒,这样绝情。

    方瀚海回到房里,质问严氏“这件事你可有参与?”

    严氏道“我并不知道。”

    方瀚海道“那你为何不阻止?”

    严氏也火道“大嫂和几位嫂子姑太太突然提出来,连老太太都吃惊呢,何况我?等我要开口的时候,亦明就责怪清哑狠毒,不该让一初发那个毒誓;然后方无适就发作了。我哪有机会插嘴。”

    说起当时情形,她还觉得不可思议。

    方无适那么小,怎么就知道维护娘亲?

    而且他那喝骂的那个气势,比方初还要足。

    她又道“不管如何,清哑让一初发毒誓就不应该。这是闹着玩的吗?看在无适份上,我暂且不说,等回去我还是要问她。”

    方瀚海恨声道“你先问问你那个情种儿子,是他自己发的誓,还是清丫头逼他发的誓,你再做决定不迟。省得再丢人!”

    严氏哑然,她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跟着又道“那也不能当众说出来。”

    方瀚海喝道“不说出来你要她答应帮一初娶二房?我记得这种事你自己也是不愿的吧。你儿子当年不是帮你撵了许多女人!”

    严氏怒道“我不愿?你的那些姨娘怎么进的门?”

    方瀚海道“还不都是些摆设!”

    严氏道“摆设能生出庶子来?”

    方瀚海道“你……你就知道拿秋儿说事!”

    严氏冷哼一声,讥讽道“哼,秋儿!可不正是老爷的好秋儿在背后捣的鬼么。一个姨娘能翻出这么大的风浪,真是老爷的福分!”

    这话戳了方瀚海的短处,他气得浑身发抖,怒道“闹,你就跟着闹!迟早要闹出大事!”

    说完转身出去了,当晚歇在书房。

    严氏怔住了。

    出什么大事?

    为什么她感觉老爷声音透着悲伤。

    另一边,方初听了姐妹们偷偷告诉内情,也怒不可遏。

    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不在的时候,居然唱了这一出好戏!

    他的好姑妈,只怕他真的错信她了!

    他没有到处找人撒气,就像没这回事一样。

    然他越这样平静,越让一干长辈心中不安,觉得反常。

    晚间,他对清哑道“那天你回的很好!”想想又道“无适表现也好。咱家两个男人,当然要护着你这个女人。”

    清哑听他把无适算作“男人”,忍不住笑了。

    方初问“祖母可说你什么了?”

    清哑摇头道“祖母什么也没说。”

    方初沉吟……

    次日是中秋节,阖家都聚集在春晖堂,共度中秋佳节。

    晚上,所有院落都张灯结彩,春晖堂更是布置得满目辉煌。

    宴席在春晖堂二楼举行,男人在右边大厅,女眷在左边厅堂,中间隔了一道扇屏风。在高处举行晚宴,是方便看灯,也方便待会放烟花,还便于听笙箫琴曲和看戏。

    宴席上,方初神色很冷淡。

    有几个叔伯知道缘故,都尴尬。

    酒至半酣,方初进入内堂,对方老太太笑道“今日是中秋佳节,孙儿和清哑为祖母弹奏一曲,提前恭祝祖母寿辰。”

    方老太太十分高兴,笑道“还是清哑会选日子,恰好选了我的生日这天成亲。祖母好歹也算经过了大风浪和富贵,又活了这么大年岁,不说多么庇佑你们夫妻,保你们平安顺遂还是能的。”

    方初跪下道“孙儿多谢祖母。”

    清哑忙也离座过来磕头。

    方无适一见,忙也跑过来,也跪下磕头,“多谢老塔塔太太。”

    众人哄笑,方老太太喜得心花怒放,直叫心肝宝贝。

    接下来,方初便和清哑合奏了一曲。

    在这满月的夜晚,二人格外情深意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