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60章 滚!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结果,等了半日,清哑还是静静地不出声。

    林姑妈见她不言语,微笑道:“走吧。”

    清哑便随着她一起往老太太院里去,一路,林姑妈同她说些闲话,不知道的,只当两人言语投契。

    到那边,只见方家各房太太们、外嫁的姑太太们等长辈,并方家姑娘表姑娘和孙子辈的媳妇都在,只不见林亦真。

    方无适坐在方老太太怀里,逗得老太太笑不停。

    众人纷纷夸方无适聪明得人意,将来子承父业有希望。

    方老太太和严氏均心花怒放。

    清哑进来,大家又是一阵赞,夸她生了好儿子。

    清哑微笑致意,并不自得自满。

    大太太便道:“无适都三岁了,你这还没消息?”

    清哑看向大伯母,摇摇头。

    大太太忧心道:“这可怎么好?往后无适也没个兄弟姐妹的,岂不孤单!你都调养了这么长时候,怎么一点不见成效呢?”

    清哑沉默,不打算回答她。

    众人将她这表现看成心虚。

    大太太和林姑妈对视一眼,道:“亦真被你连累,如今不想嫁人了,这也不是个事。清哑,不如这样,把亦真许给一初,比外头找的强。从此你们姐妹互相扶持,襄助一初打理后院,绵延子嗣。他免除了后顾之忧,一心一意拓展家业。你也算给了亦真一个交代。”

    大姑太太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几位叔伯太太都齐声称赞,说这主意好。

    她们当着这些人突然提出这事,就是要逼清哑。

    清哑若不答应,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换哪家的媳妇,在这情形下,都只能含笑答应。

    屋里静了下来。

    方老太太慢慢敛去笑容,盯着林姑妈看了一瞬,又对大太太、严氏等人逐个看过去,最后,目光落在清哑身上,没出声。

    众人见老太太这样,彼此交换目光,神色更笃定了。

    方纹等姊妹妯娌很焦急,可是这种情形下,断没有她们女孩子插话的份,况且也不与她们相干,她们便看向方纹,希望她出头。

    方纹又看向母亲严氏,希望母亲出头阻止。

    严氏有些吃惊,没料到众人会来这一出,心下有些不悦。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一切是她在背后指使的呢。

    可是,大太太话已经说出来,众人也都推波助澜,她也想看看清哑如何回答,然后她视情形再做应对。

    巧儿心中兴起毁天灭地的愤怒。

    她如此愤怒,却绷着小脸一声不吭。

    成长,往往在不经意间。

    小女娃的隐忍工夫见涨。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在清哑身上。

    清哑抬眼,扫了众人一圈,清声朗朗道:“恐怕不行。”

    大太太脸一沉,追问:“为何不行?”

    清哑解释道:“一初发誓说,他若再娶,便遭天打五雷轰。你们知道,他发誓一向很准的,不可当儿戏。”

    说罢又看向林姑妈,道:“叫姑妈失望了。不好意思。”

    平静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扎在林姑妈心上。

    林姑妈差点闭过气去,一股愤懑就要突破良好的教养爆发出来,把面前这个“永远”安静的女子撕烂成碎片。

    她没动,因为气得浑身僵住,不能动弹了。

    可她目光蕴含的熊熊怒火,暴露了她的心思。

    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哑。

    严氏更是怒不可遏,不是怒清哑拒绝给方初娶二房,而是怒清哑逼儿子发这种恶毒的誓言,任天下间哪一个做母亲的也不能容忍!

    她目光凛然,正要开口训斥清哑,忽然林亦明站了出来。

    她便收住势头,且看傲慢性直的林亦明表现。

    林亦明指着清哑道:“你这恶毒的女人,竟然让表哥发这样的誓!你安的什么心?你以为你是御封的织女,就可以为所欲为?天下大不过一个理字,便是闹到皇上太后那,你这种悍妇行径也……”

    正滔滔不绝,忽闻一声暴喝“周(住)口!”

    她傻了,愣了,慢慢转动脖子,看向声音来处。

    众人也都傻愣愣地看向方老太太那边。

    声音是从那儿发出来的。

    别弄错了,不是方老太太发出的老太太呵斥只会让人敬畏而不会让大家如此惊诧她也傻愣愣地、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怀中的小不点,正撑着两只小手努力站起来。

    方无适横眉立目,盯着欺负他娘的坏女人。

    见林亦明不动,他怒了,和身往前一扑,小身子猴到榻前高几上,探手抓住装果子的玉碗就往地上砸了下去。

    “叮咛”一声,玉碗碎成几瓣。

    “滚!”

    小娃儿暴怒之下,小脸都气得发紫了。

    林亦明脸色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紫,再由紫变惨白……最后,她受不住满屋异样目光,双手捂住脸,“哇”一声哭着跑了出去。

    把人砸跑了,方无适神情才松弛下来。

    在他有限的认知里,要是他爹砸个碗吼声“滚”能把人撵跑,他却砸不跑,岂不表示他没用!那他肯定要大闹不依的。不过还好,他不但把人砸跑了,还把人砸哭了,所以他很满意。

    果然都跟爹爹怒吼的结果相同!

    他便重新坐到老太太腿上,仰面对老太太笑道:“塔塔(太太),气果几(吃果子)。”一笑,咧出一嘴的细米牙,很可爱。

    方老太太找回思绪,急忙道:“哦,哦,吃果子!吃果子!”

    目光一扫面前高几哎呀,装果子的碗都给扔了。

    她急忙回头对丫鬟吩咐道:“再装些蜜饯来!”

    方无适最喜欢吃樱桃,她听说后,特地叫人做了樱桃蜜饯,送了不少去乌油镇,也留了些等他来好哄的。

    丫鬟们忙答应,一下子跑出去三四个。

    又有人忙着下地去收拾玉碗碎片。

    忙乱中,下方一干祖母叔祖母姑太太等,都呆呆地看着小娃儿。

    巧儿眉开眼笑,方纹等人眼中也隐现笑意。

    方老太太搂着方无适,端起威严的神情,淡淡道:“天晚了,都散了吧。”说完猛然盯了准备开口的大太太一眼,警告意味明显;眼尾余光又扫过严氏,严氏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她没有看林姑妈,好像忽略了。

    又对清哑道:“你且回去,无适晚上跟我睡。”

    ********

    这章一定要求票,不然对不起方无适小哥儿,妹子们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