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32章 梦境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还未醒来,刘心撬开她牙关,细妹在前、细腰在后抱着清哑,合力将药汁灌入清哑口中。

    看着药汁都流入清哑喉中,刘心长长松了口气。

    他吩咐道:“扶她躺好。一个时辰后再喂一次。”

    细妹忙答应,和细腰小心服侍清哑躺下。

    稳婆抱着新生婴儿过来,对刘心道:“刘大夫看看孩子。”

    刘心又察看一番婴儿,很健康。

    他微笑道:“这小子,这一字眉和一初还真像。”

    细柳点着孩子小鼻子,也轻声笑道:“瞧这小鼻子,和少奶奶一个样。哎呀,这肉真软……”

    众人都笑起来,有闯过大难的轻松。

    刘心命将孩子放在清哑身旁。

    他这才整理药箱,准备出去。

    临去时,他叮嘱稳婆:“仔细看着少奶奶,若出血过多、越来越厉害,马上来告诉我。我就在外面。”

    稳婆忙答应了。

    刘心便提着药箱出去了。

    然到堂间坐下,才端起茶盏,就听房里稳婆尖叫。

    他急忙放下茶盏,又冲进产房。

    清哑又大出血,将床下垫的褥子都染红了。

    刘心吃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看着清哑惨白的脸色,他厉声叫:“把我的药箱拿进来!”

    细妹一阵风般卷了出去,拿了药箱又冲进来。

    外面也乱了起来。

    林姑妈冲进来,满眼惊恐,浑身哆嗦,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又流血了?还没止住吗?刘大夫不是说没事吗?”

    目光乱转,就是不敢看床上那个女子。

    没有人回答她,刘心也顾不上回答她。

    清哑精疲力竭间,恍惚身子飘了起来,飘上了半空。看着下方乱成一团的众人,她有些恍惚,记不得自己从哪来,又要去哪里。来到外面,夏夜的星空下,凉风习习,花香怡人。飘来飘去,她只是在老宅上空打转,心头总有什么牵绊放不下,不愿走。

    来到后园子,她看见一个男人坐在亭子内。

    他满脸孤寂,形容寥落,看得她心一疼。

    忽然间,记忆汹涌而至,她想起他是谁了。

    方初,方初,方初……

    她不住唤他,双眼酸涩。

    正要上前叫他,问“你怎么才回来?”忽然一个年轻的女子牵着一个两三岁粉妆玉琢的小娃儿从花径那头走来,小娃儿叫“爹!”方初转身,冲着小娃儿张开双臂,道:“无事。到爹爹这来。”

    小娃儿嘻嘻笑,摇摇摆摆地跑进亭子。

    方初忙接住,将小娃儿抱入怀中。

    清哑吃惊不已,他这儿子从哪来的?

    正疑惑间,那年轻女子走来,柔声道:“都准备好了,走吧。”

    方初点点头,抱着小娃儿站起来。

    清哑对那女子一看,原来是林亦真,顿时如被雷击。

    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心如刀绞,喊“方初,方初!”

    可是,方初和林亦真并肩而去,对她置若罔闻。

    她想要上前拉他,却无法靠近。

    正慌乱间,方初停下了脚步,对林亦真道:“表妹回去吧,我带无事去就行了。”说完不待林亦真回话,径直走远。

    清哑急忙飘了过去。

    仿佛绕了很远,又仿佛只一转弯,那父子二人在圆儿陪同下来到一座坟前,坟前竖着一块碑,碑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碑文,正中上方刻的是“爱妻郭氏清哑之墓”,清哑目瞪口呆。

    方初放下那小娃儿,轻声道:“无事,给你娘磕头。”

    小娃儿听话地跪在墓碑前,双手合十,磕头拜祭。

    方初回身,从圆儿手上接过一个食盒,将祭品一样样从盒内拿出来,摆在碑前,然后斟酒,又点燃一束香,再焚烧纸钱……

    清哑听见小娃儿叽叽咕咕道:“娘,我今天背了两首诗……”

    又听见方初低声叫:“雅儿……”

    声音悲痛、寂寥,尾音几不可闻。

    清哑止不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祭拜完毕,方初抱着小娃儿离去。

    清哑不甘心,继续跟着他回到老宅。

    就见方瀚海和严氏,还有林姑妈坐在堂上说话。

    林姑妈道:“总不能守一辈子,这不成了女人守*寡一样了么。就算是为父母守孝,三年也足够了。”

    严氏道:“姑太太,一初铁了心不肯续弦,我们也没法子。”

    林姑妈道:“二哥,二嫂,你们就真能看着他孤零零地带着无事过一辈子?无事将来连个兄弟姐妹都没有,这大的家业,要如何打理?”

    方瀚海道:“唉!这是一初自己的事。”

    林姑妈道:“可是二哥……”

    这时方初走进来,坚定道:“这辈子我是不会再娶的。若不是无事,我早就随清哑去了。姑妈别再说了,别耽误了表妹。”

    说完抱着儿子转身走进卧房。

    清哑望着他的背影哭道:“方初,方初!”

    哭得哽咽不止,奇怪那些人居然听不见。

    她疯了一样飘来飘去,想找一个出路,找一个可以帮自己的人,摆脱这个状态。她便冲进了卧房,看见方初蜷缩着睡在床上,眉头微皱,领口敞开,露出性感的锁骨。她心痛如绞。以前她每次亲他那里,他就会不自觉地颤抖,不住地叫她名字。

    她对着他喊:“方初,方初,方初……”

    她想扑上去,却仿佛被人束缚住了手脚。

    那是一种梦靥般的禁锢,就像有人压在她身上,令她手脚都不能动弹,连咽喉都被掐住,拼命也喊不出声来。

    她依照经验奋力挣扎,希冀从梦靥状态醒过来。

    她要回去!

    她绝不能丢下方初和儿子!

    此时,产房内一片紧张。

    刘心伸手往清哑鼻下一探,顿时面无人色。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配的药有问题?

    他厉声大喝:“把药端来!”

    细柔急忙连药罐都端了来。

    刘心凑过去闻了闻,又不顾烫,直接用手捞起一撮药渣查看,一切正常,就算方子没发挥效果也不至于大出血。

    不是药的问题,那就是清哑自身的问题。 ℃≡miào℃≡bi℃≡阁℃≡

    她挣命一样把孩子生下来,损伤太大了。

    他旋风般又冲回床前,重新为清哑号脉。

    可惜男女有别,他不能为清哑做更细致的检查,只能问稳婆。

    细腰始终坐在清哑床头护着清哑,这时急叫道:“细妹!”

    仿佛提示什么。

    ********

    今天不求月票鸟,顶锅盖遁走!再跑回来,忘记说“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