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8章 奋起(三更求保底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而郭守业则将自己隐藏在窗子看不见的视角,警惕地注视着外面。

    他毫无睡意,一边守护家人,一边思想今天发生的事。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若就这样算了,他也不是郭守业了。

    到底该怎么办,他要好好想一想。

    谢家么,哼!

    隔壁房里,郭大全兄弟躺在床上,也没睡着。

    他们也在想这件事。

    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

    眼下最要紧的,是让小妹恢复过来。

    只要小妹好了,他们就有精力想法子。

    清哑能度过这一关吗?

    郭大有尤其焦心。

    他太清楚小妹对江明辉的感情了,不是张福田可比的。

    第二天早晨,天刚朦朦亮,清哑便醒来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望向灰蒙蒙的床帐顶,好半天才凝聚起思绪。昨日发生的一切便在脑中清晰显现,那痛彻心扉的感觉汹涌而至,一点不亚于昨晚。

    她害怕地躲藏,想要逃避。

    可是,念头却遏制不住地往那个人身上转移——

    他对她毫不掩饰的爱恋,久别重逢时的喜悦,说不退亲的坚定语气……思绪一转,眼前又浮现谢吟风的娇柔模样,还有他看她时担忧的眼神,顿时心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尖锐刺痛,弥漫全身。

    她不要想他们!

    可是,她却止不住地想他们:

    想他们昨晚拜了堂,然后入洞房……

    想自己从谢家出来,世界崩溃的黑暗……

    想他在跟别的女人缠绵的时候,她却躺在床上心丧若死。

    她侧脸,眼角滚下大颗泪珠。

    轻微的动静,也让床前守候的人听见了。

    几乎同时,床边站起一个人,是吴氏。

    “清哑,你可想吃东西?”她堆着笑脸小心问。

    清哑心中酸楚。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这情形,跟她刚来到这个异世时何其相像!

    一阵杂乱脚步响,郭守业、郭大全、郭大有、蔡氏、阮氏都围了过来,各人脸上或担心或强笑或安慰或心疼的神情。深深地刺激着她。

    她咬牙,硬撑着坐起身子,“我饿了。”

    众人大喜,阮氏急忙转身,“我去端吃的来。”

    清哑起床了。和大家一起吃早饭。

    郭守业尽量用平常的口气商量道:“清哑,咱们待会就搭船回家吧。那什么织锦大会,咱们不去了。咱们先织布,这个容易些。”

    老汉心里觉得,闺女留在这个有江明辉的地方,有抢了郭家女婿的谢家的地方,心里会难受,不如回家,过段日子心情好了,再想法子做生意不迟。

    清哑摇头。坚定道:“不!我们上街去。”

    众人一愣,同时心里一喜。

    不管怎样,清哑这样总是好事。

    这比他们想象的结果要好。

    她想干什么,他们就陪她去。

    于是,早饭后一家人便簇拥着清哑去了街上。

    清哑依然觉得浑身无力。

    她茫然地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提不起半点兴趣。

    失去了江明辉,这座城镇对她也失去了吸引力。

    不,要更残酷——

    走在这街道上,心里有个念头时时刻刻在提醒她,她跟江明辉退亲了。江明辉娶了织锦世家的谢姑娘。

    这念头如虫蚁啃啮着她的心。

    还有,她如同小偷一样忐忑,生怕江明辉会从对面、左边或者右边哪里钻出来,忽然就站在她面前。和谢吟风手牵手,亲密说笑。

    那时,她要如何面对他们?

    除了羞耻和悲伤,她还能怎样?

    她惶恐地东张西望,觉得江明辉随时会出现。

    她想转身躲回客栈,心里又不愿走。

    走了。就意味着逃避,是懦弱的行为。

    她要找些事做,让自己忙起来,忘记伤痛。

    还有,她这趟来霞照是有目标的,不能因为和江明辉退亲了就一蹶不振,把这件事也搁下。那更让人看低了她,将来她还能有什么作为?

    她要奋起!

    爸爸说过,在这个世界上,靠谁都不行,只有靠自己。

    因为就算最爱她的爸爸妈妈,也不知哪天会离她而去。

    所以,她要奋起!

    她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在街上茫无目的地转。

    她的心麻木的很,想不起来该怎么做。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一户人家门口站着两个男人,正在讲价。一个说贵了,一个说不贵,也不看看现在城里什么情形,这样好地段的宅子,可不是容易碰上的。

    她便站住了,听他们争论。

    才一会,那个买家就摇头走了。

    清哑就上前问:“你要卖房子?”

    说着,眼睛朝他身后的宅院内看去。

    那个中年男人把郭家人打量一番,不确定他们是否有实力买他的宅子,但还是详细告诉道:“是要卖。这院子可有三进呢,屋里什么都是齐全的。我因为做生意亏了,没法子才卖的。卖了好回乡去种地。这么大的宅子,只要三千五百两银子。这个时候,有钱也难买到这样好的地段。——瞧,前面就是田湖,风水地段没的说。”

    他只顾吹,忘了自己刚才还说做生意亏了。

    若真是这宅子风水好,做生意又怎么能亏呢?

    这宅子顶多值两千五到三千两,然他特意捱到织锦大会的时候才放出消息。这时候从外地来霞照的有钱人特别多,运气好的,遇上个大方的主儿,贵几百上千两也不会太在意,他可就赚大了。

    清哑四下打量一番,便走了进院去。

    郭守业等人也急忙跟了进去。

    转了一圈出来,清哑已决定买下这宅子。

    郭大全和屋主去了县衙一趟,房契上就变成了郭守业的名字。

    前后不到一个时辰,他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屋主也不料这样容易,对方一分价没压,笑得合不拢嘴。

    再看郭守业等人,只当是大富豪,心里觉得真是人不可貌相。

    他不知道,清哑不是有钱的主,不过恰好今天心情不好;手上又正好有一笔钱,这钱还是跟未婚夫退亲得来的,拿在手上戳手;还有,她急需一个地方,要办一件事,却不知从何做起,这宅子就送到眼前来了,所以顺手就买下来了。

    郭守业两口子全凭闺女做主,只要她喜欢。

    原本吴氏是要压价的,才张口就被郭守业一个眼神制止了。

    今天的清哑就像一件瓷器,他们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生恐碰坏了她。本来钱也是她挣的,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未完待续。)

    PS:  粉红六十加更。等下还有七十加更。真的很感谢大家,你们的投票、打赏和评论我都看见了,订阅也在后台显示增长,点点滴滴的支持汇聚起来,成了不可忽视的数据。我想你们不愿听我废话,就想看更新更新更新,对不对?那就更新吧(*^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