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06章 人夫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仇管事道:“我也是这么说。可冬儿毕竟是刘家媳妇,现在刘虎没了,她婆婆要她回家,谁也没话好说。郭家真要是强留下她,也不是不成,就怕有人说咱们欺负寡*妇,对织女的名声不好。”

    郭守业骂道:“这混账东西,死了也不让人好过!”

    又问:“刘婆子做什么死活要带冬儿回去?冬儿在郭家,一年能挣不少银子,她儿子虽然没了,不是还有个孙子吗,不挣钱养她孙子,她孙子喝西北风长大?回家吃糠咽菜就那么好!”

    仇管事欲言又止道:“还不是因为……”

    目光落在郭大全身上。

    郭守业和郭大全就都明白了。

    仇管事又道:“那婆子这样固执性子,现在当着人,又是人证物证齐全,对她儿子的死不敢有二话,但心里怕是把这笔账都算在了冬儿头上,回去就要折磨冬儿。冬儿性子又好强,离了这里,还不知能活几天。她娘家老子娘和哥哥都是没用的人,也没人替她出头。老爷,大爷,你们是不晓得,听我家那口子说,冬儿身上全是暗伤,都在人看不见的地方、不能看的地方……”

    郭大全猛然攥紧拳头,断然道:“不能让她带走冬儿!”

    郭守业也道:“我闺女花了多少心思教她们,好容易教出来了,要都像她这样,说一声带回去就带回去,当我郭家成个什么了?”

    仇管事道:“咱们家现在要还是普通人家,就凭手上有冬儿和刘虎签的文书,那刘婆子说上天也不能带走冬儿。问题是咱们家出了个织女,还竖了两座牌坊,要留下冬儿,恐别人说咱们欺负孤儿寡母……”

    蔡氏听到郭大全喝“不能让她带走冬儿”时,就转身离开了。

    她回到自己房里,坐在床上生闷气。

    他们只说要留下冬儿,因为冬儿是小妹好容易教出来的人,对郭家有用。并没有流露出其他意思,可郭大全为冬儿这样忧心忧急,她心里就是不舒服。

    正思来想去,忽听外间有动静。有人进来了。

    她听脚步声知道是郭大全,便等他进房。

    等了半天,外面却安静下来。

    她忍不住走出去,只见郭大全坐在厅上,手肘撑在桌上、托着下巴蹙眉苦思。连她出来都没发现。

    她又气又伤心,也不叫他,就那么站在房门口瞪着他。

    他就一直没发现她,直到郭勤郭俭下学回来。

    那郭俭怏头耷脑的,脸上还有泪痕未干。

    郭勤冲弟弟喝道:“别哭了!”说着一屁股在郭大全身边椅子上坐下,喊道:“娘,我饿了!”

    蔡氏心里一惊,急忙问郭俭:“怎么哭了?”

    又冲外喊“杏花,勤儿俭儿放学了,叫开饭。”

    外面有丫鬟答应了一声。

    郭大全也回过神来。忙对郭俭招手道:“到爹这来。谁欺负你了?”

    郭俭瘪着嘴,委委屈屈地走到爹身边,靠进他怀里。

    郭大全搂着他,笑问:“跟爹说,怎么回事?”

    眼睛却瞄向郭勤,怀疑他欺负弟弟。

    郭勤被他怀疑的目光看得不悦,道:“爹瞧我干嘛呢?他自己考差了,被人笑话,气哭了,我还哄了他半天呢。”

    郭大全道:“考差了?不要紧。一回考差了,下回……”

    郭俭扬起泪脸道:“爹,我想回家!”

    郭大全愕然道:“回家?你说回绿湾村?”

    郭俭点头道:“嗯。我在家里学堂就能考好。”

    郭大全还未说话,郭勤噗嗤一声笑起来。是嘲笑。

    蔡氏咋呼道:“在家能考好,在这考不好,是不是夫子偏心?”

    郭大全白了她一眼道:“你别瞎说。”

    接着将郭俭从怀里拉出来,双手扶着他的小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俭儿。爹跟你说,咱们村学堂那都是些乡下娃子,读的书少,你矮子里头拔高子,考的比他们都强,这不算什么。龚先生的学问好,****堂里头有许多世家子弟,他们在家就请了名师教导的,底子好,跟他们比,你就算考差了也不丢人。咱慢慢来,不着急。”

    郭俭道:“不是。我就是在家能学好!”

    这娃儿见大人并未明白自己的意思,发急,又委屈,又难受,又不知如何解释清楚这件事,只好强硬道:“我想跟二叔学木匠!”

    蔡氏见儿子放着体面的读书道路不走,却要学下等人的手艺活,顿时急了,蛮横道:“不行!别人家娃儿想读书没钱读不成;你倒好,把你弄进城里来,你不好好念书,要学那不成器的手艺。”

    郭俭反驳道:“木匠怎么不好?二叔还造了新织机呢。”

    蔡氏道:“那还是木匠!”

    皇上下圣旨奖赏郭家、赐郭家牌坊,也没说赐给郭大有,只说郭织女的功劳,可见这木匠没出息。

    郭俭道:“我就要学木匠!我学木匠才会读书!”

    说着又哭了起来。

    郭大全抬手制止蔡氏,低头问儿子:“你说学木匠才会读书?学木匠不耽误读书吗?爹虽然没读过书,也知道一心不能二用。”

    郭俭抽抽搭搭地说道:“小姑说,木匠很了不起的,也要会认字,会写会算,才能做出好东西。我读书,再看二叔做木匠,我就能记得快。光读书我记不住。”

    他在乡下的时候,上学读书、下学温书之余,不喜欢出去跟别的娃儿疯玩,总喜欢跟在二叔身边看他做木工活,缠着他问这问那,对木工手艺很感兴趣。这么读书学习,他进步很快。可是来了城里,整天在课堂上听讲,回家也是练大字背书,他觉得脑子像被塞实了一样,不够在乡下清明,不好使了。再被那些世家子弟嘲笑,更艰难了。

    蔡氏撇嘴道:“你把这鬼话哄我跟你爹大老粗呢,欺负我们不识字?我看你就是想回去玩!懒牛懒马屎尿多!在家没人管吧?我跟你爹不在跟前,爷爷奶奶又惯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

    郭俭听了觉得冤枉,气得又哭。

    郭大全也听得稀里糊涂,却没有骂儿子。

    他想了想,把郭俭抱坐在腿上,道:“等你小姑从京城回来,爹问问她可有这回事。爹想,这读书也是有窍门的。要是你真在乡下跟着你二叔才能学好,爹就送你回去。”(未完待续。)

    PS:  把登录账号的昵称改和笔名一致了,看着舒服好多。谢谢朋友们支持,继续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