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5章 善后(四更求保底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还有个担心:若逼紧了,郭清哑今日死在谢家,这件事可真闹大了。就算合谢方两家之力能将风波压下去,但凭郭家这架势,只怕只要有一息尚存,就会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地报复谢家。那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不过是商人而已。

    再者,郭清哑若死在谢家,江明辉会如何反应?

    这点他实在无法预料。

    因此,他只希望郭家人快快离开,不想再横生枝节。

    听见清哑喝斥,蔡氏停止翻滚,嚎叫声一下切断,趴在地上翘着脑袋愕然看着小姑子——什么时候她这么厉害了?

    谢吟月也很意外,淡声道:“你们不辱骂,我自然不敢动你们。”

    清哑朝蔡氏伸手,“别闹了!他们是丈八的台灯。”

    只说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就再没说了。

    蔡氏忙一骨碌爬了起来,反上前扶住清哑。

    清哑再也没看谢吟月等人,转身就走了。

    这次是真的走了。

    谢吟月看着融入夜色中的郭家人,默然无语。

    方初心中默念:丈八的台灯?

    这是说他们只听见看见蔡氏的粗俗不堪,根本不会想到自身的丑恶和无耻,所以蔡氏骂了也白骂吗?

    真是见鬼了,为什么他总能领略她未尽之言?

    “清哑——”

    忽然一声惨叫,激得他浑身打了个冷颤。

    回头看去,就见江明辉疯了一样从堂内冲了出来。

    因跑得太急,且不辨东西,竟一头撞在门框上。

    那“咚”的一声响,惊得所有人一哆嗦——

    糟了,这么撞还有命在吗?!

    谢吟风在后看得紧张又激动,嘴唇颤抖。

    江明辉没有撞死,却撞晕过去了。

    前方,清哑听见他叫,脚步只略顿了顿。就又往前走去,直到拐弯看不见了……

    谢家一团大乱!

    谢吟月冷静地处置,请大夫、安顿江家人等。

    方初走近她,对她使了个眼色。

    两人走到厅堂角落。方初低声道:“我出去看看。郭家……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我看郭家不是好惹的,咱们须得小心了。”

    谢吟月点点头,道:“劳你费心了。”

    看看他脸颊,又歉意地柔声道:“都是为了我。才害你受辱。二叔……”

    她轻叹了口气,止住不说。

    方初道:“好了。我知道。”

    身为小辈,怎好指责长辈,何况她还是个女子。

    再者,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因对她略点头,便走出去了。

    韩希夷见了奇怪,过来问“一初去哪了?”

    谢吟月正要回答,管家走过来,不安道:“大小姐,有个事得回禀大小姐一声:那郭家人来的时候。这么说……”

    遂把他和郭大全斗口的话学了一遍。

    当时只当是斗口,然刚才闹了一场,谢家和郭家结了大仇,郭家人又那等厉害,他生恐出事,所以提醒谢吟月,郭大全曾说过“要是今晚谢家起大火,上上下下烧了个精光”这样的话。

    谢吟月听后果然慎重,沉思不语。

    韩希夷想了想,安慰谢吟月道:“谢姑娘不必担忧。郭家人虽然不是善类。但观其父子婆媳都很疼爱那个女儿。若是郭清哑出了事,他们狗急跳墙也未可知;只要郭清哑好好的,为了她,他们是不敢轻易在霞照惹事的。”

    谢吟月听了有理。但还是令管家多安排人值夜,小心防范。

    管家领命去了。

    这里,谢吟月对韩希夷叹道:“郭姑娘……也不知怎样了。原想……没想到她这样刚烈。”

    韩希夷沉默,不知如何接这话。

    半响才道:“事已至此,再说无益。我看那郭姑娘是个有志气的,未必会颓丧不起。”

    谢吟月听了一怔。若有所思地看向他。

    堂上,谢吟风坐在紫檀木椅内,贝齿咬着红唇,两手无意识地揉着丝帕,呆呆地看着来往嘈杂的人众,心中羞愧懊恼交缠。

    长这么大,她没受过今日的羞辱!

    她虽然夺得了江明辉,其实却败了。

    江明辉的举动生生打了她的脸面。

    这霞照城,她无论到哪,从来都是视线聚集的中心。今日抛绣球选了江明辉,他当着她的面竟然舍不下一个村姑,这到底怎么了?不应该这样的。那村姑不过与他定了亲而已,有什么好难舍的?

    那村姑长的还不错,可跟她比还是差远了。

    哦,好像她还会画图稿。

    那又怎么样,谢家不缺意匠。

    可是,当初她不就是看中江明辉这方面的才能吗。

    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个郭清哑教他的?

    她觉得羞辱极了。

    心思翻滚间,堂姐谢吟月过来了。

    “事已至此,懊恼无益。”谢吟月肃然警告她,“江明辉这样,说明是个重情义的人,你更该好好安慰体贴他,别和他生气闹别扭才对。不然的话,任凭这样下去,闹出事来,那我谢家才成了笑话呢。也称了郭家的心意。”

    谢吟风闻言点头,哽咽道:“妹妹知道。劳大姐姐费心了。”

    堂姐说的不错,若她和江明辉过的不好,那才是个笑话呢。

    她要用心笼络江明辉,让他彻底忘了那个郭清哑。

    如此,这场争夺她才算真正胜利了。

    想毕,她擦了眼泪,伸手由锦屏搀扶着,去看江明辉。

    江明辉撞了头,当时晕晕的,经大夫诊治后,已无大碍,只用心调养便可。那江老爹便借口要回去收拾屋子给小两口做新房,带着江大娘和两个儿子告辞了。

    闹成这样,便是喜事,他也没有一丝欢喜的感觉。

    他还有一桩担忧:要尽快把江明辉夫妇接回来,不能真让他成了谢家上门女婿,那不真成了卖儿子了!

    谢家为女儿女婿准备的新房,暂设在听风阁。

    二楼东间,满堂红、喜气洋洋的新房内,谢吟风坐在挂了大红百子千孙帐的拔步床边,亲自端着一碗药,扶了江明辉起来喂他喝。

    江明辉心里本难受,见如此劳动她又很不自在,遂接过碗去,一口气将药喝尽了,然后锦屏送上漱口水,漱了口,才低声对她道:“姑娘费心了。我没事了。”

    谢吟风见状,挥手示意锦屏等人下去。

    待伺候的人都出去了,她手执绢扇,轻轻为他扇着,一面哽咽道:“今日闹得这样,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害得郭姑娘生你气,退了亲……”

    提起这事,江明辉五心烦乱,肝肠痛楚。

    他强忍着,随口道:“不关你的事。是我害了你才对。”

    究竟怪谁,他心里也没头绪。

    骤然遭遇这样事,他到现在也没回过神来。(未完待续。)

    PS:  这是粉红五十加更。看完洗洗睡吧,祝大家晚安、好梦!别生气,后面情节肯定会让你们心情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