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61章 通房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方初还想掩饰,可是清哑实诚啊,也不觉得这算一回事,就对严氏实话实说了。方初忙道:“娘,清哑还小,那天又是临时想的一个日子,八月十八,双日子,吉利。”

    清哑歉意道:“娘,我没事了。”

    她以为严氏是关心她身子。

    细妹捧上茶来,她忙接过去,放在严氏面前。

    严氏接了茶,慢慢喝着,心里想,便是清哑不懂,那吴氏难道也不懂?怎么当母亲的,居然让这种事发生!若她提醒,或将婚期提前数天,或者退后,都不至于如此。唉,到底是庄户人家,只这一件事便试出来了。这下可好,这才成亲第二天呢。

    无论如何,也没有让儿子新婚第二天就守空房的道理……

    她便放下茶盏,抬眼问清哑:“今晚谁伺候?”

    清哑道:“细妹。”

    严氏诧异道:“细妹?那怎么行,太小了。”

    清哑忙道:“细妹很能干的。”

    一直都是细妹伺候她的。

    严氏道:“这不是能干不能干的问题。我看还是……”

    方初见母亲和清哑鸡同鸭讲:严氏说的是伺候他,清哑以为是伺候她,亏他明白双方各自的心思,才能听懂。

    他摆出严肃慎重的神色,打断母亲,将“赤心”二字堵住,“母亲。这件事容儿子自己决定好吗?”

    严氏看着儿子,想起他一怒断手的情形,心中咯噔一下,意识到:儿子如今分门立户了,儿子很有主意,儿子很爱重郭清哑;再看看清哑,一脸懵懂天真。又想起她之前对自己的濡慕眼神。心便软了。

    她便点点头,道:“那母亲便不操这个心了。”

    转而问清哑,晚上能不能过去赴宴。

    方初忙道:“我们晚上就不去了……”

    严氏问:“怎么告诉老太太?”

    方初哑然。

    不去。势必要泄露消息。

    他倒无所谓,对清哑可不好。

    若再引得老祖母插手他房里事,更复杂了。

    他便道:“等会看看吧。”

    严氏从屋里出来时,赤心悄悄打量太太神情。没看出什么来,也没特别交代什么事。不由暗暗失望。

    方初和清哑送严氏离开后回房,拥着她坐到外间美人榻上,轻声问:“可好些了?”一面用手抚摸她小腹,“要不弄个汤婆子来暖暖。”

    清哑小声道:“不用。我没事。”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方初见她无知无觉的神情。心想“她还不知刚才经历了什么呢”,忍不住抱她坐到自己腿上,紧紧搂着。问:“可能坚持?若能,咱们过去那边坐坐就回来。省得祖母问起来,又解释一遍。”

    清哑忙说好,总不能大姨妈来了,连动都不能动了。

    随后,他们去主院赴宴,只半个时辰就回来了。

    洗漱后上床,方初静静拥着清哑,没有再惹她,两人很快陷入沉睡。

    细妹悄悄走进新房,只见扇外暗黑,里间床帐内透出朦朦的红光,那是夜明珠发出的光芒,房内静谧且安详。

    她便知清哑和方初睡下了,便退了出来。

    回到外间,她正想换了衣裳去练武,却见赤心还坐在那打络子,又没什么事了,就有事也不在这屋里,做什么赖在这?

    细妹子想当然地认为:她和细腰以前就睡在清哑卧房外间,她是贴身伺候清哑,细腰则是贴身保护清哑。如今清哑嫁到方家,当然还是她们伺候。清哑昨晚和今天可都找她呢,换人不习惯的。

    于是她悄声问赤心:“赤心姐姐怎还不去睡?”

    赤心微笑道:“你先去吧,我再等会儿。”

    细妹诧异道:“等会儿做什么?”

    赤心嗔道:“没人在这怎么成。倘或里面叫人呢?”

    细妹道:“姑爷和姑娘都睡着了。”

    赤心听不惯这称呼,明明是少爷和少奶奶,却叫姑娘姑爷,弄得跟招亲似的,这丫头真不懂规矩。

    她淡淡道:“便睡了,这里也要留人值夜。”

    细妹道:“我值夜。我就在前边练武。”

    赤心道:“那你忙你的去吧。我来值夜。”

    正说着,细腰从外面走进来。

    细妹忙道:“师傅回来了,不用你了。”

    她不想让赤心值夜,示意说“你可以走了”。

    赤心看见细腰,心里本能戒备。无他,细腰美艳不说,且十分冷傲,那目光每每落在她身上,都让她压力沉重。对细妹则不同,她根本没将细妹放在眼里,因为大少爷是不会看上细妹的。

    心里这样想,便警惕地看着细腰,这时候来,也想值夜?

    细腰可不比细妹,见此情形暗自冷笑。

    她可是从沈家出来的,而且是伺候沈寒秋的,对内宅这些事不说十分通,也有八分通,一看赤心便知她什么心思。

    谁让清哑小日子来了呢。

    她问细妹:“说什么呢?”

    细妹忙将缘故说了。

    细腰斩截道:“你值夜!少奶奶用惯了你,就由你带着细柔细柳贴身伺候。大少爷由少奶奶伺候。往后若有变化,再听少奶奶吩咐。”

    说到这,扫一眼赤心,又道:“大少爷当众宣誓非少奶奶不娶,对少奶奶情比金坚;少奶奶为大少爷请赐牌坊,情比海深,他们心意相通、联手操琴,比翼双飞,是不需要什么通房妾室的。所以,即便是少奶奶小日子,大少爷也不会招人进去伺候,你只要备下茶水等项,夜里听使唤就够了。”

    细妹不知细腰用意,被她说急了眼,“师傅,我哪有想这个!”

    细腰心想,蠢丫头,你没想,可有人想啊。

    赤心如被兜头浇了一瓢冷水,又羞又气。

    她冷冷地看着细腰,道:“姑娘说这话什么意思?”

    细腰道:“你不明白?”

    赤心道:“不明白!我自小便在大少爷身边伺候,已经有十来年了。无论大少爷读书还是歇息,夜间听候传唤都是我分内事。倘或大少奶奶说再不用我,我自会离开。姑娘说这些淡话做什么?”

    细腰道:“若真是这样,倒好了。只怕不是。”

    赤心待要再争,又担心惊扰了主子歇息,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丢下一句“姑娘别说的好听,却监守自盗才好!”转身便出去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