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60章 大发了!(求双倍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睡,便睡到日暮时分。

    清哑睁开眼睛,又看见那双神光灿然的眼眸。

    她定了定神,抬手抚摸上去。

    “你是丹凤眼。我以前没注意。”

    她声音小小的,柔柔的。

    “那你喜欢吗?”他问。

    清哑点点头,又闭上眼睛,不想说话。

    方初道:“那你亲我一下。”

    清哑睁开眼睛,无力道:“我不想动。你自己亲。”

    方初一笑,果然对着她面颊吻下去。

    很轻柔的吻,让清哑感到幸福,闭目任他恣意。

    方初搂她的手臂倏然一紧,呼吸也急促起来,直接含了她的红唇,启开贝齿,将舌尖探了进去……

    正在忘情时,清哑用力推他,又努力转头,想要挣脱他。

    方初见她抗拒,忙轻轻抚摸她脊背,一面喃喃道:“乖,雅儿……唔……就一会……就一会儿……”

    清哑感到下身一股熟悉的热流沁出,急死了!

    她挣不脱夫君的钳制,便轻轻咬住他舌尖,期望他松口。谁知方初却不动了,那么近的距离,她分明看见他眼底的笑意,仿佛在说“你咬吧”,居然把她的举动当成夫妻间调*情了!

    清哑不敢咬,或者说,是舍不得咬,怕他疼。

    方初见她不咬了,又辗转吻了起来。

    清哑努力偏头,发出“呜啊”的声音。

    方初终见她眼神不对,忙停下,道:“清哑!雅儿?”

    他就是吻一下,又没怎么样,怎这么讨厌他呢?

    方大少爷觉得很受伤。

    清哑也不说话,忙忙往起爬。

    方初拉住她,看着她的眼睛。

    清哑见这人不肯放过她,她又不好说的,心中一动,想了个主意。便道:“我肚子疼。”要上厕所。

    方初吓一跳,拥住她急问:“怎么肚子疼?如何疼?”

    这肚子疼问题可轻可重,他得弄清楚。

    清哑道:“没事。叫细妹进来。”

    她不知道那些卫生用品都放在哪儿呀!

    唉,换个环境好不习惯。

    方初眉峰聚拢。道:“细妹一个丫头,叫她来有什么用?你且忍忍,我马上让人去请大夫……”说着掀开帐子,就要对外喊人。

    清哑及时阻止他道:“别叫!”

    哎哟,怎么这么麻烦!

    她顾不得害羞了。直接告诉方初:她姨妈来了,必须马上处理。

    方初实在听不懂清哑的话,追问姨妈来了跟肚子疼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有,她姨妈在哪呢?清哑不得不教给他,如此这般……

    方大少爷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哑,小心求证:“少奶奶是说,你小日子来了?”

    清哑反应比他快,估计这小日子和姨妈是一回事,忙点头。

    方初又问:“那你为何将婚期定在八月十八?”

    清哑解释道:“八和发谐音,八月十八。就是发一发。吉利。”

    方初点头道:“发,大发了!”

    ——把他害大发了!

    大凡成亲,男方要向女家要新娘的小日子,排婚期的时候,要错开这个日子,免得不方便。可是他的新娘,在锦绣堂张口就说“八月十八”,可谓一言九鼎,方郭两家都听了她安排,无一人敢更改。热热闹闹地成了亲。结果第二天她小日子就来了。

    还好,老天还算照顾他,没在昨晚来,他应该感激。

    若是昨晚小日子就来了。他们圆不了房,那才荒谬呢。

    想到昨晚,他便想起自己的癫狂,心下一个激灵,忙颤声问清哑:“你怎么样,疼得厉害吗?什么时候开始疼的?是不是忍了一上午?你怎么不早说!”

    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不等清哑回答,就冲外面大声叫“来人!”

    细妹正和赤心在外面,听见叫一齐走进来。

    方初命赤心“叫个人去那边院里请刘心过来。”又对细妹吩咐道:“细妹,过来伺候你家姑娘。”

    赤心答应一声,却没动脚步。

    她听方初声音不对,想知道出什么事了。

    细妹进去伺候清哑,方初柔声安慰清哑两句,然后才下床来,一眼看见赤心还站在当地,眉头一皱,喝道:“你怎么还不去?”

    赤心忙道:“奴婢这就去。是少奶奶不舒服吗?”

    方初板脸道:“叫你去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

    赤心羞惭不已,低声道一个“是”,急忙转身出去了。

    一到外面,俏丫鬟眼泪就下来了。方初从来都没对她这样疾言厉色过,今儿却当着大少奶奶和陪嫁丫鬟的面呵斥她,她丢脸大了。

    到底怎么回事,惹得少爷发这么大脾气?

    她发誓要弄个明白。

    她没有让小丫鬟去,而是亲自去请刘心。

    方初也不是喜怒无常、无故斥责丫鬟,实在是这件事难以出口,若因他的缘故害了清哑,他愧都要愧死了!

    清哑在细妹伺候下安顿好大姨妈,心里才踏实了。

    她见方初着急,忙对他说自己没事。

    她身体很健康,并不像有的女孩子痛经,大姨妈一来就好像得了病一样,她很正常。这段日子经过明阳子师傅调理,更加好了。

    可是方初不放心,一定要她看大夫。

    刘心来了,给清哑诊脉。

    清哑也觉得很丢人。刘心虽是她师兄,可是个年轻男人,她怎么好跟他说这事呢。因此诊脉完,她就躲进书房里去了,任方初善后。

    方初顶着刘心鄙夷的目光,向他请教女子月例种种。

    刘心板脸道:“没大碍。你忍耐些就好了。”

    方初瞬间脸涨成猪肝色。

    刘心开了个调养的方子,才去了。

    赤心终于弄明白:原来大少奶奶小日子来了!

    她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才成亲第二天呢。

    方家祖上乃世宦之家,后来虽不做官却极其豪富,家中很有些规矩。像少爷们新婚头三天,断不会有通房妾室伺候的道理。可是,新娘居然小日子来了,还在新婚第二天,这事太失礼,也不吉利……

    赤心想到这,心急跳起来,脸也红了。

    大少爷可是补了好多天了。

    本是郭家的失误,没有让大少爷憋着的道理。

    方大少爷急找刘心去东院的消息很快传到严氏耳朵里,是赤心路上碰见严氏身边伺候的婆子,然后随口告诉的。

    严氏忙就赶来了,于是也知道清哑来了月例。

    她看着尴尬的儿子和一脸无辜的儿媳,不禁扶额。(未完待续。)

    PS:  四月最后一天,朋友们,把你们的月票投给清哑吧!!敲出这句话,原野忍不住笑自己:排名这么后,还每天留言求票,十分积极,搞得好像要和前十名争榜的架势。你们别笑我啊,这都成习惯了,挺有劲头的,倒是求订阅常常被忘记。咳咳,下月咱们继续努力!挥挥手:保底月票千万要留那么一两张给水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