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53章 意难平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同样的夜晚,霞照的韩家别院却格外凄清。

    韩希夷坐在书房窗下的书桌后,对着八角窗棂外的秋月发怔,面前摊开的书本还是刚打开那一页,一直没翻过。

    深秋的夜,寒蛩不住鸣,更添凄凉。

    满心寂寥,想要弹琴,却提不起兴致。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这个时候,他们该进入洞房了。

    想到这,他还是会觉得阵阵心痛。

    今日是她出阁,他该为她高兴。

    可是他实在开心不起来。

    他便想:男子汉大丈夫,人生得意须尽欢,在这苦捱给谁看呢?既无牵无挂,不如放纵恣意,饮酒作乐。醉红楼、回春院,有的是清官人;或者就在家里,他吹箫,静女弹琴,陶女跳舞,一样逍遥;再不然,母亲屡次来信催自己去拜访的那几家,还等着他上门呢,为的是想和韩家结亲,那些闺秀,想必也盼着他去……

    可是他又想:今日不能借酒浇愁,借酒浇愁会模糊了对她的思念,喝醉了还容易玷辱对她的真情。

    他也不愿放纵恣意、寻欢作乐,只怕没得欢乐,反更痛苦。

    他便只能枯坐着了。

    外面响起敲门声。

    他没理会,可是那人一直敲。

    他便懒懒道:“进来。”

    静女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大爷,太太来信问奴婢:大爷可和谢家退亲了。奴婢要怎么回?”她不敢抬眼看书桌后的少年,垂眸轻声回话。

    原来,韩太太近日很不好过。

    一件事就是因为清哑。清哑请赐贞节牌坊成功,狠狠打了韩家脸面。令她后悔莫及。最难受的是,他们夫妻毁了儿子一生。

    另一件事就是谢明理父女事败受惩,韩家是万万不能和谢家结亲了。这件事有韩希夷和谢吟月立字为据,谢家违背了字据条约,所以韩家退亲名正言顺。韩太太不怕儿子不退亲,但她心中愧对儿子,且方郭两家亲事闹得声势很大。她便不敢来霞照见他。只好给静女写信,询问韩希夷是否和谢家退亲了。在她看来,谢吟月都流放了。韩希夷是必定要退亲的。

    静女不敢欺瞒太太,也不敢背着韩希夷给太太报信,所以来问。

    韩希夷听后沉吟了会,道:“你就回信告诉太太。说谢大姑娘已经写了退亲文书给我。这门亲事退了。”

    静女应道:“是。”又问:“夜深了,大爷不用点夜宵?”

    韩希夷道:“我还不饿。”

    静女忙道:“这么晚了。不饿也要用些。”

    韩希夷道:“那你看着弄点吧。”

    静女喜悦道:“是。”转身便出去了。

    其实,她本不用这么晚来告诉韩希夷信的事,因为他一直不安歇,担心他悲伤郁闷过渡。故意进来岔上一句,再顺便劝他进些饮食,是为了他好的意思。

    等她出去了。韩希夷又陷入痛苦中。

    一个人用宵夜,有什么趣儿呢?

    他便想。若是谢吟月没有算计他,他娶了清哑,又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清哑会为了他请赐牌坊吗?

    这一想,便痴了。

    食之无味地吃了一碗冰糖莲子羹,他起身摘下墙上挂的剑,走出去,在院中选了一块空地,借着月光舞动起来。

    舞了半个时辰,酣畅淋漓,还不肯停。

    静女在窗内看了,忽然将琴搬出来,坐在廊下,且弹且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此情此景,这琴声和歌声,恰好对照韩希夷的心境。

    他越凌厉挥舞长剑,辗转腾挪,清影凌乱。

    至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他慢慢收势,看向静女,静女已是满脸泪水,哽咽道:“大爷,你,想开些吧!”

    不想开又能如何?

    他不想停下,一停下,心又不受控制地疼痛。

    他便命令侍女:“再弹,再唱!”

    他也接着再舞剑。

    于是,琴声又起,歌声又飘。

    陶女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一身白色纱衣,机伶伶的,寒意透骨,毅然走向韩希夷,撩起半幅裙摆,随着他剑势在月下伴舞。

    琴音袅袅,歌声渺渺,剑舞飘逸,伴舞柔媚。

    秋月无情,静静地照射着他们,不知人间悲欢。

    不知什么时候,韩希夷汗透衣衫,浑身疲惫,脚步虚浮,终于停了下来,看向二女,二女也默默含泪看着他。

    伊人情重,可惜不是他想要的!

    他拖着剑,头也不回地走进屋去。

    ※

    同样这晚,在景江上游某地。

    押送囚犯的官船正泊在江边。

    关押女犯的舱房内,昏暗污秽,坐的、靠的、躺的,十几个女人挤满了小小的舱房,谢吟月双臂抱膝,靠在舱板上,静静看着窗外。

    这里没有亲人,没有熟人,也没有对手,她只是一个流犯。

    过去像一场梦,未来……不可期。

    她可以毫无干扰地想那些人和事。

    首先想到的,就是方初和郭清哑。

    他们今日成亲,现在正在洞房吧!

    原以为今生再不会受他影响,结果,心还是狠狠抽痛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开门声,一个差役走进来,叫道:“谢吟月?谢吟月出来!”

    谢吟月警惕,为什么叫她?

    她被带入另外一间舱房,油灯照耀下,她看见房内桌椅齐备,一个身穿宝蓝锦衣的男子背手站在桌后,朝着窗外看什么,其身姿挺拔,仅背影便让人觉得卓尔不凡,不似普通人。

    那差役笑道:“大当家的,人带来了。”

    那人头也不回道:“谢了。你去吧。”

    声音清越,不同于一般男人的浑厚。

    差役笑道:“是。”

    说罢转身出去,还把舱门给关上了。

    谢吟月急转身想要跟出去,那门已经关上了,遂拍门道:“你们要做什么?让我出去!”

    身后人道:“怕了?谢少东也有害怕的时候。”

    声音带着揶揄和嘲弄。

    谢吟月猛转身,端出往日威严,喝道:“你是何人,因何要见我?”

    她很奇怪,前世流放途中可没经历这一段。

    这人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