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49章 缘尽(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对他说这番话,是为了安他的心,要他好好娶妻生子,别再打她的主意。她并不是欺骗他,她真的不会再对郭清哑用手段了。

    她谢吟月,错了一次,怎会再错第二次!

    这一世,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韩希夷望着像赶鸭子般被赶上船的流犯们,面上无喜无悲,心中道:“你我缘尽于此,希望你好自为之。”

    他转身,顺着江堤往前走,小秀急忙跟上。

    走几步,锦绣和一个男子迎面赶来。

    看见他,锦绣蹲身道:“韩大爷。”

    韩希夷问:“你这是……”

    目光落在锦绣头上,发现她梳着妇人发髻。

    锦绣道:“我们夫妻要去北边做小买卖。”

    韩希夷打量那汉子,只见他身材魁梧、举止干练,目光炯炯有神,心中便有数了:这一对成亲了,恐怕是跟去北边保护谢吟月的。

    他点点头,侧过身,让他们走了。

    押送流犯的官船离开码头,另一艘不大不小的船也往景江下游飘去。舱房内,韩希夷站在窗边,望着外面滚滚江流不语。

    他爱过两个女人,都在今天缘尽。

    一个流放了,他不能娶,也不想娶。

    一个今天出嫁,他再不能惦记。

    对谢吟月,他能做的都做了,曾经的情义也消耗殆尽,至此了无遗憾;对郭清哑,他却是千般放不下,耿耿意难平!

    今日她成亲,他曾答应她,要亲去向她贺喜,可他父亲新丧,实在不宜出现在喜宴上,会冲撞了新人福气,只好命族弟代他前往。

    可是,他不能不去!

    他想看她出阁。想再看看她!

    他便乘了船,往乌油镇来了。

    船到乌油镇,又往下游驶了一段,便停泊在江边。这里是从绿湾村到乌油镇的必经之路。他要这里等方家迎亲的船回来。

    他坐在船舱内,面前放着大圣遗音。

    闭目酝酿良久,他将双手搁在琴上。

    曾经畅想的他吹箫,她弹琴,琴箫相和。永远不能出现了。听不到她的琴声,他便自己弹好了,他的琴艺也很高超。

    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冲淡悠远的琴音飘到江面上,随水随风散去。他觉得心轻了、空了,“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天地之大,任其遨游,再不用牵挂任何人、任何事了。

    为什么心底总有一丝不舍?斩不断、丢不开。

    他眼前浮现一双安静的黑眸。认真地告诉他:“你们世家都是三妻四妾。我不要夫君纳妾,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能做到!”他喃喃道。

    隔壁舱房内,静女听着琴音,不知为何,一直落泪。

    韩希夷一直弹,直到一阵鼓乐声逼近。

    他停手,抬头,眼神有些沧桑,仿佛过了一生一世。

    因为凝神倾听,那鼓乐声清晰起来。他意识到什么,心房猛然收缩,一股尖锐的刺痛袭来,再慢慢扩散。以至于全身虚软。

    他慢慢站起来,走到窗前,朝外看去。

    江面上来了一艘大船,披红挂彩,喜气洋洋,一看就是迎亲的船。隔着老远,也能听见船上的笑闹声,偶尔有鞭炮噼里啪啦炸响,火花四溅。

    他怔怔地注视着大船从眼前驶过,尽管明白新娘不可能走出来,还是茫然用目光搜寻,想发现熟悉的身影。

    没有惊喜,大船渐渐远去,越来越小。

    “郭妹妹!”他低声叫。

    手摸索着,解下腰间洞箫,凑到嘴边,浓得化不开的情感,注入箫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并没有刻意去抒发什么,只是他此刻心情的流露——求不得之苦,世人都无法放开!

    方家迎亲船上,方初似乎听见箫声,忙竖起耳朵,结果郭勤和严暮阳又放了一挂鞭炮,炸得他耳朵嗡嗡响,把箫声也炸没了。

    蔡铭嫌弃道:“这些小子,使不完的劲儿!”

    郭大全笑道:“蔡三爷,等你有了儿子,就不会嫌了。”

    众人都笑起来。

    “儿子”一词,勾起方初柔情,想着隔壁舱房内的新娘,早忘记追寻箫声了,况他一时也没想起来把箫声和韩希夷联系到一块。

    舱房内,清哑却实实在在听见了箫声,一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今年暮春时节,她去府城主持伊人坊开张,韩希夷同行。傍晚泊船后,她弹琴,他唱和这首古诗,那曲调正和这箫声一致。

    难道,韩希夷在附近?

    清哑心里自问,跟着自答“肯定是他”。

    箫声幽怨,正是失意人的心境流露。

    那日,他唱出来的可不是这个味道。

    正想着,外面喧闹声忽然大了起来。

    一阵脚步声靠近,然后就听见方初和小丫头说话,又提高声音对里道:“郭妹妹,到了。你准备准备,咱们下船。”

    细妹忙道:“知道了。”

    忙拿起红盖头替清哑盖上。

    接着,喜娘也赶了过来。

    迎亲船停靠乌油镇码头,方家早派了人在此迎接。

    严纪鹏吩咐圆儿先走一步,飞马去方家禀告方瀚海,将郭家种种情形都告诉他;又指挥众人抬花轿下船;又要让郭家送亲的客人,十分忙碌。

    方初一直没走开,就等在清哑舱外。

    清哑被喜娘等人扶了出来。

    他忙接着,低声道:“别紧张,我就在这。”

    清哑低低地应了一声,盯着那双红色云纹如意靴。

    然后清哑上轿,被抬下船。

    方初也下了船,上马,走在前面,八人抬花轿紧跟其后,一路吹吹打打往方家老宅行去,沿途不知引来多少人观看。

    方家老宅门前一条街更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

    院内也是一样:人人喜气盈腮、个个笑语喧哗。

    圆儿先一步赶回来,对方瀚海等人绘声绘色描述了去郭家迎亲经过,以及去郭家恭贺的各路权贵,还有皇上太后对郭织女的赏赐,太后口谕宣大少爷和少奶奶进京朝贺太后寿辰,又有卫昭夏流星派人来捣乱等等,亏他口齿伶俐,总结得十分利落,很快说清了。

    方老太太等人听得十分心惊,更多的是喜悦。

    ********

    早上好朋友们,洞房倒计时!新人拜天地求月票!听说月底有双倍月票呢,愿意为原野留着的话,原野很感激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