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40章 送妆(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蔡钥见她来者不拒的模样,噗嗤笑了。

    因起身,伸手拉她也起来,道:“你都成汤罐子了。才喝的,歪着不好,出去走走。”

    两人便去竹林中转一圈,回来已经日暮了。

    于是,又开始沐香汤浴、保养头发。

    这次清哑不觉得烦了,因为有蔡钥陪她。

    出浴后,两人又一块弹琴。

    严未央见了嫉妒不已,又诧异:“你俩什么时候这样好了?”

    蔡钥笑嘻嘻道:“我俩一见如故。三嫂不要吃醋。郭妹妹喜新不忘旧,并未忘了你这个旧友。”

    严未央故意凶巴巴道:“她要忘了我,我不饶她!”

    说完匆匆走了。

    她可没小姑子这样闲,只要陪着清哑就行了,她被沈寒梅拉着去帮忙,为清哑整理各式新嫁衣,还要帮阮氏安排各项事。

    清哑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歉意。

    人人都忙,就她闲着等出嫁!

    心中甜蜜,这歉意也乐呵呵的。

    她免不了想:方初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跟她一样保养等成亲?

    方初确实在等成亲,却没她这么闲。

    八月十七,是送妆日。

    方家将成亲地点安排在老宅,因为这里设有祖宗祠堂。

    人常说“十里红妆”,那是夸张,但郭家嫁女儿,十里红妆肯定是不止的。嫁妆用大船运送到乌油镇,装了两大船。方家老宅后门临水,但嫁妆不能从后门进,再者那大船也开不进这岔水道,只能停在乌油镇的景江码头。从船上往下抬嫁妆。抬了近两个时辰。

    从码头到方家老宅这一段路,红妆络绎不绝。

    方家所在的后街,一条街的街坊们都敞开了大门,男女老少都来观看这场热闹,议论声、惊叹声此起彼伏:

    “又一抬!”

    “不止一抬,后面好多!”

    “还早着呢,我刚去那头瞧了。”

    “我滴娘嗳。这都过了多少了?”

    “这家子真有钱。陪这么多嫁妆!”

    “方家这媳妇哪儿的?”

    “哎哟婶子,原来你还不晓得呀!就是绿湾村郭家的织女,赐牌坊的那个。离这不远。前些年她娘和她嫂子常来咱这卖枣子,想起来了吗?”

    “郭家呀,想起来了!”

    “真是想不到,如今她家这样兴旺!”

    ……

    方家门楣上。披红挂彩。

    院内,人声鼎沸、笑语喧哗。并有锣鼓阵阵、细乐悠扬,这是戏班在唱戏,还有表演杂耍的,给亲友们消遣玩乐的。

    方瀚海和方初父子两个。站在大门口迎客。

    郭家送妆来的是郭大全领头。

    方家父子、严纪鹏等人热情接着,将他让进上房,好茶好果待着。又寒暄一阵,留下方瀚漫和方氏族中人相陪。又出去忙去了。

    方初也告罪道:“大哥且坐,我出去支应一下。”

    郭大全笑道:“你去吧,我这里和方大伯说话呢。”

    方初便转身出来了。

    到外面一看,方瀚海、严纪鹏和高老爷正在那边看着进嫁妆呢,他忙朝他们走过去。

    方瀚海看着络绎不绝的嫁妆进来,脸上似喜似愁。

    高老爷道:“你别皱眉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嫌儿媳妇嫁妆少呢。你就偷着乐吧。要愁也该我愁才对。等到云溪和则儿成亲,我可没这么多嫁妆陪。他两妯娌一比,高家就被比下去了。”

    严纪鹏笑道:“比下去就比下去了。你还想比回来?这是多少家凑起来的嫁妆,你能比得了吗!”

    高老爷道:“正是。我说亲家,到时候你别指望我也能陪这么多。若要这么陪,高家非得陪穷不可。”

    方瀚海和严纪鹏都被他逗笑了。

    也不是说高家就没钱,可有钱也不能这么陪高云溪。高家可不止高云溪一个女儿,要这么陪嫁,真能陪穷。

    方初过来叫道:“爹,大舅舅,高叔叔。”

    方瀚海沉声道:“你去里面瞧瞧去。叮嘱他们当心些,都不是一般的物件,别乱堆乱放,到时候找不到,或被人顺手牵羊摸走一两样,回头对不上数。”

    方初忙道:“是。”

    便转身去后面了,牛二子跟着他。

    方家老宅分正院、东院和西院,正院后面还有个花园。花园内也有三四处房舍。整个宅子算不上豪奢,在乌油镇算是头一家了。

    方初命将嫁妆放进东院,将来他和清哑就住东院。正院留给长辈。虽然方瀚海和严氏不和他们住一起,但若是偶然过来看儿子呢,总不好临时腾屋子,得先预备着,这是做晚辈该有的尊敬。

    东院二门内,圆儿正紧张分派:“这个抬去东厢。这个抬去西厢。这个——”他恨不得像哪吒一样生出三头六臂来,一边指派人一边两个眼睛盯着打开的嫁妆箱子瞧,一瞧之下急忙伸手关了箱子盖,唯恐别人看见——“把这个送去上房,请赤心姐姐接收。”

    那箱子里有几个精致小匣子,一个里面放着两颗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一个里面装了满满的各色宝石,一个里面全是龙眼大小的珍珠。

    圆儿忍不住心里嘀咕:这也陪的太多了!

    下一抬又过来了……

    正忙着,忽见方初来了,忙叫“大少爷。”

    方初点头,一面四下打量。

    那些送妆的一瞧,这就是方家大少爷,郭家姑爷?

    有那机灵的赶忙就叫“姑爷好。”

    一人叫了,其他人忙都跟随。

    方初听得一愣,接着便笑起来。

    “二子,赏!”他看了一眼牛二子。

    “嗳。”牛二子忙回身吩咐人打赏。

    圆儿笑着对那先叫“姑爷”的少年道:“这兄弟,瞧把你机灵的,这一张口,就得了个双份。”

    这些送妆的,方家早预备了赏封,方初说赏,是另外的。

    那小子听见方初说赏,嘴巴咧开老大,再被圆儿这么一说,倒不好意思了,摸摸头嘿嘿笑道:“不是叫姑爷么。”

    圆儿笑道:“是姑爷,是姑爷没错!”

    方初耳听着他们说笑,去了上房。

    上房内,严氏身边的杨妈妈正带丫鬟赤心等人同样忙着,看见方初纷纷打招呼,方初随口答应,脚下不停地进了新房。

    新房内,红色锦幔高悬,梁上挂着一对精致的八角透雕麒麟送子的灯笼,那只是装饰,真正照亮的则是放在紫檀桌上的龙凤灯座的玻璃灯,罩着粉色纱罩;内间,厚重古雅的拔步床散发着楠木的芬芳,床上悬着百子千孙帐,铺着大红龙凤呈祥锦被,鸳鸯戏水的枕头……

    他心中被喜悦充盈,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明日洞房的情形。

    ********

    十里红妆来了o(n_n)o~~姑娘们也送张月票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