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37章 少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月沉默了一会,道:“也好,就按你说的。”

    谢天护抬眼,惊愕地看着大姐。

    刚才,谢吟月问有什么事,他不忍告诉她父亲要问斩的事,心神恍惚之下,把自己对郭家的打算说了出来。说出口后,才觉不安,生怕大姐斥责他“父亲命在旦夕,你竟向仇人摇尾乞怜,真乃谢家不孝子!”谁知,大姐却同意了他的想法,他怎能不吃惊。

    谢吟月见他这样,轻声道:“做什么这样看着我?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好了。便是偶然做错一次,也别泄气,全当历练。多错几次就好了。大姐相信你,一定能把谢家恢复兴盛。以前,是大姐错了。将来等大姐回来,也只会在你身后支持你,而不会干涉你行事。”

    谢天护哽咽道:“大姐!”

    谢吟月道:“哭什么。哭就不像了。”

    谢天护忙擦泪。

    谢吟月忽然道:“郭家那边不要紧,你该担心咱们谢家内部,二叔他们。”

    谢天护疑惑道:“二叔他们怎么了?”

    谢吟月幽幽道:“我和父亲都不在了,二叔不会服你的。”

    谢天护便怔住了。

    谢吟月又道:“不过,我知道你能处理好。”

    谢天护呐呐道:“大姐这样相信我?”

    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呢。

    谢吟月肯定道:“你能处理得了!”

    见谢吟月这样信赖、鼓励他,谢天护暗想:“不能让大姐失望。回去得好好想想。真不行的话……”

    正沉思间,就听谢吟月问:“杨姑娘可好?”

    谢天护道:“这些日子我也没有她的消息。”

    谢吟月垂眸,静了一会才道:“那你回去打听一下。”

    谢天护点点头,并未把这话当回事。

    谢家和杨家虽未正式定亲,却已说妥了,只等谢天护守孝期满,就要为他和杨箐箐定亲。眼下谢家遭遇这事,他哪还有心情提。

    谢天护和大姐又说了几句,眼看挨不过去了。才嗫嚅道:“大姐,爹他……”

    谢吟月不等他说完就道:“你自己去看爹,我就不去了。告诉爹安心,娘在那边等他。有一天。我们也会去和他们团聚。眼下不去看他,是见了不知说什么。等将来,咱们姐弟把谢家兴盛了,见了他,才好告诉他。让他听了高兴。”

    谢天护再次涌出泪水。

    原来,大姐什么都知道!

    也对,就没有人告诉她,她难道猜不出来吗?

    斩立决,根本不需要经过秋审和朝审,立即执行。

    谢天护离开后,谢吟月静静地躺着。

    她不敢去见父亲最后一面。

    眼睁睁看着父亲赴死,却无能为力,她的心情谁能体会?

    身体受的刑罚算什么?心中承受的煎熬胜过身体百倍。

    锦绣忽然轻声道:“韩大爷来了。”

    谢吟月抬头,把脸磨开。转向里面,道:“就说我睡着了。”

    锦绣答应一声,看着韩希夷走过来。

    牢头陪着韩希夷,过来开了牢门,赔笑道:“韩大爷请进。我在外面候着去。”

    韩希夷点点头,走进来。

    锦绣冲他无声行礼,轻手轻脚的。

    韩希夷摆摆手,看向床上的谢吟月。

    “姑娘睡了。”锦绣轻声道。

    睡了?是不想见他吧。

    韩希夷知道谢天护刚来过,谢吟月不可能这么快就睡了,应该是不想跟他说话。他没有点破。只问:“可有按时吃药?”

    锦绣道:“锦云天天煎了药送来,一天两次。”

    韩希夷点点头,把手中包裹递给锦绣,“这是药膏。外敷的。”

    锦绣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过去,道:“多谢韩大爷。”

    韩希夷没出声,静静地看了谢吟月一会,便转身了。

    听见脚步声远去,谢吟月睁开了眼睛。眼神平淡,没有情绪。

    谢天护又去了死牢,给谢明理送最后一顿饭。

    从牢房出来后,发现韩希夷在外面等他。

    谢天护顿时嗓子眼发热。

    他没有提即将问斩的父亲,也没有提很快流放的大姐,却低声问道:“郭姑娘出嫁,我打算也送一份礼。韩大哥看,送多少合适?”

    韩希夷意外,看着他半响不语。

    若是个懦弱的,韩希夷会当他奴颜卑膝;若他像谢吟月一样有心机,韩希夷会当他在算计,眼下不过是以退为进;但谢天护是个骄傲的世家子弟,阳光纯净,他放下自尊主动向郭家低头,是真心为谢家以前对郭家所做的事认错,想化解郭谢两家恩怨。

    这个少年,正在努力撑起谢家!

    没听到回答,谢天护问:“不能送吗?也对,他们怕是不肯收。”

    韩希夷摇头道:“你主动低头,是赔罪的意思,郭家不会为难你的。但不要送多了,多了他们不便收;送些吉庆贺礼,我想郭老爷会收的。”

    谢天护点点头,道:“小弟知道了。”

    韩希夷问:“这事你大姐知道吗?”

    谢天护道:“先前问过大姐了,她让我自己拿主意。”

    韩希夷目光一顿,道:“不服输不退让固然有气概,但低头认错、从头再来需要更大勇气。你此举,并不输给你大姐半分!”

    当年在锦绣堂,谢家刚被掳去皇商资格时,谢吟月坦然自若,并不气馁,当时他们都很钦佩她的气概。但是后来,她为了争胜,越走越偏了,也失去了原本的大气从容。

    谢天护轻声道:“谢谢韩大哥!”

    韩希夷没有瞧不起他,不认为他懦弱,给了他很大信心。

    韩希夷点点头,道:“走吧。”

    二人遂并肩去了。

    次日,谢明理在菜市口行刑。

    郭守业带着郭勤郭俭去菜市口隔壁的茶楼观看。

    当年,他第一次带着两个孙子来霞照,曾充满恨意地指点他们认识江竹斋、认识谢吟风,要他们记住江家、谢家对郭家所作所为,记得报复;今日,他带孙子来看谢明理砍头,却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教导他们,要他们对谢家引以为鉴,切莫得志便猖狂。

    他对郭勤道:“看见了?再有钱有势,也不能随便欺负人。有些事啊,不能干!干多了,没准什么时候报应就来了。”

    ********

    早上好朋友们!早起求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