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627章 上堂(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用力扯开干巴的嘴唇,道:“扶我……起……来。”

    声音很微弱。

    锦绣慌忙起身,弯腰小心抱起她,在她后背垫了两三个软枕,让她靠好,而明阳子也收回了手,道:“真乃奇迹!”

    他盯着谢吟月,好像看什么奇怪物事。

    谢吟月道:“多谢先生。”

    明阳子点头道:“这是你命大,扛过来了。刚才或许是假死,一时厥过去了。老道眼拙,没断明白。”

    谢吟月道:“是先生……高明,救了我。”

    明阳子呵呵笑了起来,连说“奇迹,奇迹!”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起死回生了,所以他心情很好。

    他叫锦绣,还按之前王大夫的方子煎药给谢吟月服用。

    锦绣正要起身,就听外面乱糟糟的人声鼎沸、哭喊连天。

    谢吟月看向谢天护,目带询问。

    谢天护惶恐道:“是官差!来封查了!”

    谢吟月目光一凝,先对锦绣吩咐道:“拿参片来!”

    声音比之前简断有力。

    锦绣忙跑去柜子里翻找,一面叫锦云去煎药。

    谢吟月问谢天护:“父亲被谁带走了?”

    谢天护道:“钦差大人。还有关县令。”

    谢吟月抬眼,看向韩希夷:“韩兄——”

    刚说到这,锦绣拿了参片来,捡了两片喂到她嘴里。

    她含了,闭目,以唾液浸润,吞了两下。

    少时,她又睁开眼。继续道:“外面那些人,还望韩兄去说服,通融一二。请转告钦差大人,容我养些精神,自会去公堂交代。”

    韩希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好。”

    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锦绣惶惶,姑娘醒来的喜悦消散。又添了破家的恐慌。

    谢天护心也沉入谷底。

    他怎么忘了:家里这些事。一向是大姐和父亲主持,父亲杀人灭口,大姐怎能脱得了干系!

    他。终究还是要独自面对这一切。

    韩希夷走几步,想想又回头叫上刘心。

    二人去外面找了捕头,请他暂不要封观月楼;刘心又亲自去向钦差大人回禀,说明阳子正在为谢吟月诊治。等好些了自会去公堂。

    安排妥,韩希夷才重新回到楼上。

    明阳子坐在外间。正伏在桌上写什么,谢天护陪在一旁。

    里面,谢吟月正在锦绣伺候下喝药。

    韩希夷走进来,道:“已经说妥了。”

    谢吟月喝罢。漱了口,命锦云拿走药碗。

    她便对锦绣吩咐道:“去那边屋里,书柜下面。第三个抽屉内,最上面有一封信。拿来给韩大爷。”

    锦绣强忍心酸。道:“已经交给韩大爷了。”

    谢吟月听后,看向韩希夷,道:“韩兄,大恩不言谢!放心,小妹绝不会再令韩兄失望的。听锦绣说韩兄在此守候几天几夜,想必疲累不堪,还请早些回去歇息。余下的事,我自会料理。不敢再劳烦韩兄。”

    说完,就在床上微微欠身致意。

    客气、疏离、淡漠、平静,这便是韩希夷感受到的。

    他深深看着她不语。

    良久,忽然转身,大步离开。

    到外间,又同明阳子告辞。

    明阳子道谢姑娘已经不碍事了,同他一起离去。

    绣房里,便只剩下谢家姐弟和锦绣。

    谢天护呆呆地,一股凄凉油然而生。

    锦绣吞声道:“姑娘……”

    谢吟月道:“你家姑娘死里逃生,你哭什么!”因命她“出去试试,看能不能叫谢侯过来”,锦绣擦了眼泪出去了。

    谢吟月又叫谢天护,“你过来。”

    谢天护慢慢上前,在床边坐下。

    谢吟月道:“你说的没错,是大姐毁了谢家……”

    她百感交集。

    死,是极容易的,纵身一跳,便什么事都没有了。曾经做过的事,都会随着死亡埋葬。活着,远比死要艰难的多!

    可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乃天经地义。

    她想一死了之,上天却不容她逃避,令她又活了过来。

    若她不肯还债,便要整个谢家来陪葬。

    她要保住谢家、保住弟弟,就必须要偿还。

    ……

    颜侍郎听了刘心回禀,允准,派人围住观月楼,特许丫鬟们可以去别屋取药拿东西,伺候谢吟月养病。

    谢吟月并未拖延,下午便支撑着去衙门。

    继曾家之后,谢家也被封待查。

    谢明理陷害郭织女不成,连杀两人灭口;谢吟月被明阳子相救,死而复生,这些消息如风一般传遍全城。

    所以,当颜侍郎在县衙升堂时,各家人都闻风赶来。

    清哑也被传讯,在家人和方初陪同下来了。

    颜侍郎在堂下为她设了座位,她不想引人注目,婉拒了,和方初并肩站在堂下,待需要上堂时再上堂回话。

    当谢吟月一身白衣,在锦绣搀扶下昂首走进县衙公堂,公堂上下一片寂静。俗话说“男要俏一身皂,女要俏一身孝”,她头上身上毫无装饰,素净异常,雍容气度不减,另添了娇柔妩媚,格外动人。

    众人情不自禁调转目光看向韩希夷。

    他们没忘记,谢吟月是韩希夷未婚妻。

    不过,等过了今日,恐怕就不是了。

    有一个陷害亲姐的母亲,再加上一个杀人的父亲,这样的女子,韩家是定不能接受的,可以名正言顺地退亲了。

    韩希夷也是一身白衣,随便站在堂下,看不出想什么。

    公堂上下,那么多人,谢吟月一眼看见清哑。

    她的身边,站着自己昔日的未婚夫。

    往事如烟,好多都模糊不清了,独独这个女孩子安静的目光,自第一次相见,就深深地刻在她的心底,超过了所有。

    她,就输给了这份安静!

    清哑敏锐发觉,谢吟月变了,变在哪里,她说不上来。

    她侧首看向方初,他也正看着谢吟月。

    像能感知清哑的目光一样,方初忽然低头,以目询问她“怎么了?”因他们在人看不见的下面牵着手的,他用手指挠挠她手心,关切她的异常。

    清哑微声道:“我觉得,她好像变了。”

    方初皱眉。

    他也感觉谢吟月有些不同了。

    这纯粹是感觉,说不清原因。

    静了一会,他低声安慰道:“别担心。”

    清哑点头,再看向堂上。

    堂上,谢明理看见女儿,热泪盈眶,“月儿!”

    他觉得,便是马上被砍头,也可以瞑目了。

    谢吟月红了眼睛,道:“父亲,是我害得你。”

    谢明理急道:“不,是父亲糊涂!一切都是父亲做的,与你无干。”

    他急着暗示女儿,想将一切罪责都揽在身上。

    谢吟月不语,眼中闪过黯然之色。(未完待续。)

    ps:二更求订阅、求月票,晚上争取三更。果然你们比原野还像清哑亲妈,谢吟月醒来,你们立刻担心清哑。为什么不想成她是逃脱不了既有的命运和制裁呢!看了你们的评论,觉得很好,我再解释下自己的设定,也许能有助于你们分析。关于谢吟月的悔悟:谢吟月和方初韩希夷清哑的人生观、价值观有本质区别。但有一点大家同样都要受束缚,就是一个人面对的不可能除了亲人就是仇人,他(她)还要在社会上立足,而人无信不立。从这点上说,谢吟月通过自己的败落醒悟到重要一点:她和谢明理作为谢家高层决策者,不提谢家抢了郭家女婿这一条,单凭郭家无偿转让技术给未婚夫方家后,还选择和郭家不死不休,是决策性失误,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导致现在的下场。所以,谢吟月醒来后,更上层楼,却不会再用卑劣的手段和清哑斗争。她们的竞争境界提升了。作为作者,我说了你们不要砸死我:我对这个女配很偏爱。因为写女主有正面描写,还有就是通过女配来衬托。一个强大的女配,才配得上我们清哑。(*^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