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76章 心疼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便叫清哑坐了,当她面喝茶吃她做的点心。

    清哑看着他,脸上一直漾着微笑。

    因见圆儿等人都瞧着,忙示意他们也吃。

    圆儿乐得尝尝,不理少爷警告的目光,连吃了两块,一面吃一面赞好;牛二子根本没看见少爷目光,所以不知他心思,也吃了两块,方初忙将碟子拿走了。

    虞南梦和牛姑娘脸嫩,见方初这样,不好意思吃。

    才说了两句话,又有人来了,圆儿都照方初说的处置。

    谁知人源源不断地来,方初竟然没工夫和清哑说话。

    那些人原是瞧见清哑在这边,才过来的。清哑不走,他们便找借口也要过来走一趟,看个究竟。既来了,当然得下单,否则探头探脑的张望,不被方大少爷骂才怪呢。

    方初渐渐瞧出不对来:

    好些与他从无交集的人也来下单,他有这么盛名吗?

    就算他名声还好,舒雅行刚建立,也吃不下这些数量。

    以他往年执掌方家的经验来看,目前接下的数目不比方家往年在织锦大会头一天接的少,这还得了?

    又有三个商户进来的,都是曾家的老主顾。

    方初忙站起来招呼,“周老爷,王少爷,蒋大爷。”

    那几人忙寒暄客套,又客气地向清哑问好。

    清哑含笑站起来,和方初并列,仿佛女主人。

    那几人看着他们,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几位都是很有实力的客商,看了舒雅行推出的织锦花型,除了那五福捧寿不能定外。其余都下了数额很大的订单。

    方初面不改色地接了,又笑道:“等上面有了消息,这五福捧寿能在民间售卖了,在下一定及时告诉各位。”

    最好的锦缎都是先由皇宫用,一般禁止民间售卖。

    等过一阵子,才会开禁,许商家售卖给普通人。

    这五福捧寿估计要等太后寿诞以后。才能开禁。

    三人相视一笑。道:“正是为这个来的。若是方少爷肯接,先预定都成,只要抢先一步。”

    方初笑道:“我倒想收你们的定金。可又不敢。回头不知什么日子才能发货,你们还不埋怨死我呢,往后再不信我了。”

    说笑一阵子,方初又道明日宴请他们。三人才告辞。

    等人走后,清哑指那一摞只记了数量的合约。悄问方初:“你能生产那么多吗?不如让你爹帮你织。”

    方初微笑道:“不用。这些我还应付得来。往后日子常呢,和那边牵扯,容易说不清。除非紧迫应付不来,不然还是自己解决。”

    清哑“哦”了一声。

    方初见她不甚了了的样子。低声细细告诉她:方氏族人多,若是和那边经常牵扯,方家其他房头定会以为方瀚海和他勾连。中饱私囊。

    清哑恍然大悟。

    郭家人口简单,所以她没想到。

    她舍不得走。只管和方初说话。

    方初也不叫她走,只等散场,便要和她一起去郭家。

    和曾家刘家的惨淡相比,谢家算不错了。

    这要得益于韩家,来人大多看在韩希夷的面子。

    谢家根基深厚,且谢吟月往日声望极高,若非堂妹通*奸*杀人的恶劣影响,即便她和方初退亲,她的声望也不曾动摇;然这次谢大太太丑闻曝光,尽管谢明理百般遮掩,到底还是被人诟病;再就是昨日清哑和谢吟月直面冲突,并说出韩谢两家定亲内幕,韩希夷又亲口承认,彻底颠覆了谢吟月在商场的形象和声望。

    方初的至交好友大多也都同韩希夷交好。

    韩家廊亭,史舵等人一面和韩希夷说笑,偶尔瞟一眼方初那边,收回目光后便看着韩希夷微不可查地叹息:若是韩老爷没有插手,韩郭两家联姻,今日这里又将是怎样的盛况!

    韩希夷神色淡然,对他们的异常恍若未见。

    然眼角余光瞥见五号亭时,心中却觉刺痛。

    七月二日织锦大会散场时,人们发现:方大少爷和郭织女并肩而出,并紧跟郭织女马车后往郭家去了;方瀚海面对这情形,没有半点不快和忧愁,十分的淡然。

    人们议论纷纷,都道两家结亲已经成了定局。

    传言又道:方瀚海这是借着未来儿媳给搭的台阶下来了,乐得以还郭家人情为借口,冠冕堂皇地出头为大儿子主持婚事。

    郭家城西宅院。

    梅林内,在一棵梅树下的石桌旁,方初正和清哑下棋。梅林小径入口,有两个小丫鬟守在那,外面还有婆子值守。这是怕有人闯来惊动他二人,因梅林靠近沈寒梅的住处,也怕沈寒梅的人过来,不知方初身份而被惊吓。

    方初摆开棋局,一面和清哑说话:

    “你会下吗?”

    “会一点。”

    “我教你。你这么聪明,很容易学的。”

    “你觉得我聪明?”

    “你不聪明,世上没有聪明人了。”

    “那你不告诉我求亲的事。”

    早说,她早就帮他出主意了。

    “是我笨。”

    方初笑吟吟地承认错误。

    清哑道:“你才不笨呢。你最坏了。”

    方初故意道:“我坏吗?”

    清哑用力点头道:“嗯。你可坏了。我头次见你,被你气得想打你一巴掌……”

    方初一听,赶紧岔开话题,指着棋盘道:“这一步要这么走……”

    尚未说完,清哑便从善如流,将棋子捡了起来,放在他指的地方。

    方初忙拦住,道:“哎呀,这可不行!举手无悔。”

    清哑道:“我这不是在学吗。”

    方初道:“学也不行。要养成良好的棋品。”

    清哑道:“那你告诉我干什么?”

    方初道:“我告诉你错在哪里。”

    清哑道:“错了就要改。”

    方初道:“你记在心里,下次改。”

    清哑道:“小孩子走路,跌倒了你不让他爬起来,要坐在地上坐一辈子?”

    方初没词了,忍不住点了下她鼻子,瞅她笑道:“你怎么这样会说话了?那天把我爹给问得,一句不敢否认,答得又快又急。”

    清哑抿嘴笑,把那枚棋子放下。

    又抬眼道:“我在家都想好了的。”

    方初道:“我从未见爹被人逼得那样过,别说是你一个不善心机的小辈了,还是他未来儿媳妇。这件事定要被人笑话他好一阵子。”

    清哑不信道:“他今天对我很好,很亲切。”

    想想又加一句,“跟我爹对我一样。”

    方瀚海亲切?

    方初简直听见奇闻。

    他道:“你竟然能得爹欢心。便是对纹儿,他也是严肃的;则儿老喜欢和他歪缠,他也是呵斥的多。”

    清哑喜欢听这个,也不下棋了,笑眯眯听着。

    因闲着无事,看见碟子里有点心,就拿起一块来吃。

    方初闻见香气,抬眼看她。

    她见他右手上捏着棋子,忙将手里剩下的点心塞进嘴,另拿起一块送到他嘴边,黑亮的眼睛望着他,示意他咬。

    方初先注视那细白葱嫩的手指,心中一荡,忙张嘴咬了一口,恨不得连手指也咬住,终究还是没敢放肆,细腰细妹在那边呢。

    他很享受她这样对他,便不肯丢下那粒棋子,让她喂他吃。  —水乡人家

    清哑丝毫不觉过分,喂了一块,又倒了杯茶送到他嘴边请他喝,做的十分自然,仿佛一直来就是如此。

    等方初喝完,又用帕子帮他擦擦嘴角水渍。

    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以前她看方初的断手,心里也同情会叹息,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疼,把照顾他当成自己该做的。

    梅林中十分阴凉,和风鸟鸣沁人心脾。

    方初有些醉了!

    ********

    木有四更,朋友们看完洗洗睡吧(*^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