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4章 深陷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时辰后,谢二老爷正在前堂待客,管家匆匆赶来。

    “选出来了?这么快!”谢二老爷惊喜地问。

    “是,老爷。”管家说着,面上却没有喜色,“二太太请老爷去听风阁。”

    谢二老爷生意人,自是精明,见管家神色不对,便不再问,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双手抱拳,向左右团团一揖,笑道:“诸位请稍坐,容在下去后面看看。”

    众人纷纷笑道,谢老爷只管去看新女婿,不用理会他们。

    有人问管家,新女婿是谁家的。

    管家赔笑道,他也不甚清楚,正要去看呢。

    谢二老爷便随着管家往听风阁去了。

    路上,他问管家怎么回事。

    管家低声说了几句话。

    “江竹斋的掌柜?”谢二老爷失声道,“他怎么进来的?”

    “他自己说凭帖子进来的。说是小姐身边的人给他的。锦屏她们都说没这回事。她们一直在小姐身边,没出去过。”管家道。

    “他人怎么样?”谢二老爷捡要紧的问。

    “今年十八岁,长得十分俊秀。江竹斋是今年初才开张的。开张以来生意火爆,经常卖断了货,曾创下半月售卖近三千两的业绩。还有,他那竹丝画很别致,上品都是用头发丝一样的竹丝编织成的。用的图稿和咱们意匠绘制的稿子类似,就是手法不同。”

    他不愧为管家,三言两语将江竹斋的概况说了。

    知晓这样详细,皆因为江竹斋这半年来盛名在外,是个生意人都会关注它。

    “这倒和风儿梦的相符。”谢二老爷沉吟道。

    “可是……”管家擦了把汗,才接着说,“可是这江小掌柜的已经定过亲了!”说完,不敢看谢二老爷的脸色。

    他先捡好的说,坏消息留在后面,是想让老爷有了好消息垫底,再听见坏消息心里好受些。

    谢二老爷大怒道:“定亲了还敢来?”

    管家忙道:“他说他是来送货的。”

    总之,这就是一场巧合,扯不清!

    谢二老爷再不言语,面色铁青地匆匆往听风阁赶去。

    听风阁是谢家花园中的一所小庭院,主要建筑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小楼周围绿树成荫,庭前花草芬芳。

    听风阁,顾名思义,便知是谢吟风的绣阁。

    此时,庭前空地上,众落选少年正七嘴八舌议论:

    “到底那接了绣球的是谁?”

    “听说是江竹斋的掌柜。”

    “江竹斋?谁家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

    “好像是家卖竹器的。”

    “卖竹器的?不是说一定要锦商才准进来吗?他一个卖竹器的怎么混进来的?这不抢我们风头吗!这也算?”

    “这个就不清楚了。”

    “这到底算不算?”

    ……

    也没人给他们个准信。

    听风阁一楼东次间,江明辉满脸灰败地坐在那。

    他也不知怎么回事,竟被那彩球给砸中了。

    当时他可是擦着边走的。

    这到底算是运气好,还是算运气差呢?

    就目前而言,他觉得有点背运,因为他无法脱身了。

    二楼花厅内,谢二太太正在询问抛绣球的情形,只锦屏锦扇和两个贴心的婆子在跟前伺候,其他人一律被屏退了。

    谢吟风坐在绣凳上呜咽不止。

    她是真的很伤心。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一切都是天意。

    美中不足的是那个人定过亲了。

    她满心迷茫:这到底算不算天定的姻缘?

    若非天定的姻缘,他为什么进来了呢?

    耳边传来谢二太太询问的声音:“到底谁给他送的帖子?”

    锦屏等人都发誓说,她们一直陪着小姐,没出去。

    谢吟风满心恓惶,哭得更大声了。

    因为,是她让李红枣给江明辉送帖子的。

    李红枣说,没有帖子他无法进来,于是,她就派她给他送帖子去了。

    这其实是在暗示他来接绣球。

    他若是无意,就不该进来。

    可是他来了,也接了绣球。

    然后,他却推脱说他已经定了亲了,这是误会。

    “娘,别问了。女儿,女儿当着那么多人抛了绣球,还能反悔?今后要怎么见人?除了他,女儿谁也不嫁!”

    谢吟风哀哀哭着,扑到谢二太太怀里。

    不管怎样,这事已经发生了,再改不了了。

    既然发生了,就说明是命定的。

    既然是命定的,她就要搏一搏。

    江明辉推脱,想来也是不得已。

    不然,他总不能瞒着自己,等拜了堂、生米做成熟饭才告诉她定亲的事吧!

    由此足见他人品可靠,不虚言诓骗。

    她也尝试着放弃,却是万般不舍。眼前浮现她含笑将绣球抛向他的情形,是那么美。绣球“咻”地一下飞过去,在她和他之间架起一道彩虹桥。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和他心儿相接,再也分不开了。眼下一想到要割舍他,胸口就锥扎一般疼痛。

    谢二太太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一面拍着她,一面想主意。

    因问锦屏:“那江竹斋有多大?”

    锦屏急忙将她所知的全部江竹斋情况都告诉出来,事无巨细。

    谢二太太听了不住点头。

    除家世差些,其他还真跟女儿梦到的一样。

    只是这定了亲……

    正想着,人回谢二老爷来了,请太太下去。

    谢二太太刚要起身,却被谢吟风一把拉住。

    看着女儿哀求的目光,她拍拍她的手,道:“你放心,一切有娘为你做主。”转向锦屏,“好好伺候姑娘!”

    锦屏锦扇同时应道:“是,太太。”

    谢吟风这才松了手,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出门。

    谢二老爷和谢二太太碰头后,了解了所有情况,还把锦屏又叫了去,细细地问了一遍前后情形,这才和谢二太太过江明辉这边来。

    江明辉正发呆,见了他们惊慌站起。

    因不知他们是何人,他垂头不敢吭声。

    谢二老爷也不理会他,径直越过他去,在堂上紫檀木太师椅上坐了,端肃一张脸;谢二太太在另一边椅上也坐了。

    管家上前低声提醒江明辉,“这是老爷和太太。”

    江明辉这才抬头,呐呐道:“谢老爷……”

    谢二老爷不待他说完,自顾问:“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江明辉涨红了脸,道:“谢老爷,这事是个误会。晚辈已经定亲了,不能悔婚另娶,也不敢高攀谢姑娘,耽搁谢姑娘终身。这事都怪晚辈莽撞,不该在这个时候闯进来。晚辈愿意领受任何责罚,只求谢老爷让谢姑娘再抛一次绣球,趁外面各家公子还没走,重新选婿。”

    说完躬身一揖,弯腰不起。

    *

    今天就一更了,歇一天。唉,六一要上架了。唉,这个成绩怎么上架?郁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