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65章 搞定(三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老太太沉喝道:“好!不愧是郭织女!不枉我孙子如此看重你,果然非一般女子可比。”——谢吟月拍马也赶不上!

    方初站起来,本想叫“不可”阻止清哑的,听了祖母这话气得什么也说不出了。明知她非一般女子可比,也知道孙子看重她,还不让孙子娶她,这是亲祖母吗?

    严氏看着儿子红了眼睛。

    方瀚海忽觉意兴阑珊,垂下头去。

    严纪鹏和林姑妈等人也都各有思量。

    林亦真看着清哑发怔——

    她这样保证,岂不成全了自己?

    仿若迷雾中破开一线光明,她心急跳起来。

    因偷偷朝方初看去,见他面色颓丧,复又感觉失落,这般患得患失,面上神色自若,手底下把个丝帕绞来绞去却不自知。

    林亦明见姐姐这样,心下暗暗思忖。

    清哑也看见方初颓丧的脸色,心知为何,趁着方老太太高兴,忙又问:“若晚辈不会连累方家姑娘,老太太是否就能接纳晚辈了?”

    方老太太想都没想,便断然道:“那是自然!似郭织女这样的女子,任谁家娶了都是天大的福气!”

    她想清哑都做了保证了,她又何必不大度些,夸赞几句能让清哑心里熨帖和安慰,不至于太过颓废,也能挽回些颜面;再说,清哑也当得起这夸赞,她也是真心夸赞清哑。

    清哑欢喜道:“谢老太太!”

    也站了起来,郑重朝方老太太大礼参拜。

    方老太太心里一惊: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吗?

    她一面细细回思刚才说的话,看可有漏洞,一面急叫蒋妈妈上前搀扶清哑起来。

    方初也疑惑,怎么清哑一副“搞定”他祖母的模样?

    他便迟疑,要不要出头表明决心呢?

    正在这时,外面媳妇来回说,醉仙楼的席面送来了。

    严氏忙起身出去,吩咐将宴席摆在东面三间花厅内。

    媳妇们忙去安排。

    严氏返身进来,对婆婆道:“娘。席面送来了。我让摆在花厅。那里凉快,还能看见园内景致。咱们这就请织女过去吧。”

    方老太太仔细回忆一遍和清哑刚才对话,觉得并无漏洞,想自己太多心了。便丢开,起身对清哑笑道:“郭织女请!去吃饭吧。”

    清哑便盈盈起立。

    方老太太亲自携了她手,并肩走出去。

    众人围随,鱼贯而出。

    至花厅,方老太太状似无意地安排座位:她和方瀚海、严纪鹏、严氏、林姑妈几位长辈陪同清哑一桌。却把方初搁在弟妹们一桌上。

    清哑并不觉异常,也未和方初眉来眼去。

    方老太太看在眼里,对她更加满意了。

    方初很不满意,却也识趣,不动声色坐在弟妹中间。

    方老太太感激清哑,安心要敬她、捧她、给她应有的体面;方瀚海夫妇也觉得清哑受了委屈,该安慰她,因此无不尽力招呼。

    醉仙楼的上等席面十分丰盛,山珍海味齐全。

    喝的是红酒,用的是白玉杯。杯体雕刻花中四君子。

    丫鬟们斟酒毕,后退一步让开。

    方老太太端起杯子,对清哑道:“郭织女,请!”

    方瀚海等人也都端起杯请清哑。

    清哑没有说话,也端起杯,等方老太太喝了,她才喝干。

    方老太太忙命丫鬟为她布菜,劝她多吃。

    略歇一歇,老太太又单独敬清哑一杯。

    长辈敬酒,当然要喝。但清哑体恤老太太年纪大了,不宜喝酒,遂多嘴道:“老太太可能喝?要不然就喝一口吧。”

    方老太太笑道:“今儿老身实在高兴。喝两杯没事。”

    说完干了,又命方瀚海等人。“你们也都敬郭织女一杯。”

    想想又问清哑:“织女能喝酒吗?这是红酒,不那么烈。”

    方瀚海忙笑道:“不妨事。郭姑娘有些酒量。”

    方老太太听了忙道:“那你们可要好好敬一敬她。”

    于是,方瀚海、严纪鹏、严氏、林姑妈都敬了。

    清哑也全干了。

    一来她知道,他们只当她是郭织女,故而和她平起平坐;二来她有些酒量,若能喝而不喝就是矫情。所以她全喝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何况她是晚辈。

    接下来她便回敬他们。

    从方老太太起,挨个敬了一圈。

    “老太太请!”

    “方伯伯请!”

    “严伯伯请!”

    ……

    一圈下来,她脸上如同染了胭脂,那眼越发水润清澈。

    严纪鹏笑道:“听未央说你能喝,我还不大信,谁知是真的。来,严伯伯再敬你。”说完仰头干了。

    清哑道:“晚辈不敢当严伯伯敬。”

    严纪鹏道:“那就不说敬。你陪严伯伯喝一杯怎么样?”

    方瀚海道:“正是。咱们都别说敬了。今儿织女就陪方伯伯和严伯伯喝个尽兴。郭织女行事大气,便是等闲男儿也比不上。方家能请来织女,那是脸面,也是荣幸。”

    清哑当众做了保证,并不使他轻松,相反他若有所失,很是惆怅难过,因此急需借酒浇愁;看看那边,方初闷闷地坐着,心更揪紧,觉得自己不是个好父亲,将来可怎么面对他呢?再看看眼前,方家不敢娶、不能娶的郭姑娘,更加惭愧,更想抛开一切,痛快畅饮一番。

    他俩都这么说了,清哑还能拒绝?

    她也有自己的小算计:之前保证已经令方老太太开怀了,眼下就要“搞定”未来公公和舅舅。

    反正她有些酒量,就算替方初尽孝、陪长辈开心好了。

    她在家的时候,每晚都陪郭守业小酌三杯红酒,父女对饮,郭守业可幸福了。

    于是她道:“长辈有命,晚辈自当从命。”

    说完,端起杯仰头喝干,也不说话,就看着那两人笑。

    丫鬟执壶上前,又替她斟满了。

    严纪鹏拍手道:“痛快!比我家未央还爽快!”

    因对方老太太道:“郭姑娘和我家未央最是投契,做什么都想着她。那伊人坊就是她们合伙做的。”

    清哑道:“严姐姐能干,我省了好些事。”

    方老太太感叹道:“郭家胸襟广阔,从不敝帚自珍,我们这些世家都比不了。”

    严氏问:“怎么我听未央说伊人坊要在霞照开分铺?”

    清哑道:“是。”

    严未央来霞照,这也是原因之一。

    方老太太忙问详情。

    清哑说了,又道等开张之日,要请各家光临。

    严氏林姑妈都说必去,要请清哑帮她们裁几套好衣裳。

    如此边吃喝边闲聊,在方老太太刻意引导下,话题再未涉及亲事,只谈些织锦买卖行内的事。

    方瀚海数杯酒下肚,兴致高昂起来,问清哑道:“郭家宣告‘从此无秘密’,是织女的主意吧?”

    ********

    三更来了,晚上还有四更。怎么今天才三张月票呢?还有两张是昨晚投的。这不科学,原野被打击到了!!感谢所有订阅和打赏的朋友们,月底再列打赏清单,谢谢大家支持!!(*^__^*)还要求月票推荐票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