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3章 失足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心里泛起强烈的好奇心。

    “我儿子的东西,我做娘的还不能看?”

    她嘀咕了一句,给自己壮胆,然后重新翻出首饰盒,打开。

    看着那莹润细致的手镯,她眼睛瞪老大。

    “这么好的东西,怕要好几十两银子!”她咬牙道,“幸亏我拦下来了,不然白送了。郭家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敢说清哑白出力!”

    说完,气呼呼地关了盒子,又塞入箱底。

    从屋里出来,她觉得心安理得许多。

    她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儿子太不知世事了。

    哼,她就是要逼郭家,看他郭守业和吴婆子服软不服软!

    想象着郭守业和吴氏羞愧地上门赔礼的情形,她通体舒畅。又搜肠刮肚,想到时候说些什么样的场面话,既压制吴氏的气焰,又不失大面子和气度。心里揣着这个念头,她做事都心不在焉。

    两日后,江老二押着一船货回到霞照。

    一见面,江明辉诸事不管,一把将他内室,问他信可送到了。

    江老二目光闪烁,说都送去了。

    “清哑怎么说?可要来?”江明辉急忙追问。

    他太急切了,居然没发觉二哥神色异常。

    江老二见弟弟这样,有些心虚,还有些愧疚。

    然想起老娘的话,他又鼓起勇气。

    娘这么做都是为了弟弟好,省得弟弟将来被媳妇欺负。

    “等郭家服了软就好了。”他心想。

    “大概要来吧。郭亲家也没说准。就说到时候看忙不忙。清哑一个人来他们也不放心是不是,总要有人送她来。”憨实的汉子说起谎来也挺顺溜的。

    江明辉一想也对,郭家是绝不会任由清哑一个人来霞照的。

    “那……清哑没说什么?也没回信?”他怀疑地问。

    “没说啊,我也不清楚怎么一回事。”

    江老二答不上来,索性装糊涂到底。

    江明辉却想,以清哑的性子,是不会说话的。

    他想象她看了自己给她买的玉镯,若是他在跟前,问她喜不喜欢,她会看着他说“喜欢”,然后戴上试试大小;他不在跟前,她就算喜欢,也不会大说大笑,戴上了,偶尔悄悄摸一摸,抿嘴微微笑一笑而已。

    可是,他还写了信给她呢。

    他在信里告诉她帮谢吟风绘图稿的事,隐有求助之意。

    她看了应该要提醒叮嘱他几句的,怎么没回信呢?

    难道他这么长时间没去看她,她生气了?

    想到这,他心里恐慌起来。

    清哑生气是什么样的,他从未见过。

    但是,只要想一想,他心里便焦灼难耐。

    江老二见弟弟原地直打转,不知他怎么了。

    难道不信他说的话?

    他本就心虚,只得又编道:“清哑真没写信。郭亲家好像不大高兴。你那三舅哥说话也没好气,我就没好意思多问清哑话。”

    这么长日子没音讯,能高兴才怪呢,所以他没说谎。

    提郭大贵,是因为他性子直,说话阴阳怪气也在理。

    谁知他歪打正着,正触动江明辉心思。

    他想,郭大贵确实像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以前每回他去郭家,郭大贵都跟防贼似的防着他。

    二哥去了,只怕连清哑的面都见不着。

    他就叹了口气,清哑来不来也没个准信,他感觉不踏实。

    “要不要回去一趟接她来呢?”他想。

    还是不成!

    就算他去接,郭家也不会让清哑跟他出门的。

    江老二见他走神,趁机道:“我搬货去了。”

    匆匆往外走去。

    走几步,又停下,回头问道:“谢姑娘的稿子,你画好了?”

    江明辉丧气地摇头:“没有。”

    哪有那么容易!

    描绘别人的画很容易失真,以至于呆板不灵动都是有的。若非这样,是个人都能当意匠,那意匠岂不泛滥成灾了。须得意匠本人有艺术功底,还要熟悉编织手法,才能制出完美的图稿来。

    江老二道:“那你画吧。我搬货去了。”

    一面走一面想:“郭家什么时候能服软呢?”

    江明辉思绪被打断,从焦灼中醒悟过来。他暂压制心头不安,且定下心来绘制图稿,一心希望赶在六月二十八日之前完成谢家定制的屏风,好去迎清哑。

    闲言少述,两个月一溜就过去了。

    六月二十七日,谢吟风又打发锦屏来到江竹斋。

    “下午就能做好。”江明辉赔笑道

    他兄弟两个日夜赶工,熬得眼睛都红了。

    锦屏笑道:“不要紧。这两天家里忙,事多,也乱得很,你别赶着送去了。可不能出一点差错。今晚上好好检查仔细了,明天早饭后送去,又妥当,还能顺便看看热闹。明天我家可热闹了,好些富家公子都去了呢。”

    江明辉听了自然高兴,连说就明天一早送去。

    第二天,他让竹根叫了辆车,装了屏风。

    因对江老二道:“二哥,你送去吧。”

    江老二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成。我不成。”

    他见了那些人就张不开口,拘束的很。

    江明辉无奈道:“那你在家收拾,我去去就来。”又转身吩咐玉枝,“玉枝,把后院那厢房床上垫子铺上,就用我选的那两床;还有茶几椅子,都搬进去……”

    玉枝忙答应了。

    这是为清哑预备屋子,方便她来霞照时住。

    因江竹斋后院只有一进,正屋三间,他兄弟两个住了;两路厢房,原本都做仓房放货品,他和二哥商议,在院子里搭了竹棚子,两人日间在棚子里做篾匠活计,来了货也堆在棚子里,就把厢房腾出来了。

    江老二也同意,因为月底江家也要来人,也要腾屋子。

    一切交代妥当,江明辉才上了车,吩咐车夫往谢家别院去。

    到了谢家门前,报上江竹斋的名号,那看门的却早得了吩咐,立即就放他进去了。

    江明辉进了谢家大门,不敢乱闯,正要寻个管事的交割屏风,就看见一个红衣女子迎过来。

    这女子他见过两次,是跟谢吟风一起去的江竹斋。

    她笑吟吟地上前,要他把东西搬了送去听风阁,指点了路径,还给他一张帖子,说是今天所有人都要凭请帖才能进去,车却只能停在外面。

    因是熟悉人,江明辉不疑有他,吩咐车夫在外等候,他独扛着屏风进去了。

    那屏风是竹丝编制,除外框有些分量,其实极轻的。上下四角都用细麻布裹住,四扇叠在一起,也不至相互摩擦坏了。

    他轻松松地扛着,跟着那女子往内走去。

    此一去正是: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

    二更求推荐票。新书推荐票好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