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15章 团聚(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道:“我喜欢你这样子。”

    清哑羞涩地低下头。

    方初十分迷惑:刚才她说那些都没害羞,怎么自己才说一句喜欢她,她就害羞了?

    清哑忽然又抬头,对他道:“在我爹娘没答应你之前,我不能私自出来见你。到时候你可别想多了,误会我。”

    方初安慰道:“我知道。放心,我有办法。”

    清哑好奇起来,不知他有什么鬼主意。

    想着,又忍不住道:“你不许捉弄我爹。”

    方初忍不住笑了,道:“我怎么敢呢。”

    两人说着话,那船也不知行到何处了。

    忽然前面黑风道:“少爷,郭家船在前面。”

    清哑听了忙站起来,她好想家里人。

    船一晃,她便左右摇摆起来。

    方初扶住她,道:“别急,等靠近了再起来。”

    等上了那船,彼此问好诸般情形自不必细述。

    郭家来的是郭大贵,一同来的还有刘心。

    刘心见了清哑,比郭大贵还激动,一把推开人家亲哥,叫道:“小师妹,师傅正等你呢。哎哟,师傅想你想得都头发都白了。他说,不该把你丢在这不管,每年只来看你一次,才害你受了这大罪。不过你放心,师傅老人家放话说了:往后谁敢再欺负你,他就不给那人看病!”

    郭大贵和方初等人一齐笑起来。

    清哑努力半天,也没叫出一声“师兄”,没底气。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高兴。

    彼此说笑。很快船就靠近城西郭家园子。

    清哑下船,随三哥上岸。

    方初想他们家人团聚,一定有许多话说,自己跟进去有些碍眼,又有邀功的嫌疑,因此向他们告辞,说今日暂不打扰了。

    说完了却不走。还望着清哑。意犹未尽,不想就离开。

    清哑看着他道:“明天。”

    ——千万别忘了!

    方初点头道:“明天。”

    他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呢!

    刘心诧异地问:“明天干什么?”

    方初道:“明天请你吃酒。”

    刘心眼睛一亮,道:“好!”

    清哑瞅着方初无声笑了。这才走开。

    方初看着她的背影融入暮色中,右手从左手袖内掏出一截竹管来,轻轻摩挲着,回味拥抱她的感觉。和她共用一个竹管换气的情形。

    当时情势很紧张,无暇想其他。

    现在想来。那是他此生最美好的时刻!

    清哑从卫家悄悄离开,霞照城里却躁动起来。

    林世子率领官兵将卫家园子团团围住,立即引起各方注目,纷纷派出人手到附近打听。卫家犯了什么事。

    然不等打听消息的回来,城里就被提前宵禁戒严。

    大批禁军涌往各条街道,挨家挨户搜捕卫昭。

    这些措施只能禁住普通百姓。似沈、方、严等人家都隐隐猜测此事和郭织女有关,都各显神通。撒出人手查探内情。

    沈寒秋十分焦急紧张,将所有高手都派了出去,命“查明情形速来回我!”又命人去郭家探问,官府可有消息给郭家。

    很快,郭家派人来告他“织女获救”,他才放心,继而大喜过望。

    谢家,谢吟月披麻戴孝,跪在灵前一张一张烧纸钱。

    锦绣无声走到她身后,弯腰在她耳边低声道:“老爷叫姑娘去书房。”

    谢吟月没出声,依然不紧不慢地烧。

    将手上剩下的纸钱烧完,她才作势起身。

    锦绣急忙伸手搀住,挽了起来。

    谢吟月款款走进书房,尚未开口,斜靠在椅内的谢明理就道:“官兵把卫家查封了。如今城里宵禁,到处搜捕卫昭。”

    谢吟月轻声道:“郭清哑要出来了。”

    谢明理点头道:“我也这样想。还有,古林看见希夷也去了。”

    谢吟月沉默,静静思索。

    郭清哑出来好啊,她很期待呢。

    只是韩家那边,该怎么办呢?

    父女两个对视片刻,谢明理道:“且等等看,他可上门要退亲。”

    谢吟月缓缓摇头,道:“不管退不退,我们都不能被动等。”

    因说了一番话,谢明理点头,等她离去,才叫人来吩咐下去。

    那韩希夷离开卫家,含愤匆匆去找谢吟月。

    行至半路,又停住了,想:“方初说她绝不会主动退亲,我倒要瞧瞧,她到底是个什么心思。若她主动退亲了,我便再去找郭妹妹,向郭妹妹认错,说明我的真心。郭妹妹怪我没有及时退亲,才选择方兄,若知道我的苦心,定会回头的。郭妹妹重视真情,绝不会为了救命之恩而选择方兄的。若她不主动退亲,我便知道她算计我……”

    想到谢吟月利用算计他,他便揪心难受。

    不是被算计而难受,是因为看错、信错人难受。

    曾经的美好印象,将被这算计颠覆!

    他便径直回家去了,一头栽倒在床上,身心俱疲,再也爬不起来,也没有胃口进饮食,满脑子都是和清哑方初纠缠的情形。

    他越想越痛苦,越痛苦就越不能释怀。

    韩太太站在屏风外,含泪看着儿子。

    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

    她不敢想象,他要为郭清哑伤心颓废多久。

    原先定了谢吟月,实指望她好歹能抚慰他一些,结果不但不能抚慰,反而成了他甩不掉的包袱和耻辱。

    她不敢进去,怕自己刺儿子的眼。

    她又不放心,悄悄命人请大夫来给儿子瞧瞧。

    韩希夷在内听了,灵机一动,叫小秀来吩咐:“传出话去,就说我病了,不能见客。”

    小秀领命而去。

    韩希夷又唤了韩嶂来,命他从明日起关注外面市井传言,“尤其是关于郭织女的,一有动静就来回我。”

    韩嶂答应,又问:“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韩希夷道:“叫人留心谢家。”

    韩嶂听后吃惊地看着他。

    韩希夷淡淡道:“去吧。”

    韩嶂急忙道:“是。”这才去了。

    ※

    且说清哑回到家,又是一番悲喜交集。

    清哑是真高兴。

    经历这一劫后,失而复得的感觉尤其强烈,更珍惜亲情和家人;除此外,感情也尘埃落定,心里藏了个人,和那个人的一切,把心房填得满满的,甜蜜蜜的根本掩饰不住。

    ********

    朋友们,今天初步定四更。我自己也吃惊能坚持,想来是看见你们的鞭策和鼓励,有和大家共同经历虚拟故事的激情,仿佛在未知的世界亲身游历一般。再呼唤三月保底月票;推荐票也好(*^__^*)(我是不是该在早上求推荐票更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