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7章 变起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得去一趟霞照。”

    郭大有看着小妹暗想。

    面上,他却笑对清哑道:“咱们要争口气,把郭家生意做起来。这样江家就没话好说了。这世上,靠别人总归不如靠自己。”

    清哑点点头,对这观点表示赞同。

    前世,爸妈竭力教她能不求人就不求人,凡事自立。

    她不会说话,从不会开口求人。

    郭大有见她这样,微微放心。

    待郭守业夫妇送客回来,立即召集儿女、儿媳商量大事。

    吴氏将清哑搂在身边,心里的气一波又一波冲击。

    她空有满腹计算,却不知如何教导这个闺女。

    她和清哑前世的爸妈恰好相反,就像老母鸡似的,张开翅膀将她护在羽翼下,不愿她经受一点外面的风雨,恨不得她一辈子都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不用操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可是,她的愿望显然落空了。

    这还没过门呢,江大娘就不待见她闺女了。

    若闺女做错了事还好说,明明是帮了江家!

    这死婆娘!!!

    越想她就越气,气得身子微微发颤。

    清哑感觉到她的怒气,轻轻摸摸她的手,以示安慰。

    吴氏侧脸,向她挤出一个艰难的笑。

    郭守业咳嗽一声,问了郭大全兄弟几句话,又问了清哑几句话,很快便做出一个决定:将今年的田地尽数交给佃户杨安平和朱顺打理,人手不够就请长工,郭家上下全力投入准备,八月开张新生意。

    什么生意,他没说,可儿子们都明白。

    首先要盖库房,或者说是工坊,这个立即就要着手准备。

    其次,郭大全要亲去霞照打听纺织行情,熟悉市场。

    再有,郭大有要按清哑要求改造织锦机器,还要制作搅机(剥棉籽机)、织布机、三锭脚踏纺车。后三样在清哑提示下,他兄妹两个合作,已经研制作出来了。这个万万不能泄露出去,所以他找了三个木匠帮手做普通的部分,最重要的部件却是他自己独自制作。

    最后就是清哑了,她要教大嫂、二嫂、娘织花布。

    至于织锦的设计也没落下,正在精心研究。

    清哑见爹将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不自觉含笑。

    郭大贵见了忙问:“小妹,你觉得咱能做成么?”

    清哑用力点头。

    岂止能成,成功指日可待!

    她有这个信心。

    两世加起来头次创业,她难免有些小激动。

    开书屋那个不算,那是借了爸妈的光。

    经过江家上门那件事,她还能有这样好心情,其他人也被她感染了,跟着高兴起来,群情振奋。

    “等把这摊子撑起来,瞧江家人怎么样!哼,以为咱清哑就会画竹丝画?将来有她心服的日子在。”

    吴氏骄傲地说着,那个她当然是指江大娘。

    “好了,都是亲戚,说这些做什么。”

    郭守业似不愿提江家,神情有些严峻。

    “过几天我去霞照。小妹,你要给明辉带东西,早些准备。”郭大全笑眯眯地说道,“要不就做些吃的吧。”

    清哑忙点头,眼前浮现江明辉的面容,在心里计算起来:

    再帮他做一件衣裳吧,听说霞照是大城镇,开那样的铺子,也是要讲究门面的,若是衣着太土气,未免让人看不起。

    还要做些吃的带去。

    要不要写封信呢?

    她想起江大娘那愠怒的面色,觉得应该跟江明辉解释下。

    想想又决定不解释了,怕说不好让他误会家人。

    家人也是为了她好,并不是想沾江家的便宜。

    将来她出嫁时,把图稿当嫁妆带去,明辉就会明白她的想法了。

    她看向郭大全,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大哥,让大哥对江明辉说。大哥最会说话,生气的人都能被他说得高兴起来,必定能解释清楚。

    郭大有见小妹凝眉沉思,和郭大全对视一眼,凑过去嘀咕了几句。

    郭大全看着小妹点点头。

    从第二天起,郭家就真忙起来,暂不提。

    ※

    再说江家一行人离开郭家后,往毛竹坞赶去。

    江大娘已经彻底算过账来:

    郭家,已经摆明态度,不让清哑帮明辉画画;

    她想早些娶清哑过门的打算也落空了。

    因此两点,她心里极度愤懑。

    因蔡大娘和江二婶在船上,当着她们,她不便说出实情,独自闷闷地在心里把在郭家的点点滴滴来回翻滚,也是越想越气。

    到家后,没有外人在了,她当即就发作起来。

    正好两个儿媳妇娘家都来了人,是帮着做竹器的。

    江老爹就告诉儿子,要给丰厚的工钱,不能让亲戚吃亏。

    江老大的舅兄就说,都是亲戚,平常有事都要来帮忙,何况还给工钱,他们又能学到手艺,因此死活不肯多要。说江家如今招了不少人,若他们特别,旁人见了会不平。

    江老爹只得罢了,心里很感激。

    江大娘趁机道:“瞧瞧,这才是亲戚!再瞧郭家,就见不得咱们好。也不想想,江家好了,他闺女嫁进来不就享福了!这生意开张的节骨眼上,说那样话,叫人寒心。摆明了给咱们脸色看。这是亲戚干的事吗?不帮就算了,连闺女也不肯嫁。这是哪门子道理?恨得我要……”

    嘴巴蠕动半天,到底没敢说出“退亲”二字。

    江老爹神色就很落寞,沉默不语。

    江家两个儿媳听说缘故后,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们想,谁不巴望嫁个好人家?

    再说,清哑这会子帮了婆家,功劳是明显的。将来进门,婆婆待她肯定不一样。这现成的乖不卖,倒得罪婆婆。难道一辈子不进江家大门?

    江家招了许多篾匠,屋里院里一派嘈杂。

    人一多,吃饭的事便要专人伺候了。

    江大娘想起郭大全的话,雇佣江家闲散的婆子帮忙,将儿媳妇腾出手来安排别事。

    因这桩事,又勾起一腔火气,愤愤道:“明辉他们在城里累死累活,为的哪个?我要早些迎她过门,也不指望她干别的,就把自己男人伺候好了,这不是常情?就不肯嫁。他郭家的闺女是千金小姐,吃不得苦的,只好等江家发达了,她进门就做少奶奶,享清福!”

    一边发泄,一边想派个什么人去城里照顾他哥两个。

    忽然院外闪过一个窈窕身影,是大儿媳的娘家表妹,叫玉枝。

    原本那边有攀亲的意思,是她嫌玉枝太腼腆了,不愿意。

    这时她心里一动,生出一个主意。

    人手增多,做事就快,过了半个月,江家又发了一船货。

    江大娘借口要去城里看儿子,顺便看看铺子生意到底如何,撺掇江老爹一块去了。同行的,还有玉枝。她是去帮江家兄弟做家务活计的,商定一月八百文。

    到城里,见生意果真如江明辉说的那样好,都高兴极了。

    江明辉听说玉枝是来帮他们洗衣煮饭的,顿时觉得不妥。

    江大娘便高声道:“不然你让娘怎办?难不成娘一把年纪了来伺候你们?娘原本是想今年底就把清哑接过门,你身边也有人照应。和你爹去郭家商量,郭亲家死活不答应,还说要等清哑十八岁再嫁。我们好说歹说,就是不肯让步,到底还是要等两年才肯嫁。也不晓得他们把闺女留着做什么?想靠闺女发财呢。”

    江明辉就怔住了。

    旁人不知清哑在做什么,他很清楚。

    清哑帮他画图稿只是顺带的,她其实一直在研究织锦。

    以郭守业夫妇精明的性子,留着清哑定是有所图。

    人家养大的闺女,多留一两年,谁也不好说什么。清哑为郭家做事,那也是应当应分的。就是苦了他。若是清哑能早些嫁过来,他再不必天天晚上想她想得睡不着,两人一块在这和和美美过日子,是何等美事。

    他心里想着,面上就现出怅然神色来。

    江大娘一直注意他,这时添了一把火,将吴氏不让清哑画画的话添油加醋说了,“这是想跟江家拿乔呢。想是看我们赚了点钱,也想插一脚。”

    江明辉没有怀疑这话。

    他相信清哑,暂不为他设计图稿是为了长远打算。

    但郭守业夫妇和他的那两个舅兄就未必了。

    江大娘一见他神情,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效果,越发恣意歪派起郭家人来,又说清哑也不肯成亲,务必要让儿子对郭家心生不满。

    玉枝在旁听得诧异不已,听这口气,大娘很不满意郭家,难道想退亲?想着,她不由心跳起来,偷偷地看向江明辉。

    江明辉被娘说得心烦意躁,根本没注意她。

    江大娘见儿子毫不在意玉枝,莫名松了口气。

    她带玉枝来是为了膈应亲家吴氏的,要叫她心里不好受,晚上睡不安稳,并非真想儿子跟她发生点什么事。那样的话,丢脸的还是江家。一路上,她也是悬着一颗心,生恐弄巧成拙。这时见儿子对玉枝半点不上心,才放了心。想起吴氏听到这消息时的愤怒样子,心里说不出畅快。

    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这样做到底所为何来。

    若不满意这门亲,要儿子对清哑生嫌隙,何不干脆退亲?

    既不舍退亲,那挑拨得儿子和未来儿媳生分,又有什么益处!

    正是:

    万般烦恼因利起,千种闲愁为情生。

    *

    二更送上,求推荐和收藏,差一点打成求粉红了(*^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