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502章 担责(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明理占据了上风,这才沉声道:“欧阳明玉被囚禁那么多年,心中有怨气我不怪,但我谢明理有何辜?明珠又何辜?她们姐妹还不都是为了欧阳家才落得如此下场!指责欧阳明珠,固然会带累我儿我女,欧阳家也休想脱了干系!——从此谁敢娶欧阳家的姑娘?谁愿做第二个谢明理?”

    欧阳明哲苦涩道:“然此事……”

    谢明理厉声道:“此事是欧阳老祖宗的意思,不该由明珠来担!”

    欧阳明哲愕然,有些不知所措。

    谢明理冷冷道:“明早你去那边。老祖宗临死前十分内疚,说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人是孙女明玉,你该去把这话告诉她。”

    这责任欧阳明珠不能担,欧阳家也不能担,只能由欺压百姓的狗官夏明杰来担,欧阳家是被狗官所逼,才不得不屈服。

    欧阳明哲颓然道:“我明白了。”

    次日一早,他便去往欧阳明玉的停灵处。

    谢吟月谢天护也随他一起去拜祭姨母。

    外面又起了新的传言。

    郭家得到韩老爷去的消息,哪肯放过这机会,郭大全和沈寒秋当即安排:今日一早就在外宣扬,说韩老爷被气死了。谢大太太这样的女人,教出来的女儿能好吗?韩家想退亲,又不能退,所以韩老爷激怒攻心,悔不当初,一下子就过去了。

    他们想借此打击谢家,却将内情估摸个*不离十。

    严纪鹏为欧阳明玉设了灵堂,严家一干长幼都去了,另外方家、郭家、沈家等人都来拜祭。

    陈氏也亲自来了,一则她着实钦佩欧阳明玉。二十多年后与严纪鹏重逢,在公堂上并未叙过多的亲密私情,只为自己正名;二则人都死了,她又何必不贤惠,与死人争持有何益呢。

    欧阳明哲等人来后,上香痛哭。

    众人听欧阳明哲哭诉说,欧阳老祖宗临死时犹放不下欧阳明玉。说对不起她。顿时明白:谢家为了替谢大太太洗清陷害胞姐的罪名,把主意打到死人头上来了!

    严纪鹏当即跳起来大骂欧阳明哲。

    “你还是人吗?明玉人都死了,你还不能还她一个公道!两个都是你亲妹妹。你为什么偏袒欧阳明珠那毒妇?”他双目赤红地咆哮。

    “你打量着维护了欧阳明珠,就是维护了欧阳家的声誉?真是糊涂之极!欧阳家的主事人若是如此糊涂,陷亲于不义,陷亲于不顾。比出一个歹毒不孝女更可怕!”方瀚海一针见血地戳穿了谢明理用心。

    欧阳明哲无言以对,又无法改口。唯有痛哭掩饰心慌。

    谢吟月没想到这边来了这么多人,又是这般情形。

    她强撑着,并不辩解任何话,带着弟弟上香叩拜道:“吟月替母亲向姨母赔罪。望姨母在天有灵,原谅母亲。姨母若有任何怨气,都对吟月来吧。吟月愿替母亲赎罪!”

    谢天护也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祭完,谢吟月拉着谢天护便向外走去。不与众人招呼,对于严纪鹏和方瀚海的指责也不辩解。

    经过方初面前,她感觉到方初看着她。

    她忍住不看他,最后忍不住,还是看向他。

    他目光淡淡的,甚至带了点嘲笑,看穿了她的用心。

    她回了他淡淡一个笑,与他擦身而过,心中道:“笑吧,看谁笑到最后!”等郭清哑回来,她很期待还能看见他这样笑。

    路上,她反复权衡:“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眼下她不但要帮韩希夷找到郭清哑,还要帮他救郭清哑,如此方能保住和韩家的亲事。

    她请了与王杏儿交好的一个姐妹在适当时候去探望王杏儿。

    谢家姐弟走后,严纪鹏恨极,不住痛骂欧阳明哲。

    当日,街面上议论此事的又多了些内容,说欧阳明玉看夏织造倒了,无可依靠了,才出来证明自己;若是夏家依然荣耀,她也不会出头了,自然继续做她的夏家贵妾。

    严纪鹏一怒之下,冲去韩家灵堂。

    韩希夷是夜半时分赶回来的。

    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他痛悔异常——他终究还是做了不孝子,明知父亲没多少日子了,竟然没在他身边伺候汤药,陪伴他最后时光。

    韩太太忍泪告诉他,韩老爷临终时留下遗言:和谢家的亲事由他自己做主,他收回断手出族才能退亲的条件。

    虽如此说,她却面现愧疚。

    因为这遗言并不能改变什么。

    看着呆怔的儿子,她忽然坚定道:“你放心,娘马上去找谢家退亲。这门亲是娘和你爹替你定下的。是我们害了你。韩家不能娶郭姑娘,同样也不能娶欧阳明珠的女儿。可怜你父亲,本来还能撑几天,听说了这件事,承受不住才……去了!”

    韩希夷急忙拦住她。

    他痛苦道:“没用的。谢家不会认的……”

    若能认这罪名,欧阳明珠也不会在公堂上以死明志了。

    现在韩家上门,以此为由退亲,即便谢家原来愿意退的,这时也不能退。一退,便意味着承认了欧阳明珠的罪行。若韩家紧逼,最终可能会导致谢吟月也以死明志,替母明志。

    韩太太听后,颓然跌倒在椅子上。

    韩希夷干涩地安慰母亲:“这事还是交给儿子吧。我原本就和谢大姑娘说好要退亲的。娘何必出头,被人骂背信弃义、出尔反尔。”

    韩太太道:“就怕她不肯退。”

    她已经不信任谢吟月了。

    欧阳明珠的行径让她心寒。

    韩希夷沉默,越发难受。

    他转过身,对着黑漆的棺木,禁不住哭道:“父亲……”

    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

    可他能说什么呢?

    父亲临死犹惦记他的亲事,可见爱子之心。之前逼迫他放弃郭清哑,也只能说是父子想法不同,并非刻意为难他。这些日子他奔波在外,固然有心忧清哑的原因,也有埋怨父亲、躲避父亲的意思,此时想来更觉愧疚,抚棺痛哭。

    痛哭一阵后,还要打理置办丧事,一夜不曾歇息。

    次日,正在灵前跪着向前来祭拜的人回礼,严纪鹏就来了。

    ********

    朋友们,今早上的第一更我昨晚设定时不小心点了“即时发布”,所以这更算第二更了。咳咳,不是我斤斤计较,是因为进度跟不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