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95章 宣誓(四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卫晗叹息,对她道:“你都听见了?”

    清哑默然,心里有些难受。

    她始终没有听见韩希夷的回答。

    哪怕解释一声也好,可是他没有。

    好比一个人,向你奉献一份人生厚礼。你推辞不受,他坚持要送,并通过各种途径展现他的诚意。你被感动,想:“他这样诚心,何不试试接受呢。”于是你尝试着要接受。这时候,他却把礼物收回去了,还嘲笑你痴心妄想。你能不难受吗?

    卫晗道:“所谓深情,不过如此。你该死心了。”

    清哑不理她,也不想理她。

    卫晗不知道,她曾拒绝韩希夷,就是为了防止今日这局面。她都没有期盼过,何来死心之说?她难过是因为另外的缘故。

    卫晗见她一言不发,还要说。

    就在这时候,就听上面有人道:“哟,这不是方大少爷吗!怎么一个人躲在那边?哦,是心里很烦闷吧。听说方老太太和方大老爷来了霞照,要方大少爷认祖归宗,还要帮方大爷说亲。有没有这回事?”

    卫晗急忙住口,一面侧耳倾听,一面看向清哑。

    她的目光有些不忍,仿佛已经预见了结局。

    清哑神色平静——韩希夷都能定亲,方初为什么不能?

    上面,方初坚定地回道:“此生此世,我方初非郭清哑不娶!她一日不归来,我便一日不娶;一世不归,我便终身不娶!”

    说完,看着韩希夷和谢吟月冷笑不止。

    忽转眼一扫,发现卫昭笑容有些僵硬。

    为什么会这样?

    韩希夷和谢吟月变脸在意料之中。可这关卫昭什么事?

    他敏感地觉得卫昭表现很不对。

    心中一动,他张开双臂,仰天喊道:“郭清哑,你听见了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能让我方初绝后。无论你在哪里,都要好好活着。活着等我来救你。我一定要找到你!一定会找到你……”

    一边喊。一边目光犀利地盯着卫昭。

    然后,他如愿以偿地看见卫昭双目变冷,不复笑颜。

    至此。他终于断定:清哑一定在卫家!

    说不定,她就被囚禁在这附近某处地方。

    他心中愈激动,理智便愈冷静,面上却故作放纵疯狂神态。再提一口气,高声喊道:“郭清哑。你是御口亲赐的‘织女’,那些鬼魅魍魉休想污蔑你!郭清哑,你听见了吗?你一定要等我!郭清哑!郭清哑!!郭——清——哑——”

    最后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直飚向烈日下的晴空。同时也灌入在场众人心底,声音之高,别说是卫家园子。便是几里外都能听得见。

    上下水陆皆是一片寂静。

    竟然没有人出声嘲笑他。

    曾少爷倒是冷笑了一声,道:“喊得如此深情。谁能想到曾经翻脸无情退亲呢。”声音很勉强,还带些酸溜溜的味道,在寂静中显得很突兀,连他自己也觉得刺耳。

    见无人附和跟从他,他面上更挂不住了。

    他勉强、酸涩,是因为嫉恨方初——退亲退得轰轰烈烈,示爱也轰轰烈烈,且都那么理直气壮,坦然无惧,真是岂有此理!

    他自认为深爱谢吟月,却不敢这样当众宣誓,更别说宣誓非她不娶、终身不娶这样的话,因为他根本做不到!

    可是,方初喊出来了。

    他的含蓄呢?

    他的隐晦呢?

    他的稳重呢?

    当今世俗民风,谁敢这样当众宣告自己的爱?

    韩希夷面色灰败,谢吟月神情呆滞。

    方初看着他们想:“这是对你们的回击,也是我的心声!你处心积虑地算计,只为了给别人看。别人附和,你才能成功;若不附和,你便白费心机。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心,不论别人怎么看,我都甘之如饴。所以,你注定比不了我,不论你如何算计都一样!”

    谢吟月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动了便会泄露她的虚弱。

    她心中惨笑:她谋划这么多,好容易取得这成果,他一张口便将这一切冰消瓦解,让她彻底输个干干净净、颜面尽失。

    他们彼此比谁都更了解对方,所以,她清楚如何打击他,他也清楚如何打击她。这一番过招,两人都遍体鳞伤!

    韩希夷失魂落魄,有种大势已去的凄凉。

    他想起父亲的话“你决心不够!”

    他真是决心不够吗?

    是因为不够爱清哑吗?

    不,不是的!

    他不能忤逆病重的父亲,也不能再给谢吟月致命打击!

    心底有个声音严厉反驳他:“你正在给郭姑娘致命打击!”

    “不,我没有!”他快要崩溃了。

    他想起江明辉,仿佛旧事正重演。

    他恐惧,张嘴就想说出一切,也喊出自己的心声。

    谢吟月看见,直觉不妙,抢先一步对他道:“你且忍忍吧。他们误会你、错怪你,都是因为郭姑娘。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等救出了郭姑娘,那时一切不攻自破。我这就进去找卫姑娘打探。你也打起精神四处查探查探,看可有异样。”

    说完转身就走,不给他回话的机会。

    她待不下去了,必须离开!

    韩希夷看着她的背影,头一次起了疑心。

    对于方瀚海来说,方初所为却不是件值得荣耀的事。

    他和严纪鹏等人坐在二楼,听了方初的宣告,面色难看。

    今日之后,谁都知道方家大少爷非郭织女不娶了,怎么办?

    说他被出族了,不是方家儿子了?

    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谁不知他是方瀚海的儿子!

    若站出来呵斥反对,又恐当众落了郭家的脸面——不愿娶归不愿娶,当众拒绝,那不是打郭家脸吗!况且,人郭家又没说把女儿许给你儿子,是你儿子自己发誓非人家不娶的。

    仿佛害怕他发作,严纪鹏在桌下死死扯住他衣袖。

    方瀚海便低头坐着,艰难捱着。

    偏有人不放过他,笑道:“方老爷,令郎真乃情种!”

    方瀚海岂容他撩拨,狠狠一眼瞪过去。

    那人慌忙讪笑着端起茶杯,后悔不该惹他,想他此时正在气头上,若是惹急了他,不知会怎样发作,回头给自己没脸就不值了。

    楼下,方初对卫昭抱拳道:“卫兄弟,大婚之喜,请原谅愚兄不能逗留,我要去找郭姑娘了。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卫昭道:“方兄痴情,小弟佩服。方兄请便!”

    方初轻蔑地扫一圈在场诸人,转身大步离开了。

    才迈了两步,忽然身形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脚下——

    他好像听见清哑的声音了!

    她喊“我在这”“方初!方初!!方初!!!”

    ********

    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该把月票砸向方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