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81章 挥拳(四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老爷韩太太明知他心思,也未阻拦,任他去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夫妻往郭家走了一趟,任凭韩希夷再努力,郭家也是不会原谅他的,去求了也白求。不过让儿子去赔罪也好,至少证明儿子是有情有义的,这一切决定都是韩家长辈做出的,与韩希夷无关。

    果然,韩希夷去了郭家,仍然被阻挡在外。

    郭家,郭大全兄弟正劝解爹娘。

    他道:“我晓得爹娘心里不痛快,不过咱们扪心自问:要是咱们家遇见这样事,又能怎么样呢?之前姓夏的污蔑小妹是妖孽,韩大少爷可不相信,忙前忙后相救。就算小妹被驱了魂,他也死活不信。现在小妹下落不明,韩老爷快死了,等不及也是常情。哪个做父母的不为自己儿女打算?爹娘就别生气了。”

    郭守业也知道儿子说得有理,长叹一声,抱头不说话。

    吴氏则哀哀哭泣,蔡氏在旁陪着流泪。

    郭大有也道:“爹,娘,这件事……别气了。往后,咱不和韩家来往就是了,犯不着弄得跟仇人一样,不划算。之前郭家转让技术给韩家,现在翻脸成仇,那不是白白浪费了小妹一番苦心吗?”

    郭大全道:“就是这个意思。”

    又劝吴氏说:“娘别哭了,咱小妹是个有福气的人。慈恩大师不是说了么,等过了这一劫,她往后就顺了。”

    郭大有也道:“对,娘,老哭不吉利。”

    吴氏忙擦泪道:“娘晓得。娘就是等得着急。”

    郭大全忙道:“娘别急。王大人正在逼问姓夏的,还发了悬赏找小妹,就是提供线索的都有赏金呢。想必过两天就有消息了。”

    吴氏遂安心了些,不安心也无法,只能慢慢找。

    劝解安慰爹娘的郭家兄弟再没想到,只隔了一晚上,他们自己也暴怒了,别人劝也劝不住。

    韩希夷在郭家吃了闭门羹,怏怏归去。

    他既要为父亲身体担心。又忧心清哑。心烦气躁,根本不能安宁,也不能入睡。遂在灯下画了两幅清哑画像,缠绵痛楚。

    次日清晨,他便请求父亲,要出去查访清哑下落。

    韩老爷一力支持。说郭家有难,韩家一定不能袖手。

    韩希夷郑重谢过。想父亲终究不是无情的。

    他走后,韩家立即往谢家下聘——昨晚与谢明理夫妇说定了——聘礼是早就准备好的,原是要送往郭家的,现送往谢家。

    谢家织锦展还有一天。宾客云集,见证了两家定亲的场面,一时间如炸开锅一般。说什么的都有:

    “看来,郭织女真凶多吉少了。”

    “就算能找回来。也……”

    “是啊,找回来也没法嫁人了。唉!可惜!”

    “韩少爷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就是太残忍了些。”

    “也不能这么说,韩家可是百年织锦世家,韩少爷又是下任家主,若是娶一个不清白的女子为妻,韩家怎么丢得起那脸面?”

    “可不是,这不能怪韩少爷,换做谁也只能放弃。”

    “是啊,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这点。”

    “郭家不行了!”

    “是啊,看样子是不行了。谢大姑娘要恢复昔日风光了。”

    “这还用说,韩谢两家联姻,前景不可估量。”

    “和谢家比,郭家不过一庄户人家,底蕴差了不止一层,终究不能持久,落得这下场也在意料之中。”

    “嗯,韩少爷也算当机立断,不愧五少东之名。”

    “方大少爷可要后悔了!”

    “他后悔也没用,为了一个妖孽,竟然断送了一生。”

    ……

    面对各种议论,曾少爷茫然问谢吟月“这是为什么?”

    谢吟月蹙眉道,她也不清楚。

    曾少爷恐慌地推她道:“你去退了!去退了!快去!”

    谢吟月道:“曾少爷,别闹了!我正要去问爹娘。”

    说问,不过是托词罢了,昨晚她就知道了,此事韩家虽有意,但也是谢家刻意上门提点推动的结果。

    所以,问是问不出结果的,终还是定了。

    曾少爷愤怒道:“韩希夷,你这个无耻的伪君子!还敢骂我无耻,你才是天底下最无耻的人!你比我和方初都更无耻!”

    只半个时辰,整个霞照都传遍:韩谢两家定亲了!

    各家都震动不已。

    王大人以雷霆手段拿下一干贪官,又抄了夏家和周庄,牵连无数商贾,扯出许多不明不白的产业,连日审讯,官场和商场一片混乱。

    沈寒秋和郭大全撒出大量人手,想从混乱中寻得蛛丝马迹,解救清哑,为方便商议,两人隐在城内一家酒楼雅间内等各路消息。

    就是这种情形下,他们听到了韩谢两家定亲的消息。

    郭大全气得浑身哆嗦。

    沈寒秋也不敢相信,追问消息可实在。

    下人保证说,亲眼看见聘礼抬入杏花巷谢家别院。

    郭大全霍然站起身,冲了出去。

    沈寒秋连声喊,也没喊住他,只得跟了出去。

    郭大全当然不会冲动到去韩家问罪,他是看见韩希夷了。

    韩希夷骑马正从街上走,然后就被郭大全拦住了。

    郭大全就在大街上,烈日当空,冷笑道:“这天底下的女人,你娶哪一个我都能体谅,就是不能原谅你娶谢吟月。你既有这想法,为什么不在方少爷退亲后上谢家提亲,跑去缠着我小妹做什么?”

    韩希夷愣住了,颤声问:“你说什么?”

    一面就滚下马来。

    尚未站稳,就被郭大全上前照脸一拳,口内犹骂道:“你为什么要招惹我小妹?为什么?你是成心欺负我小妹是不是?!”

    现在,郭家成了满城人笑柄了!

    郭清哑成了满城笑柄了!

    这对于郭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韩希夷被打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

    小秀惊叫一声,忙上前来扶住他。

    很快,街道两旁就围了许多人,指指点点。

    沈寒秋赶过来,拉住郭大全,对韩希夷道:“韩家去谢家下聘了。你不知道这件事?”

    韩希夷茫然,又恐惧道:“我不知道。”

    沈寒秋冷冷道:“听说已经定了。”

    韩希夷再顾不上和郭大全解释,他不敢相信,想起清哑下落不明,若她得知此事会是什么心情?正如郭大全所说,这是极大的羞辱!他翻身上马,发疯一样抽打马屁股,一路横冲直撞,奔驰而去。

    ********

    赶一赶,再挤出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