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76章 旧识(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会等她自己屈就。

    他自信有这么一天。

    女人的芳华易逝,她们熬不住!

    因看着她道:“别把我当那下流种子。”

    神情很傲慢,觉得清哑看轻了他。

    清哑道:“你叫夏流星,不是下流种子是什么?”

    夏流星无奈地看着她,道:“其实你一点不温柔。”

    清哑垂眸,想,温柔不温柔,关你什么事。

    接下来,她除了对夏流星冷着脸,防备着他,倒没有大闹,安心地住了下来。次日,她便去拜访那夫人,看她织锦。

    一场交流下来,清哑弄清了她的身世来历,震惊万分。

    就这样,她有了同盟。

    她们一起想办法对付夏流星,找机会逃走。

    第三天晚上,清哑想,不准我弹琴,却可以唱歌,那就唱歌吧,让别人听见歌声也行。

    唱什么样的歌才能引起外面人注意呢?

    她以前在郭家从未唱过歌,除了夏流星去的那一次,她为了气他,唱了一首前世的摇滚。当时,细腰也在场。眼下何不就唱这个呢?若郭家派人找她,细腰肯定在其中,她听见歌声,就发现自己了。

    想罢,她就在院子里高唱《一起摇摆》。

    又跳又唱!

    夏流星满怀惬意地坐在葡萄架下欣赏。

    清哑不觉拘束,尽情投入了唱。一曲毕,又唱《美丽世界的孤儿》。不但尽情唱,还随心所欲地改歌词,为了让独特的歌词被有心人听见,这其中就加入了“爸爸”“妈妈”。

    她想起了方初。她在他面前曾露出这破绽。

    不知为何,她相信他,所以这破绽成了希望。

    此时,方初等人正潜行在山腹中,摸索穿行。

    静谧的山中暗河,由于山峰阻挡,隔绝了外界的声音。但是奇怪的很。就有那么一缕歌声从暗河尽头钻进来,钻入他的耳鼓。

    他站住,低声道:“别动!”然后侧耳仔细倾听。

    牛二子等人也都停止游水。都望着他。

    方初听见唱道:

    别哭,我亲爱的人

    我想,我们会一起死去

    别哭,爸爸妈妈

    一切都将会过去

    ……

    才听到这。他激动得哆嗦道:“快!是郭姑娘!”

    一面奋力向前划去。

    牛二子等人虽未听见,却一齐随着他往前窜去。

    清哑尽情歌唱。夏流星也听得投入。

    隔壁院内,夫人独坐在房中,连灯也未点,静静听了些时候。疑惑地想“这都唱的什么呢?”便是对清哑印象不错,也不想恭维。

    正要走出来看究竟,忽然歌声停了。

    她等了好久。也不见歌声再起,外面也没有声音。奇怪极了,便走出来查看。院中灯火依旧,却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人!

    她心里涌出不祥预感,叫“李妈妈?”

    没有人应声。

    她又叫“郭姑娘?小畜生?”

    她的声音更凸显出山庄夜的寂静。

    她有些害怕,这静得有些邪门,仿佛整个山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半个时辰后,方初等人摸进了庄子。

    那时,满院都是被迷晕的人,还未苏醒过来,整个庄子只有那夫人院中有灯光,也只有那夫人安然无恙。

    方初遍寻清哑不见,最后攀着铁栅栏翻了过去。

    “谢伯母!”

    他看见夫人失声惊叫。

    “住口,谁是你的谢伯母!”

    夫人似乎很反感这称呼,严厉叱喝他。

    方初惊疑不定地看着她——真是太像了!

    不,不是像,这夫人活脱脱就是谢吟月的母亲欧阳明玉。

    他想起一事,骇然问:“你是谢伯母的妹妹?”

    他听谢吟月说过,她母亲是双胞胎,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孪生妹妹,十几岁的时候就死了。如果眼前的夫人不是欧阳明玉,那就肯定是她孪生妹妹,只有孪生姐妹,才会如此相像。

    可是,这夫人却不病弱,反有种飒爽感觉。

    夫人不答,反而上下打量他,神情也很疑惑。

    忽然她问:“你可是姓严?”

    方初摇头道:“我姓方。我母亲姓严。”

    外甥肖舅,他容貌确有些像严纪鹏。

    夫人喃喃道:“怪不得。你是方瀚海的儿子!”

    是肯定,而不是问。

    方初点头道:“正是。在下方初。请问夫人,此地可是夏织造的庄子,前两天可有个郭姑娘来过?她在哪里?”

    夫人道:“你们来晚了。她和夏流星不见了。”

    方初惊道:“夫人可知是谁劫走了他们?”

    夫人摇头道:“不知道,我没看见。”

    方初心沉入谷底,强忍住恐慌,回头吩咐黑风:“仔细检查各屋,将所有人都捆起来,关在一处。等我弄清楚了,再来处置。”

    黑风转身去了。

    方初再次转向夫人,问:“夫人到底是谁,怎会在此处?”

    夫人道:“我是欧阳明玉。”

    饶是方初最近一再经历奇事,也不禁叫道:“不可能!”

    谢吟月的母亲怎会在这里?

    就算真是她,又怎会不认识他方初呢?

    夫人也不解释,反问他:“郭姑娘是你什么人?”

    方初被提醒,急忙道:“对,先说郭姑娘。你见过她?”

    夫人道:“见过。我们昨天还一起吃饭,商议逃跑。”

    方初颤声问:“她可留下什么话?”

    夫人道:“她又不知你会来,怎会留话。”

    方初又问:“你知道那些人往哪边走了?”

    夫人反问道:“你们从哪进来的?”

    方初道:“从周庄那边。从暗河摸进来的。”

    夫人点头,表示心中有数了,又道:“我之前在屋里听郭姑娘唱歌。后来忽然她不唱了。我等了好一会也没听见她再唱,外面也没声音了,我才觉得不对,出来一看,他们都不在了。我猜他们应该从江上走了。东北山下有条暗道贯穿山腹,山那边就是景江,一入景江再难追寻。难道是夏流星自己?”

    说到最后,她喃喃自语。

    因为,山腹中的暗道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知道的。

    方初听后心中陡然一沉。

    他觉得腿有些软,便蹲下身,仰面大口喘气。

    牛二子扶住他肩膀,想安慰他,然只叫了一声“少爷”,就失声哭起来,因为他感受到主子心里的痛和绝望。

    他从未见过方初这样软弱无助。

    他眼里的方初,既沉稳又决断,哪怕最落魄时,浑身也散发自信的光芒,和不容忽视的坚定,这样子,他从未见过。

    夫人见此情形,很是惊异。

    她盯着方初看了好一会,才道:“你告诉我,外面是个什么情形,我帮你分析排查,会是什么人劫走了他们。”

    方初道:“外面……你想知道什么?”

    他的声音低沉,有些闷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