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51章 空空(加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卫晗也坚定道:“我宁可不要自尊,只要他高兴!”

    清哑甘拜下风,半响才道:“我佩服你!”

    又对夏流星道:“这样痴心的女孩子你不好好珍惜,还得陇望蜀,活该遭天打雷劈!”

    夏流星看看她,又看看卫晗,笑了。

    他先劝卫晗道:“你别和她争。她被关在这里,也没多少日子了,心里肯定憋着一口恶气,你该让着她些。”

    卫晗点点头,又心平气和地坐下了。

    夏流星又对清哑道:“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平,但世道就是如此,任哪个官宦富贵人家子弟都是妻妾成群,你不甘又能如何?我本不忍心让你见识这些,是你逼我的。等你看尽人情冷暖和世道险恶,被伤透了心,你才会懂我。”

    清哑懒得理他了,觉得不胜其烦。

    可是夏流星又道:“你知道为何慈恩等人出头,明明胜过普渡一筹,王大人还不肯放了你吗?

    “因为此事非同小可,他不敢大意。

    “历来皇家最忌讳鬼怪等不干净的东西。

    “所以,你的结局只有一个:被烧死!

    “你不相信?你既是幽魂附体,若只杀你的*,你的魂魄还能附到其他人身上,杀不死的。只有用火烧,才能消灭干净!”

    清哑还是头一次听说要这样处置她,震惊万分。

    她以为,就算逃不过,大不了砍头罢了。

    “为什么,”她喃喃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个男人。明明无情又残忍,却表现出柔情款款的样子,这比一切凶残手段都更令她感到恐惧,打从心底里觉得寒意浸骨。

    想象烈焰添在皮肤上的感觉,想象在火中挣扎的情景,她身上激起一层疙瘩,忍不住滚下泪水。不断吞声。

    夏流星从未见过她这样软弱无助。微怔。

    他伸出手,接住她一滴泪。

    揉碎那滴泪,就像揉碎她的心。

    他轻声道:“世道就是如此残酷!”

    他又问:“你怕了?”

    他自答:“怕也晚了。”

    卫晗看着落泪的清哑。也不忍。

    清哑努力克服恐惧,努力想:“烧死也很快吧?在被烧焦之前,应该先被浓烟呛晕过去。晕过去了,就不知道疼了。只要不疼。就不怕。”

    她太恐惧了,所以不由自主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夏流星听得又一怔。忍不住伸手抚上她脸。

    “别怕,”他轻声道,“很快就过去了。”

    清哑微微侧首,静静地看着他。

    烛光下。含泪的眸中映着他的身影,如幻影。

    他笑一笑,又道:“别怕。很快就过去了。”

    清哑心想,这就是个魔鬼!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她竭力控制自己情绪。因想起白天在高台上普渡对她使用的手段,还有慈恩对她的告诫和教导,慢慢的,心情平静下来。

    只有心情平静了,才不容易被人钻空子。

    为了转移心神,她端起碗开始吃饭。

    横竖形势再不能比这更恶劣了,她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其实之前那些天她就是这样想的,白天一场对决下来,她心中萌生希冀,反而患得患失起来。刚才被夏流星一吓,又心生恐惧,才自乱了阵脚。

    夏流星见她肯吃饭了,忙也拿了双筷子,帮她搛菜。

    清哑本想让开,又任他去了。

    她想,就当奴才伺候吧。

    于是,她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的伺候。

    夏流星见她难得地顺从了,很愉悦。

    他一面帮她搛菜,一面为她释疑解惑:“你知道吗?提醒我你有异常的是谢吟月,还帮我出了不少主意呢。那个女人,心机如海。她对你可谓穷尽智慧,就是要看到你身败名裂。

    “你恨她吗?想必是恨的。

    “放心,我一定为你出这口气。

    “你别奇怪,我讨厌她利用我对付你。

    “我被她利用了,但我决不会放过她。

    “我们既合作,也是对手。

    “我将计就计,一箭双雕。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无论他说什么,清哑一概不理。

    她吃完一碗饭,又喝了一碗汤。

    放下银箸,她擦擦嘴,开始思索织毛巾。

    很快,她就沉入繁复的机器运作中。

    夏流星没辙了。

    他最怕面对这样的清哑——

    她把自己裹成了蚕茧,隔绝了外界。

    不过,他没有生气。

    因为,他正在慢慢抽丝剥茧,眼看就要达到目的了。

    他站起身,对卫晗道:“走,别打扰她了。”

    又对清哑道:“你歇息吧。明晚卫姑娘还会来陪你。你再这里住的日子,她都会一直陪你。”

    清哑恍若不觉,沉静异常。

    夏流星便和卫晗走了。

    等他们走后,清哑才站起身,走到窗前。

    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她觉得分外寒冷。

    可是,如今已是五月了!

    一缕箫音如约而至,回荡在天际。

    清哑听后,觉得沧桑遥远……

    ※

    且说方初,眼看清哑被带走,沉声对圆儿等人道:“走!”

    一行人转身离去。

    经过茶楼时,正好谢吟月主仆从里面出来。

    谢吟月看见方初,目光决然,迎着他走过去。

    方初也没有避让,也迎着她大步走过去。

    就在圆儿和锦绣以为他们要对面对峙,发生一场争吵的时候,方初却像没看见谢吟月一样,两眼空空,和她擦身而过。

    谢吟月心脏“啪”一声碎了,仿佛被车轮碾过。

    她失魂落魄地走过去,不敢停留。

    这时候她若停下,气势上就落了下风。

    等听不见身后的脚步声,她才停下。

    她,实在难以支持,走不动了!

    他若是愤怒地瞪视她、质问她、责骂她,她都能应对;可是他眼中根本没有她,别说爱意和悔意,连仇恨都没有。

    他把她彻底从心中铲除了!!!

    烈日当空,她却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她运筹帷幄,辛苦等来的结果,不该是这样的!

    她转身,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挺拔的背影,心中含恨道:“好!很好!既然离心离德到如此地步,不妨再更彻底些!”

    等回去后,她立即命人叫李红枣前来问话。

    李红枣之前和一干证人在一起等候传唤,所以没跟着她。

    李红枣匆匆赶来,面色也很不好。

    不用问,也知道是因为郭清哑。

    她也没想到,今日驱魂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

    朋友们,加更的人求月票鼓励,不然浑身没劲儿(*^__^*)嘻嘻……今儿初三了,好好玩,年假倒计时减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