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40章 和尚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提及赈灾,卫昭坦言卫家银根吃紧,但若别人都能全力支持,他必然不会落后。,——竟是要看其他世家态度。

    曾大少爷爽快表示挤出五万两来。

    刘大少爷也表示出五万两。

    卫昭便说,他也捐五万两。

    谢明理毫不犹豫地捐出十万两。

    卫昭等人都面露异样。

    曾大少爷旋即笑道:“谢家都能挤出十万,我曾家自然不能落后,宁可今年苦些,也要为百姓出一分力。我曾家也出十万两。”

    连周记也出了十万两。

    夏织造大喜,期盼地看向卫昭和刘大少爷。

    卫昭么,含笑不语。

    刘大少爷犹豫片刻,增加了三万两。

    其他世家管事们也没说不捐,只说他们做不得主。

    夏织造气得脸涨红——这几十万两够什么用的?

    最可气的是,事后除了周记把银子送了来,其他各家一分银子也不见。派人去催,卫昭等人都说,别人交了,他们就交。

    世家们也没有坐视灾情不理,每家在各地设了施粥点,向灾民施粥,就是不肯交银子。

    夏织造终于感到恐惧了。

    他拍桌吼道:“别人就罢了,谢家怎敢敷衍本官?”

    谢家别院,这日,谢吟月接到曾大少爷一封信。

    信中告诫她:先不要将赈灾银送出去。这一次,夏织造恐怕在劫难逃。要她谨慎,切不可被夏家拖累。

    谢吟月看完信,微微一笑。

    她轻声道:“本就是要一箭双雕。怎会被他连累!”

    混乱中,各织锦世家都接到了京城传来的消息:

    皇上已派钦差来湖州,一为查证官员贪污情形,二来审查郭织女妖孽附体一事,并特命皇家慈安寺的方丈普渡大师来协助查实。

    方初得信后,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立即给普陀山的净虚方丈写了封信。信中道:大师静修,本不该以俗事搅扰。然佛家以慈悲为怀。今有郭氏织女,曾为天下百姓谋福祉,却被污蔑妖孽附体。望大师下山相救。

    黑风亲自送了去。

    净虚方丈看信后,神情肃然,立即下山赶来湖州。

    与此同时,沈家请了五台山的觉慧大师;严家方家请了九华山的觉明大师;韩家也给普陀的净虚方丈送了信。

    这日。方初得到传信:钦差已到湖州。

    连下几天的大雨终于停了。方初带着圆儿等人匆匆出门。

    在码头,他遇见谢天护,好像刚下船。

    他对他点点头,算是招呼,便要走过去。

    谢天护却张臂拦住他,道:“等等。方大哥,小弟有话要对你说。”

    方初停步,问:“什么事?”

    谢天护对随从吩咐道:“你们先走。”

    又看向方初身边的人。

    方初对圆儿点点头。圆儿等人便也退下了。

    谢天护便直直地盯着方初,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姐姐?”

    方初不语。

    谢天护红了眼睛。道:“在我心中,你不是心狠无义之辈。为何要这样对她?难道你真的因为看上了郭清哑,才背信弃义?”

    方初迈步就走。

    谢天护挡住,质问道:“你不敢回答?”

    方初反问道:“我说了你信吗?”

    谢天护听了有些犹豫,要不要信呢?

    方初淡淡道:“就算我说的是真的,身为谢家儿子,你也不该相信。你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问别人不如自己去求证,那要真实的多。再者,也要看你怎么想。若同一件事摆在眼前,我们想法不同,解释又有何用!”

    说完,便绕过他走了。

    谢天护怔怔地想,怎么求证?

    再说方初,乘船往五桥村观音庙去了。

    五桥村也遭受了水灾。

    洪水漫延到观音庙的台阶前,把银杏树淹了半人高。

    如今大水稍稍退了些,树干上留下水浸泡过的痕迹。

    不过,银杏树好似没受影响,依然张着巨大的树冠,悠闲地伫立在观音庙前。树冠枝叶间红绸飘荡,带着虔诚的气息。

    树下依然有村民做小买卖。

    可能遭灾的缘故,他们精神不大好。

    方初站在树下,仰头望向枝叶深处。

    静静地,也不知站了多久。

    有谈话声传入耳中:

    “嗳,你听说了吗?到处都传郭织女是妖精,被关起来了。”

    “这鬼话你也信?”

    “我是不信。那官府信了。要不能把人关起来了?”

    “这不是鬼扯吗!郭织女多好的人。”

    “这是往郭织女头上泼脏水!”

    “我呸!还不是那些人眼红郭家兴旺,故意要害郭织女。这当官的没好东西,这样事也信。我瞧他们才是妖精!”

    说这话的汉子嗓门特别大,很气愤的语气,但说到一半就被身边人扯衣角,示意他别说了,又朝方初看了一眼。

    方初衣饰不凡,他们生恐他什么来头。

    那汉子便闭了嘴,恨恨地看了方初一眼。

    众人也不议论这个了。一人说,要在菩萨跟前帮郭织女上一炷香,为她祈福保平安。大家纷纷响应。这也是他们眼下唯一能尽的心意。

    于是纷纷去庙里上香。

    方初转过头来,看向观音庙。

    等这一拨人出来,庙里便空了。

    他慢慢走进庙,跪在菩萨面前,默默跪了很久。

    待起来后,让圆儿找到庙里住持,捐了五千两银子。

    他说,刚遭了水灾,庙里怕是还要接济求助的灾民,这银子就给庙里买米粮用,暂时缓解他们的困境。

    住持喜不自禁,谢了又谢,还请他喝茶。

    方初走入后院,净室门口,解签文的老和尚双掌合适、迎候他,“和弥陀佛,施主请!”

    方初忙还礼,道:“大师请。”

    于是走入净室,分宾主落座。

    住持却没坐,他亲自给二人奉了茶,然后站在老和尚身边。

    方初见此情形心中一动。

    静静地喝了一小杯茶,住持又来斟满。

    方初便问老和尚:“大师可听说了郭织女的事?”

    老和尚点点头。

    方初又问:“大师以为,人能被妖孽附体吗?”

    老和尚没点头也没摇头。

    他道:“这世上没有妖。一切皆是人心所累。”

    方初听后沉默。

    隔了一会又开口问道:“听说郭织女来这庙里祈福过。以大师眼光来看,那郭织女是怎样的人?”

    ********

    明天就要过年啦,朋友们早上好!求推荐票和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