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437章 挑衅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大全道:“府城也开始了。有人出首,告前年赈灾中有官员贪污挪用赈灾银两。巡抚大人正责令按察使司追查此事。”

    沈寒秋道:“那咱们就再推一把。”

    郭大全忙问:“怎么推?”

    沈寒秋侧耳道:“你听,外面一直下雨。就要破堤了。”

    郭大全点头道:“恐怕明天就要破,说不定今晚就要破。”

    沈寒秋目光炯炯,轻声道:“迟早都要破的。江南百姓将受大灾。然自古福祸相依,若这水灾来得及时,说不定百姓能因祸得福。——水患引起朝廷震动,扫平一批贪官,给江南拨款赈灾,兴修水利,防治水患……这不就因祸得福了吗!”

    郭大全听了,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

    方初比所有人都先知道清哑的劫难。

    当她在府城的伊人坊被带走时,他正和夏流星在一家茶楼对坐。

    夏流星约他出来,又毫不避讳地将夏家正对清哑实施的手段全告诉了他,包括确定罪行后,以火烧死的结局。

    他轻摇折扇,叹道:“在街头用火烧死,啧啧!想想那情形,我都感概。唯有这样,才能将郭姑娘所做的功德从百姓心中抹去,甚至恨她、怕她、躲她,因为,她是妖——孽!!也唯有如此,方能消我心头之恨!洗刷退亲之辱!”

    成功地看到方初面色巨变,他心情无比畅快。

    他笑道:“你何必这样看我?若论我,可没有这份体察入微的心机和智谋——”他凑近他,轻声道——“这都是谢大姑娘为我出谋划策,又费尽苦心让人提点我。我若不这么做,岂不辜负了她一番苦心!我不说,你也该猜得到。上一回,你不就猜到了?不过,我并不怪谢大姑娘利用我,我还要感谢她。感谢她让我爱上了郭清哑。”

    方初死死盯着他。道:“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她!”

    夏流星道:“那就毁掉她!”

    他说得云淡风轻。

    方初心神大乱,说不出话来。

    夏流星道:“我早早告诉你这事,是给你救她的机会。你还不快去准备?我还等着接招呢。就怕你也无力回天。”

    方初没有回应,就那么坐着。

    等到他终于能开口时。他道:“你自取其辱,永远也洗刷不净!”

    说完,站起身,迅速走出雅间。

    夏流星停止摇扇,冷哼一声。

    卫晗从屏风后走出来。在他身边坐下。

    “为什么要告诉他是谢大姑娘的主意?”她不解地问。

    “谢吟月几次三番利用我,虽然合了我的心意,但我岂能容她摆布!再说,她一心想置郭姑娘于死地,我能饶她吗?把她的龌龊心思彻底揭开给方初看,她这一辈子都休想挽回他的心,一辈子都要忍受煎熬。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比死更难受。”夏流星轻声道。

    卫晗便怔住了。

    “你这是为郭妹妹出气?”她小心问。

    “当然。你为什么跟着我?不就是因为爱我吗。我爱郭姑娘,当然不许人欺负她。”他说得理所当然。

    “我明白了。”卫晗若有所悟道。

    “明白就好。若有人这样欺负你,我也会帮你出气的。”

    他握住她的手。轻声在她耳边呢喃。

    卫晗依偎到他胸前,仰脸痴痴地看他。

    “我们什么时候去府城?”她问。

    “不去。等朝廷派人来,会将郭姑娘押回霞照的。我们就在这里等她。”他望着窗外,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

    再说方初,回到小石桥住处,立即吩咐圆儿一番话。

    圆儿匆匆去执行了。

    他便走到院中,站定,望向杏花巷谢家别院。

    也不知望了多久,天飘起雨来也没有知觉。

    直到圆儿转来,就见他双眼通红。头上脸上都是水,顺着面颊往下滚,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急忙道:“大少爷。怎么在这淋雨?快进去。”

    方初被他拉进屋,才问道:“都安排妥了?”

    圆儿道:“都妥了。我们马上动身。大少爷先换身衣裳吧。”

    方初道:“把衣服带着,去船上换。走!”

    主仆几个乘船离开了霞照。

    他们奔绿湾村方向来。

    他们改了装扮,一连两日向绿湾村和附近村民打听郭家人和事,尤其是关于郭织女的。打听到许多消息:幼时不会说话,四岁那年被一游方郎中给治好;很少出门。在家织布织锦;之前无甚名气,几年前突然崛起,能写会画,能弹会跳,能织会编;没有老师教导……

    每得到一条消息,方初心就往下沉一分。

    他不敢去深想、去分析。

    可是不经意间,脑海里不但浮现一些片段:

    “咱们合作达成了,要握手言欢。”

    “男女握手,握一下就要松开。这是礼貌。”

    “你不知道。这不怪你。”

    “爸爸说……”

    “妈妈说……”

    方初坐在船头,默默地看着远处的绿湾村。

    雨雾中,绿湾村朦朦胧胧,若隐若现。

    耳边,似乎传来袅袅的琴音,抚平了他的心情。

    他喃喃道:“你真是织女吗?”

    就听圆儿叹道:“谁想郭姑娘真没老师!”

    方初蓦然惊醒,道:“别胡说!郭姑娘定是被名师教导的。那些隐居或者游历的高人,大多恃才傲物,不遵俗常,就算遇见合心意的弟子,也会暗中教导,不喜被人传颂叩拜。刘兄的师傅便是……”

    说到这,他停住了,眸光也定住,似在回忆什么。

    圆儿接道:“刘大夫的师傅呀,好几年没见他老人家了。”

    方初喃喃念道:“游方郎中,游方郎中……”

    心中蓦然划过一道亮光:一般的游方郎中怎有本领治好哑疾呢?能治好哑疾,想必不是普通郎中,明阳子师傅以前年年来江南……

    想到这,他猛然转身,急道:“快,回乌油镇!”

    圆儿忙问:“不打听了?”

    方初道:“不了。咱们去找刘心!”

    圆儿忙去吩咐黑风他们,急速开船。

    刘心这阵子都住在乌油镇,每日在医馆问诊。

    方初找到他,不由分说就让他关了医馆,扯着他回到后面房中,迫不及待问道:“师傅他老人家最近可来信过?”

    刘心道:“年前来信说在西南。”

    方初追问:“现在在哪儿?”

    刘心道:“应该到江南来了。他说过了年来看我的。再不来,又要过年了。年复一年,我们师徒永无相见之日了。”

    方初不理会他说笑,郑重道:“你快想办法找到他。”

    ******

    二更求月票,朋友们看完洗洗睡吧(*^__^*)(未完待续。)